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想要我的男人是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瓦特?

    宋轻笑的反应一向比较迟钝,有点跟不上这位女强人的节奏。

    她怎么没觉得她们哪里相同了?五官、身材、穿衣风格、爱好,貌似通通不同吧?

    邱嘉茗看她的样子,有点不指望她能立刻理解自己的意思了,于是叹了一口气,好心的解释。

    “比如,喜欢上同一个男人。”

    宋轻笑顿时尴尬了一脸啊麻蛋。

    这位邱总监说话还真是直来直去,她以为她多少会含蓄一下,不提这事,或者旁敲侧击的。

    毕竟,当着原配夫人的面,说自己喜欢上她老公,怎么着都有点不合乎道德规范吧?

    但这位女强人行事似乎有点不按套路出牌,不但直言喜欢傅槿宴那祸水,还满脸坦然与淡定,一点都没有愧疚或者不好意思的样子,这手牌打得真是随心所欲。

    还是说,她的思维已经落后到不知道哪个旮旯了?

    然而,这句话在她眼中,更像是一种隐隐的挑衅。

    敌人都打上门来了,应不应战?

    撸起袖子上呗!

    她是软,但不代表没原则,她硬起来也媲美石头。

    “邱小姐真是过奖了,毕竟像槿宴那么优秀的男人,万里挑一,没有几个十几个女人喜欢就显得太不正常了,你说是不是?”

    宋轻笑这话说得又软又硬,进可攻退可守。

    “是啊,所以能嫁给这么一个男人,宋小姐还真是幸福得紧呢。”邱嘉茗口中的羡慕不似作假,这是她做梦都想的事。

    宋轻笑含蓄的笑笑,耸耸肩,伸手指了指上面,“上天安排的事,我也没办法。”

    缘分这东西,真的不是可以强求的。

    她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这一步,她会在这个时刻,和邱嘉茗坐在这里喝咖啡,谈论一个男人。

    难道不都是老天一步一步策划好的吗?她们也不过只是被命运操纵的人罢了。

    在因缘里浮沉。

    邱嘉茗聪明的头脑一下子就理解了宋轻笑的意思,她苦笑一声,用小勺子轻轻搅动咖啡。

    “宋小姐你还真是有趣,怪不得槿宴喜欢你。”

    宋轻笑在心里暗道,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当然受欢迎了。

    “邱小姐你过奖了,你长相漂亮,能力强,也非常优秀呢,身边一定有很多追求者吧?”

    邱嘉茗搅咖啡的手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嗯,追求者多是多,但都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想要啥?

    想要我的男人是吗?

    “有时候我们不肯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都是因为心中的执念太深了,而执念这个东西,说白了,也就是一种感觉而已,虚无缥缈得很。”宋轻笑并不跟她直接谈论,而是饶了个大弯子。

    邱嘉茗一愣,她没想到宋轻笑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听起来似乎还挺有道理。

    不过不是她的人生哲学。

    “人生在世,哪能一点执念都没有,若是没点执念,那活着也太没意思了,你说是不是?”

    她也顺势打着机锋。

    宋轻笑喝了一口咖啡,借此来掩饰自己心里的抓狂。

    麻蛋,你的执念能不能不要建立在别人的幸福上?你执着的是一个压根不爱你,而且还名草有主的男人,不是路边的花花草草、阿猫阿狗,可以任你拥有的。

    丫的说白了,你就是不放弃我的男人是不是!

    “邱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因为你的执念,而伤害了其他人怎么办?”宋轻笑直接问道。

    邱嘉茗苦笑一声,“若真是那样,我也顾不得了许多了,只能说声抱歉。”

    卧槽,说抱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伦理道德、礼义廉耻呀,拜托你能不能顾及一下,这些老祖宗的智慧都喂狗了吗?

    还有国家一直倡导的树立正确的三观呢?

    咱不能只是五官正好么!

    宋轻笑挑挑眉,严肃的说道:“万法皆空,因果不空。以不当方式取得的东西,上天也一定会在某些方面讨要回来,有时候是立刻讨要,有时候会过一段时间再来要回,因为大道无情嘛,它必须要平衡,这个世界才能正常运转。”

    “所以嘛,心里的念头要好好看管才是,毕竟一念起,天知地知自己知,天就在开始运作了呢。”

    她这一番话说得相当高深莫测,完全不是她平时的风格。

    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是本来就不软弱可欺的宋轻笑。

    她就算要被人欺负,也只甘愿被傅槿宴和欧珊珊等至亲之人欺负。

    旁的人通通靠边站。

    邱嘉茗盯着陶瓷杯里的褐色咖啡,沉默了好一会没说话,只是脸色有点苍白。

    “其实,我这次来上烹饪课,是为了槿宴学的。我曾经偶尔听槿宴说过,他喜欢做饭好吃的人。”

    宋轻笑嘴角不动声色的抽了抽,怪不得这丫的非要给她报个烹饪班,原来是早有预谋,居心不良,哼哼!

    “可惜了,我不太会做饭,在家里都是槿宴亲自下厨,一日三餐,从不落下。”

    说起这个,她还真有嘚瑟的资本,有夫如此,不吹嘘一番,撒撒狗粮,怎能平息今天不好的情绪。

    果然,邱嘉茗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连骨节都泛白了,她死死咬着下唇,思绪翻滚,胸中已经起了惊涛骇浪。

    原来,原来只要真的喜欢一个人,什么原则规矩统统都可以被打破,喜欢做饭好吃的人没错,但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他却宁愿亲自下厨,将对方当公主一样宠着,捧在手心呵护,连让她下厨都舍不得。

    自己,果然是输了吗?

    输得一塌糊涂!

    “宋小姐,你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邱嘉茗的神态和语气淡得像是要随风而逝,“不过,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毕竟,一生能遇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就此放弃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

    宋轻笑其实也心有戚戚焉,站在邱嘉茗的角度来说,并没有错。

    一生只爱一人,一人可爱一生。

    遇到这个一人,放弃的话,确实太难了。

    世人大多这样,不管拿不拿得起,都放不下,这是人性,也是本性。

    往往,人性是最难抗拒的。

    “邱小姐,就我的经验来说,与其死死抓着不爱自己的人,不如好好爱自己。当一个人足够爱自己了,活得绽放,活得光鲜亮丽,自由自在,自然会吸引很多与之同频共振的人来到身边。你又怎么知道,那些被吸引来的人中,有没有自己想要的呢?”

    其实要放下一段感情真的很难,自从被抢走未婚夫以后,宋轻笑到现在心里都还有阴影残留,时不时给她来那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