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回去再收拾你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high,帅哥,真是有缘,我们又见面了。”

    这声音又软又绵,跟刚才简直是判若两人。

    宋轻笑不屑的撇撇嘴,也朝发声那人看去,为毛听起来这么像傅槿宴那厮的声音?

    但她眼前一片朦胧,有好几个重影,视觉和嗅觉都钝了,只是辨认了个大概。

    “帅哥,等我解决了这里的事再来跟你叙旧好吗?”小妖见傅槿宴不鸟她,又不死心的娇滴滴的说道。

    这个男人一定是跟踪她才来到这里的,别看他表面上对她不感兴趣,但这事可不好说。

    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嘛,说不定就有人好这一口呢,这年头,一本正经的闷骚可不少呢。

    她的三个小伙伴顿时羡慕又嫉妒的看着小妖,心中开始冒酸水。

    这个小姐妹怎么运气这么好,能勾搭到这么极品的男人?

    她们就只能看着流口水?

    傅槿宴才不管这四个人在想些什么,更是一个眼神都没甩给那个叫小妖的女人,一步一步径自向宋轻笑走去。

    小妖四人被他的气势震慑到了,竟不自觉的就让出一条路来。

    宋轻笑还努力瞪着自己的眼睛,想要辨认清楚这是不是傅槿宴,却不妨被人一下打横抱了起来。

    “哇,救命!有人非礼呀,强抢民家妇女。”

    她一张小嘴边嚷嚷,边兀自挣扎个不停。

    “你给我闭嘴,宋轻笑,回去再收拾你。”傅槿宴黑着一张俊脸,不悦的低吼。

    宋轻笑在这熟悉的语气中确认了,这妥妥的就是自家男人没错,于是小狗似的在他英俊的脸上舔了舔,放心的将头歪在他肩膀处。

    “槿宴,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呀,我就要大开杀戒了哇咔咔。”

    宋轻笑语气娇娇的说道。

    傅槿宴一愣,这女人是有隐形的暴力倾向吗?为什么提起打架她会这么兴奋?

    小妖几人见到这一幕,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又不敢上去,只能恨恨的跺了跺脚,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这个死女人,抢她的男人不说,还敢这么诋毁她。

    另外三人相互使了一个颜色,眼神中怎么看都有一种幸灾乐祸。

    宋轻笑安然的圈住傅槿宴的脖子,要是知道她的这番心理活动,绝对会回几个字:你麻痹,呵呵!

    刚出洗手间,就看见欧姗姗匆忙的赶过来了,看见宋轻笑被傅槿宴抱在怀里,长舒一口气。

    “你们不愧是夫妻,还很心有灵犀嘛,竟然比我先找到。”

    她也怕宋轻笑出点什么事,到时候她万死都难辞其咎。

    宋轻笑抬起小脑袋,笑嘻嘻的炫耀道:“姗姗亲爱的,我家老公都来接我了,你家老公捏。”

    欧珊珊神情一僵,突然很想捏死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为嘛她喝了酒变得恶劣了呢?果然是本性暴露了吗?

    “嘻嘻,没关系,看我来帮你。”

    宋轻笑单手拿出手机,以一个高难度的姿势唰唰唰点了几下,然后收回。

    “搞定,咱们就坐等鱼儿上钩吧!”

    另外两人一脸黑线:这是什么奇葩形容?

    另一边,收到消息的安德烈额头冒出三条黑线,短信上是这么写的:“你的女人在我这里,赶紧来赎,地址——宋轻笑!”

    敢情是喝醉了,不知道姗姗怎么样了,他有点担忧,立刻放下手头的事赶了过去。

    诡异三人组就坐在之前的卡座上,就那样大眼瞪小眼。

    有傅槿宴这个超级冰山在,宋轻笑摸都不敢摸一下酒瓶,她看着那瓶洋酒,不自觉舔了舔嘴唇。

    “想喝?”傅槿宴突然好脾气的问道。

    “嗯嗯。”宋轻笑还没回过神来,兀自点着脑袋。

    坐在对面的欧珊珊简直想捂脸尿遁,麻蛋,这么蠢的人一定不是她的好朋友,精明能干的她怎么可能有这种二货闺蜜。

    太丢脸了卧槽。

    但是看着傅槿宴那黑成锅底的脸色,她不敢插话呀。

    今天的事本来就是她理亏,虽然她的发心是好的,但是她不敢说宋轻笑是因为前男友才郁郁寡欢出来买醉啊摔。

    说了她死得惨,宋轻笑估计死得更惨。

    p,好憋屈,这个锅她暂且背了,早晚找宋轻笑这丫的要回来。

    傅槿宴不动声色的将那瓶洋酒打开,然后倒了一小杯,又冲了些饮料进去,在宋轻笑湿漉漉的眼神下,慢悠悠的一口喝下。

    “槿、槿宴,我可不可以…尝尝?”宋轻笑不怕死的说道,果然人喝了酒格外有胆量,而且越喝越想喝。

    “可以呀,夫人你这么爱这杯中之物,为夫哪有不成全的道理?”

    傅槿宴眼睛一眯,再度喝下一小口,当着欧珊珊的面,搂过宋轻笑就喂了过去。

    饶是欧珊珊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也被这场面弄得直喊hld不住。

    她直愣愣的看着对面两人虐狗的花式表演,突然特别想念她家安德烈。

    然后,下一刻,她面前多了一个人。

    欧珊珊心有所感的抬起头,看见安德烈正带着口罩墨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站在她面前,一下子激动得不行。

    “哇塞,我果然是心想事成么。”

    安德烈拉下口罩,给了她一个爱的亲亲,然后挨着她坐下,和对面早已分开的二人打了个招呼。

    “谢谢你们照顾姗姗,这杯我敬二位。”

    傅槿宴挑挑眉,和他碰了下杯。

    “既然姗姗你有人照顾了,那我们就闪了哦,回头见。”宋轻笑见二人打完招呼,迫不及待的说道。

    她现在特别想回家,一刻都不想再多待了。

    “槿宴,我头晕,我们回家吧。”

    欧珊珊看着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暗暗磨了磨牙,“哼,用完就丢么!笑笑吾爱,你这么着急回家干嘛呢?”

    宋轻笑歪着脑袋想了想,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

    车里,宋轻笑看着沉着一张脸开车的某人,很不怕死的凑过去,在他侧脸上亲了一下。

    “你来了,真好,嘻嘻。”

    响亮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内响起,傅槿宴脚下一个刹车,转过脸看着她。

    “你知道你在干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