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维护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这座金山砸下来有点承受无能,她无福享用,也不想享用。

    “多谢欧总关心,我和槿宴在一起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

    某方面也很和谐,这是她才实际验证过的。

    啊呸,跑偏了。

    她没说出来的意思是:辜负了您的好意,实在抱歉。

    您呀,打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

    欧宫越当然看不出她脑袋瓜里这么多的想法,他失望的吐出一口气,淡淡道:“哦,那就好。看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宋轻笑:“……”

    欧总裁,为嘛说这话时,你一副难过的样子呢?难道是想替代傅槿宴那厮自己给我幸福?

    啧啧,男人心也是海底针呀,不可捉摸得很。

    宋轻笑不好意思明说,因为欧宫越并没有直接表白,万一是自己会错意了呢,那岂不是尴尬大发了?

    可是她又恨纳闷,按照欧宫越这种看似风流的性子,真要追一个女人的话,怎么会用这么隐晦的手段呢?

    他不腹黑一点,狡诈一点,就不怕自己中意的姑娘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么?

    果然,他们男人的世界,自己不懂,还是避而不谈吧,免得最后成了尬聊。

    “对了,以后沈心愿再来闹事的话,你直接叫保安上来处理就行了,不用给她面子。”

    欧宫越眼中的狠厉一闪而逝,“对于这种给脸不要脸的人,简单粗暴才是最有效的处理办法。如果沈家找上门来,就说是我让这么做的。”

    宋轻笑听见他这么维护自己,心里也有几分感动,不管是出于爱慕之情,还是上下级的关系,这份感情总是值得人尊敬的。

    但她还是有几分顾虑。

    “可是这是我的私事,叫公司保安来处理不太好吧?这样传出去,对公司有影响的。”

    欧宫越见她这么体贴的为公司考虑,心中掠过一抹欣慰,不管于公于私,这件事他是管定了。

    沈心愿真是好大的胆子,他喜欢的女人也敢欺负,要是下次再犯在他的手上,就不是丢出去这么简单了。

    “轻笑,你是欧氏的员工,如果这点事公司都不能为你做,袖手旁观,那么其他员工看了,会不会觉得寒心?”

    “而且,姗姗那丫头做得真好,改天表扬她一下。公司对外形象什么的,说实话,我并是不太在意,孰是孰非自有定论,观众也并不都是瞎子。在欧氏,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宋轻笑终于乖巧的点点头,“谢谢欧总的维护,下次我知道怎么做了。”

    “看你今天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还是昨天沈心愿闹事闹的?”欧宫越从她一进门就发现了,这会终于忍不住关心道,饶是她今天难得的画了点淡妆,脸色还是有些憔悴。

    “呃…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想到傅槿宴,她的脸色又一黯,哎,有契约在,她以后还是老老实实的遵守契约内容吧,见面绕道走,免得被莫名其妙的疏离。

    这种滋味,真他娘的难受,自己这段时间果然是被他宠坏了吗?这男人果真有毒,柔情起来,百炼钢都要化成铁水。

    虽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一定会克服的,争取早日回到以前的状态。

    欧宫越看见她发起了呆,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大概猜到几分,她应该是在想傅槿宴,心里酸得直冒泡。

    “你没休息好就回去休息吧,下午不用来了,放你半天假,作为这次公司赔偿的精神损失费。毕竟也是前台将人放进来的。”

    欧宫越一向比较关注员工的身心健康,轮到宋轻笑,自然更关心了。

    宋轻笑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笑。

    她是真的不好意思,昨天下午才和欧珊珊翘班去酒吧,虽然是欧珊珊逼她的,但其实她要是不愿意的话,压根就没有这说法,今天欧宫越又放她假。

    难道果真是人品太好的缘故吗?

    还是,她应该感谢沈心愿的祖宗十八辈?

    要不是这个闲的蛋疼的女人前来无理取闹,也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了,包括她和傅槿宴之间那点难以启齿的事。

    她认真的想了想,最终还是从善如流的回道:“好的,那等我休息好了再来为公司卖命,谢谢bss的关心。”

    欧宫越被她的俏皮话逗笑了,两人再度寒暄了一会,其实是由于欧宫越好久没有看到她,自然不想这么轻易放她回去,所以就东扯西扯的跟她谈,直到中午下班了,才终止这场令人有几分尴尬的聊天。

    宋轻笑这才“遵从”上级的命令,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补眠去了。

    不管怎样,天大地大,睡觉最大,睡够了,才有足够活跃的脑细胞应付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吵她者,杀无赦!

    她简直累得连脚趾头,哦不,手指头都不想动了,衣服都没脱,就那样躺在床上开始挺尸大业。

    傅槿宴回家后看见她的样子,以为她心情不好,想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

    还在心里暗暗感慨,女人的情绪真的是说变就变的天,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

    两人一夜无话。

    第二天,宋轻笑魂不守舍的去上甜品课,虽然在和傅槿宴闹别扭,但甜品还是要继续学的,万一哪天自己抑郁了,还可以吃甜食缓解一下嘛。

    作者囧,都这个时候了,这货还想着吃!

    课上,沈兰馨正在讲奶油的打法和挤花,柔和的嗓音有条不紊的响起。

    “各位同学,你们在做蛋糕前,一定要先提前设计好样式,根据图案的需求,对奶油进行调色,每种颜色按需分配,将奶油盛到小碗中,加入食用色素,搅拌均匀。”

    她边说手上开始边操作。

    宋轻笑也跟着她说的步骤和注意事项动作起来,然而捣鼓了半天后,总觉得那一堆奶油跟花不沾边,完全联系不到一起的节奏嘛。

    她正在埋头苦战时,沈兰馨不声不响的走到她身边,淡淡的开口,“宋轻笑同学,你挤的这是什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