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竟然暗恋劳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下意识摸摸肚子,昨晚没吃什么东西,回来后又大大的运动了一场,累得腰酸背疼的,这会有些饿了呢。

    傅槿宴看到了她的动作,但没吭声,哼,昨晚叫别的男人的名字,这会还想吃早餐,天底下哪有这么美的事!

    直到宋轻笑坐上那辆骚包的车,期期艾艾的看着他,“槿宴……”

    ……

    没人理?

    她继续,这次换上了可怜兮兮的口气,“槿宴……”

    你怎么不理我?

    ……

    傅槿宴还是不搭理她,脸色更黑了。

    这是宋轻笑第一次被人彻底的无视,尤其是在跟他那啥之后,她突然觉得心累,也就不想再喊了。

    算了,当初的合约还是自己提出的要求。

    婚后不同房不同床,不许有性接触,不许干扰对方的生活。

    现在,三条都触犯了,还是两个人一起犯规。

    依傅槿宴那骄傲的性子,也许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认为她是个不守信用的女人?

    宋轻笑,昨晚的事就彻底忘了吧,就当从没发生过,以后大家保持距离相安无事就好。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样想着,但她心里却很难过,鼻子酸酸的。

    她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让疼痛将泪意逼回去。

    直到车开到欧氏楼下,两人都诡异的没说过一句话。

    看着宋轻笑进门的背影,傅槿宴将车掉头就去了公司。

    “傅总,这是天启的黄总让人送过来的项目资料,请你看后务必给他回个消息。”陈盛抱着一个文件夹跟在傅槿宴身后,进了总裁办公室。

    “嗯,知道了,你放下吧。”傅槿宴淡淡的回道,见半天没有人回应,疑惑的抬起头看着他。

    “陈盛,你这一副惊讶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陈盛指着他脖子上那道明显的印记,话都有点哆嗦了,“傅、傅总,你脖子上有抓痕。”

    傅槿宴摸摸脖子,果然摸到一处痕迹,微微一笑。

    “这个啊,小猫咪抓的。”

    “小猫咪?”

    陈盛挠挠头,想了半天都有点迷惑,他从来没在傅槿宴家里看见什么小猫咪,跟了傅槿宴这么多年,有一点他很确定,这个男人从来不养小动物。

    但是这脖子上的抓痕?

    卧槽,难道是总裁夫人?

    除了她,还有谁敢在傅槿宴头上撒野?

    他试探着说了一句,“你和夫人的感情真好。”

    傅槿宴得意的挑挑眉,“那你还不赶快找一个,也体验下这种感觉。”

    果然是这样,陈盛在心里流下了两行宽面条泪,呜呜呜,他又被塞狗粮了,麻蛋,好忧桑,他就不该嘴贱的问这个,果然总裁身上的任何异常都是一把隐形的狗粮,他再也不多嘴了嘤嘤嘤。

    他其实也想找个媳妇好不好,但就是遇不到合适的!

    “总裁,求介绍,求做媒。”

    “那把你调到非洲去怎么样?听说那里的单身的女青年还挺多的。”傅槿宴露出一个堪称恶魔的笑容。

    陈盛默,躲到墙角画圈圈去了。

    作为被他家总裁“调戏”了的报复,陈盛这个大嘴巴,八卦协会的资深会员,又怎么可能忍住了不去八卦一下呢。

    于是没过多久,整个傅氏集团基本上都知道了,他们总裁和总裁夫人不仅感情很好,某方面还相当和谐,简直让人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被人羡慕嫉妒恨的总裁夫人此时正恹恹的趴在桌上,直到欧宫越的秘书lda给她打电话,让她去一趟总裁办公室,宋轻笑才打起精神起身。

    她忍着浑身的酸痛、不适,在门外轻轻敲了敲。

    “进来。”

    宋轻笑推门而入,看见一个挺拔的身影,略带几分诧异的问道:“欧总,你回来了?”

    欧宫越站起身,淡淡一笑,“嗯,这趟出差终于结束了,昨晚到的家。轻笑,你随意坐。”

    他在沙发上挨着宋轻笑坐下,熟练的泡了一套功夫茶,将其中一杯递给宋轻笑。

    “谢谢。”

    “最近你还好吧?”欧宫越的语气带着一丝不同于往日的轻柔,“听说昨天有人来闹事了。是那个什么沈家的大小姐沈心愿。”

    宋轻笑端着杯子的手一紧,眼中划过一抹不自然,没想到这事都传到出差的欧宫越耳中去了,果然公司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些人果然是太闲了吗?

    但其实也没关系,她和沈心愿那点破事,只要有心人一查,就全都知道了,简直跟一狗血剧似的,情节老土得不要不要的。

    “谢谢欧总的关心,我没事,沈心愿来闹事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欧导也出面帮忙了。”宋轻笑释然的一笑。

    要是真有事,她还能坐在这里跟他说话吗。

    欧宫越的眼神突然变得相当复杂,显然,他是把宋轻笑的过往调查了个透彻。

    这也不能怪他,一个陷入爱情中不可自拔的男人,通常都会做出这种不可理喻的事,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不过显然,他却是百战百输的节奏。

    “笑笑,嫁给傅槿宴,你有后悔过吗?”

    what?

    宋轻笑森森的震惊了,他怎么会问出这种话来?

    后悔是什么意思?就是跟傅槿宴离婚的意思吗?

    然后呢?

    不管是作为一个学长,还是作为一个上司,或者作为傅槿宴的朋友,于情于理,他都不应该问出这种话来!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

    宋轻笑觉得心跳得有些乱,她咬咬唇,鼓起勇气一下子看过去,果然,在欧宫越那双迷人的眼睛中看到了一抹显而易见的爱慕,跟傅槿宴看她的时候一毛一样!

    这么炽热的眼神,都不知道掩饰一下!

    卧槽!

    这是个什么事!

    欧、欧宫越特么的竟然暗恋劳资!

    不不不,现在是明恋了。

    怪不得他之前的行为那么异常,她这个不太好使的脑袋,终于把之前他的种种异常行为串连在一起了,如果他早就喜欢她,那么这些行为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宋轻笑觉得自己被一座金山砸中了,虽然这个男人多情又多金,气质妥妥的一流,跟傅槿宴比不相上下,也有一大帮子小迷妹在背后穷追猛打。

    but,劳资特么的已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