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发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身上就是有一股傻劲,这也是她去国外这么多年,还依然对她念念不忘的原因,她很喜欢这股单纯的傻劲。

    “姗姗,我知道,有些人只能永远停留在记忆中,就像曾经的霍子桦,和现在的霍子桦,在我心中完全不是同一个人。能让我感到难过的,只能是曾经那个他,跟现在的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宋轻笑神情悠远,似乎是在回味过去。

    “我难过也不是还喜欢着他,只是为以前发生过的事难过罢了,我只是还没有彻底走出来。”

    欧珊珊沉默了一会,不知道该怎样开解宋轻笑,她现在似乎不需要别人的开解,她只需要发泄。

    对了,发泄!她眼睛一亮,找到一个好方法。

    “走,笑笑,我们去酒吧。”

    “酒吧?”宋轻笑抬起头,一脸懵逼的看着她,“去干吗?”

    “嗨呀,喝酒呀,发泄呀!”欧珊珊理所当然的看着她。

    宋轻笑瞬间就不淡定了,“可是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呀?”

    翘班什么的她还没干过,她一向是个好员工来着。

    “欧宫越不在,现在我说了算,你敢不听话,信不信我把你发配边疆。”

    欧珊珊明目张胆的威胁道。

    “额,欧总这个提议不错,我绝对拥护支持,可是你的衣服?”

    宋轻笑瞬间怂了,不敢再有反对意见。

    欧珊珊看了看自己的职业装,不在意的摆摆手,“衣服么,小意思,你等我十分钟亲爱的。”

    十分钟后,欧珊珊从她平时午睡的小房间出来了。

    宋轻笑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森森的震惊了。

    “卧槽,姗姗,你这简直是大变活人呀。”

    刚才还严肃刻板一丝不苟的欧珊珊,转身就变成了风情万种前凸后翘的大美女,给人带来的视觉差很震撼。

    “公司分给你的这小卧室都快变成你的衣帽间了吧?”

    “哈哈,不多准备几套衣服,万一发生什么情况,也好应个急不是吗。你看现在不就用上了么?”欧珊珊得意的一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

    宋轻笑无言以对,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女人就是磨叽,弄好了就走吧。”

    欧珊珊:“……”

    刚刚是谁一副不情愿的模样,现在又猴急得跟什么似的。

    还有,说得好像你不是女人一样!

    酒吧,音乐震天响,虽然还没到最好的时间,但也有不少人来嗨了。

    欧珊珊门数路熟的拉着宋轻笑在一个卡座坐下,点了两打啤酒,一瓶洋酒,又叫了一些小吃,这才看着她。

    “怎么样?你上次都来过酒吧了,这次还适应吧?这里的环境有没有一种能让你忘记烦恼的感觉?”

    宋轻笑主动开了几瓶啤酒,给欧珊珊推过去一杯,满眼都是感动。

    “感谢的话我都不说了,来姗姗,咱姐俩走起。”

    “这才是好样的。”欧珊珊豪爽的与她碰杯,然后一口就干了杯里的酒。

    “咳咳。”宋轻笑被冰冷的酒一激,有点被呛到。

    欧珊珊指着她大笑起来,“哈哈,你这个是典型的不会喝酒,得多喝喝,练练酒量,万一哪天真要用到这项技能,也不至于一杯就倒。”

    “那好,今天就趁此机会练练,咱们不醉不归。”宋轻笑又为自己和欧珊珊满上了。

    欧珊珊有点怕怕的说道:“你半夜醉酒回家,你家那位会不会提刀来杀我?说我带坏了你?”

    “哈哈,别怕,有我保护你。”宋轻笑果真是一杯晕的节奏,这会脑子开始有些飘忽了。

    “切,就你那点战斗力,连智障沈心愿都斗不过,还想斗你家老公那种强出天际的人。”

    欧珊珊对她的豪言壮语表示不信。

    宋轻笑不开森了,又灌了自己一杯酒。

    “你是不知道啊,傅槿宴那厮就是一纸做的老虎,一遇水就化了。我自有对付他的绝招。”

    “绝招?在床上征服他?”欧珊珊一下子化身八卦协会会员,暧昧的看着她。

    宋轻笑羞恼了,往她嘴里塞了一块豆腐干,“吃你的豆腐吧!私密事,恕不奉告!”

    顿了顿,她又说道。

    “他比霍子桦好了一千倍一万倍,说实话,我还要感谢那对狗男女呢,要不是他们,我怎么可能遇到傅槿宴这么极品的人呢,我觉得自己赚大发了。”

    欧珊珊一边嚼着豆干,一边赞同的点点头,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来看,也是如此。

    “我也觉得是这样,老天让你遭遇背叛,其实就是要你遇到你现在的老公吧?前面只是埋下的一个伏笔,哈哈,这贼老天可真有意思,不直接把我们要的给我们,偏偏拐着弯的给。有些人绕啊绕啊,就被绕糊涂了,绕绝望了。”

    欧珊珊抱怨的一通,偏过头看了看舞池,不由分说的拉起宋轻笑的手,扭着小蛮腰就朝那边走去。

    “走吧,笑笑,干喝酒也没意思,咱们去跳跳舞再回来喝。”

    宋轻笑喝得有点晕了,不管不顾的跟她上去群魔乱舞的扭了一通,额头后背都出汗了。

    这种放纵的感觉真特么的好。

    终于知道为什么酒吧的生意这么火爆了,大家各有各的心事,不能宣之于口的,就换种方式发泄出来。

    也总好过憋在心里憋出毛病了。

    宋轻笑将自己学过的礼仪全部忘在脑后了,学着欧珊珊的动作扭着,却学了个四不像。

    “哈哈,宋轻笑,你这是在跳僵尸舞吗?”

    欧珊珊边扭边打趣。

    “去去去,劳资这是跟你这个老师学的,我没跳好,就是你的错。”宋轻笑被震耳欲聋的音乐震得头晕。

    她今晚的头晕估计有一大半是被这个重金属音乐给弄的。

    欧珊珊一个旋转过去,揽住了宋轻笑的腰,突然捏了捏。

    宋轻笑正要喊非礼,就听到她说,“笑笑,好像你的电话在振动。”

    嗯?

    她迷迷糊糊的摸出手机,果然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写着三个大字——傅槿宴!

    酒意顿时散了几分,她歪歪扭扭的来到走廊上,接起了电话。

    “槿宴。”

    傅槿宴看了看时间,平常这个时候宋轻笑已经回家了,今天既没有电话,人也不在家。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在哪里?”他沉沉的问道,脸上有点不悦,“那边怎么那么吵?”

    “唔,我在哪里呢?”宋轻笑扶着墙壁,觉得酒意又上来了,头晕得快不能思考了。

    “姗姗好像说要带我来酒吧,叫什么‘盛世皇朝’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