第二百零一章 卖花的小姑娘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全神贯注的宋轻笑有点被她吓到了,抬起头,懵逼的说道:“呃……这是玫瑰,下面那个绿色的是叶子。”

    “哦,玫瑰呀。”沈兰馨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还以为是一坨什么呢。”

    坨坨坨……

    虽然沈兰馨没说什么,神情也自然得很,一点都没有打击人的自觉,但宋轻笑被她森森的打击到了,脑海中无限怨念的循环着这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字。

    旁边有几位学员听到她们的对话,捂着嘴偷笑起来,有几个还窃窃私语的在说些什么。

    宋轻笑只觉得一身怨念消散不去,她垮下嘴角,可怜兮兮的说道。

    “老师,我的小心肝被您打击得体无完肤。”

    您的用词造诣真高,一个字就杀人于无形中,杀得她丢盔弃甲。

    沈兰馨叹了一口气,她是很欣赏宋轻笑的天分以及努力的,难得看到她这么笨手笨脚的样子,或许是因为她有心事?

    “再试一次,我来说,你来做吧,慢慢来。”

    沈兰馨开始一对一指导她,“你看,玫瑰花嘴的头是一头长一头短的斜平面,挤的时候呢,短的那一头朝上,先围绕筷子头挤出包围筷子的花苞,然后围着花苞挤花瓣,花瓣要一瓣一瓣的来,这一步很重要,慢点来。”

    宋轻笑收起杂乱的心思,开始跟随她的指导,慢慢的动作起来。

    沈兰馨点点头,继续说:“下一瓣的起点要注意好,要在上一瓣的中间,终点也要超过上一瓣二分一,不然挤出来没有那种立体感,不好看,绕着筷子挤瓣就行了,多了反而是累赘。”

    沈兰馨看宋轻笑小心翼翼的挤着,落点精确,没有出错,她笑了笑,放柔了语气。

    “对,你做得很好,就这样,继续最后一步,将这朵花用剪刀的尖端剪下来,贴着奶油平面放,放的时候把剪刀往下轻轻压着点,不然抽出来的时候会损伤玫瑰花。”

    走到最后一步,成败在此一举了,宋轻笑屏住呼吸,轻轻的将小剪子抽出来,看着这朵迄今为止做得最完美的花,她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感激的朝沈兰馨笑笑。

    “谢谢老师的指点,我找到感觉了。我再去做几朵熟练一下。”

    随后的时间,宋轻笑就这样挤啊挤,绝对的心无旁骛沉浸其中,挤花使她充实,挤花使她快乐。

    最后,等到下课时,整个蛋糕平面上摆满了玫瑰花。

    她神情一囧,赶紧用盒子装起来。

    麻蛋,挤多了,太特么难看了!

    老师要是看到这么多玫瑰布在蛋糕上,估计会很想打死她吧。

    她下意识做这么多玫瑰花干嘛呢?

    想做一个卖花的小姑娘?

    还是思春了?

    啊呸!

    傅槿宴对她不冷不热的,她弄这么多玫瑰给谁呢?还不如自己吃,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哼!

    于是,气愤不已的宋某人趁大家都走了,又打开盒子,一口一朵玫瑰的大口嚼着,那模样,好像这些花跟她有仇似的。

    辣手摧花非她莫属。

    直到消灭完毕,她看着光溜溜的蛋糕平面,这才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

    “果然还是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我又满血复活了哈哈。”

    宋轻笑拎着手中的“光杆司令”就出门,恰好遇到刚从烹饪班出门的邱嘉茗。

    她觉得剧本真是神奇,以前并不常遇到她,但自从她和傅槿宴有点冷淡之后,老是遇到这个宿命情敌,难道是上天在暗示她什么吗?

    呸呸呸,乌鸦嘴!

    不过她又想起了那次后,傅槿宴异常的反应,和合约的事,纠结了好一会,在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宋轻笑几步追上去,打了个招呼。

    “你好,邱小姐,又见面了。”咱们还真是有缘呐!孽缘也是缘嘛。

    邱嘉茗停下脚步,脸上浮现出一个完美得无懈可击的微笑,“你好,宋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宋轻笑在心里碎碎念,见到我这个傅太太真的有这么高兴吗?不过等会你估计就真的很高兴了。

    她露出一个自认为很善意的微笑,“邱小姐,不知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中午请你吃个饭。”

    邱嘉茗听到她这样说,心里很诧异,不过也完美的掩饰住了。

    宋轻笑请她吃饭?为什么她觉得这个行为这么诡异呢?

    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是让自己远离傅槿宴,不要打他的主意?

    不过也不像啊,她上次跟宋轻笑短暂的接触过,她自认为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宋轻笑并不是这种人。

    不过,邱嘉茗还是点点头,“宋小姐的盛情邀请,我就却之不恭了。”

    想知道她的目的,去了就知道了,多猜无益。

    “邱小姐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

    “我都可以,你看就行,客随主便。”

    于是,诡异二人组坐上宋轻笑的座驾,就去了一家比较有名的西餐厅。

    谈事什么的,还是西餐厅比较合适,中餐厅比较适合朋友之间的聚会,热热闹闹的才有氛围。

    两人在一个靠窗的角落坐下,点好餐后,宋轻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没办法,她一向是个藏不住话的。

    “告诉你一个秘密,槿宴他也喜欢吃黑胡椒牛排,八分熟。嗯,还有戚风蛋糕。”

    邱嘉茗诧异的看着她,“宋小姐,我有些不明白,你给我说这些是?”

    宋轻笑突然没头没脑的跟她说这些,怎么看都有几分不可思议。

    说实话,傅槿宴的口味她也很想全部掌握,但怎么也不该由宋轻笑来告诉她吧?

    显然不合常理。

    宋轻笑苦涩的一笑,自从她决定撮合傅槿宴和邱嘉茗开始,就对她的反应有了预料。

    这种反应,也在她的预料之中。

    “邱小姐,我继续给你说吧,或许你会觉得诧异、不解,但这是我真正想要做的。”

    真正想要做的吗?宋轻笑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她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有抗拒,但大脑却让她这样做。

    邱嘉茗从她的神情中隐约猜到,他们可能是吵架了,但也不太像,吵架之后不应该是这种情节,太诡异了。

    “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槿宴喜欢收集领带,不爱吃辣,也不能说不爱吃辣椒,只是肠胃不太好,不能吃,上次还因为突发肠胃炎住过院。”

    宋轻笑双手托腮,神情悠远的回忆着,仿佛在与知心好友聊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