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关门打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珊珊眼中冷意弥漫,她在外面听了好一会才忍不住进来的,终于见到宋轻笑口中的贱婊了,原来是这样一副德行。

    让她忍不住真想好好收拾她一下,免得以为这个地球是围着她转的。

    沈心愿生平第一次被人直指鼻子骂,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顿时怒不可遏。

    “你们老板是谁?叫出来!让他炒你鱿鱼,这欧氏竟然有这么没素质的员工,也不怕毁了公司形象。”

    “啧啧,欧氏的老板呀?不才正是在下我,你想要我自己炒自己鱿鱼吗?这位小姐,请出门右转再左转,那里刚好有家医院,对治神经病特别在行。建议你早点去看,免得耽误了病情,生下一个有先天缺陷的孩子,这可就造孽了。”

    欧珊珊也不是吃素的,论起战斗值,比宋轻笑高了不知道多少,各种骂人的话信手拈来,毫不费劲。

    “噗!”

    办公室不知道谁忍不住笑了出来。

    沈心愿耳朵不聋,也听到了这声笑,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这个死女人,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她神经病,恨恨的抬起手,哆哆嗦嗦的指着她。

    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欧珊珊一下打断。

    她惊讶的挑挑眉,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那小表情相当到位,绝对是影帝级别的。

    “哇,原来沈小姐不止有神经病,还有羊癫疯呀,看你的手抖得这么厉害,想必是抢人男朋友抢多了,上天都看不过去了,报应来了吧?”

    宋轻笑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才短短几分钟,刚才与她势均力敌的沈心愿就居于下风了。

    这个欧珊珊,平时一副风风火火的干练样,没想到骂起人来也是这么的干脆利落,不负她的女王称号。

    沈心愿脸色红白转青,由青转红,看上去毛发都要竖起来了一样。

    “这是我和宋轻笑的事,关你什么事,给我滚一边去,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欧珊珊很少被人这样骂,拳头握得咯吱响,她往前跨了一步,带着强大的威压。

    “看来沈小姐是听不懂人话呢。你一上位的小三不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该挖墙脚挖墙脚,该劈腿劈腿,跑到我这里来撒野,你还真当我们欧氏是软柿子吗,让你随意捏?”

    “还是,你吃定了,我们不会拿你怎么样?怀孕了么?高跟鞋烟熏妆齐齐上阵,啧啧,真是好一个孕妇。虽然我一向不爱欺负弱小,但有些人狗仗人势的东西,我见了就手痒。刚才我叫他们关掉监控了,现在,就来一个关门打狗吧!”

    她说完,就惊雷般抬起手。

    沈心愿吓得脸色煞白,连连后退,鞋跟太高,她不小心扭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浑身都被冰雪包裹的欧珊珊,嘴唇哆嗦了半天,都没吐出一个字。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能看出来,她是真的想打她。

    她竟然不惧怕自己的身份,看来来头也一定很大。

    “你敢打我?你就不怕我小舅舅傅槿宴为我报仇吗?”

    迫不得已,她抬出了傅槿宴的名号,在这市,说沈家没用,只有傅家能镇得住他们,而现在傅家当家做主的就是傅槿宴了。

    欧珊珊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顿时不顾形象的大笑出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弱智,这是走投无路了,随便抓起一根稻草就当救命的吗?

    她又想起什么似的,偏过头瞪了一眼宋轻笑,没好气的骂道:“宋轻笑,你是猪脑子吗?竟然被这种智障劈腿,说出去简直丢我的脸。”

    宋轻笑讪讪一笑,她当初可没有欧珊珊这样的本事和身家背景呀,还不是只好受了。

    “沈心愿,说你是个智障还真是抬举你了,你欺负了笑笑,竟然还让笑笑的正牌老公为你报仇?白日梦还没睡醒呢吧?看来上天一定是嫌我的生活太无聊了,特意送来你这么一个奇葩,调解生活。”

    沈心愿吃力的站起身,被她的话气得浑身发抖,却又不敢掠其锋芒,只好咬牙切齿的瞪着宋轻笑,“宋轻笑,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等着,我跟你没完。”

    “还有力气在这里狂吠,简直是污染空气。保安,把这个女人拖出去,以后在门口贴张告示,沈心愿与狗不得入内。”欧珊珊霸气的下了指令,眉目一片肃杀。

    很快,就有三个保安过来,将挣扎个不停的沈心愿拖了出去。

    没了沈心愿闹事,设计部一下子安静得很诡异。

    欧珊珊看着大家都用一副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乐了。

    “这就是个妖艳贱货横行的年代,战斗力不强一点怎么手撕贱人呢。”

    周姐对此表示超级服气,化身小迷妹,满眼都是星星眼。

    “欧导,没想到你竟然如此霸气,看来以后得向你多学习学习,我这点战斗值也不够看的。”

    “刚才那人嚣张得我都想一脚踹过去了。”温雅吐出一口气,难得的说这么重的话,可见沈心愿真是不受所有人待见。

    欧珊珊与人刀枪往来了半天,爆发出了自己的小宇宙,这会才觉得有些口渴,随意挥挥手,“好啦好啦,你们免费看了一出大戏,过瘾了,去工作吧,免得欧大bss出差回来,说我看管公司不力,要罚我钱钱呢。”

    “哈哈,遵命!”

    欧珊珊将宋轻笑拉到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又去倒了两杯水,这才挨着她坐下,颇有几分担忧的看着她,“笑笑,你没事吧?”

    其实她刚才就看出宋轻笑的不对劲了,但碍于那么多人在,不好询问。

    宋轻笑将脑袋靠在她的肩上,蹭了蹭,口气有几分低落,“姗姗,我没事,只是有些难过,虽然我早已经不爱霍子桦了,但有时候想起他,还是会有几分难过。”

    毕竟,她曾经是真的喜欢过霍子桦,也幻想过会有和他的孩子。

    但现在,和他有孩子的却是别人,她生平最讨厌的人。

    欧珊珊叹了一口气,虽然刚才她手撕渣女很爽,但还是在加深宋轻笑的痛。

    “都过去了,笑笑,没关系,你想哭就哭吧,我在这里。”

    宋轻笑摇摇头,“我哭不出来,只是心里堵得慌。”

    “哎,你这个傻丫头,为了早已经不相干的人,把自己弄得这么难过,你这又是何苦呢。”

    欧珊珊摸摸她的脑袋,心疼的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