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再遇邱嘉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咳咳……”欧珊珊被她噎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就呛到了,好不容易平复下来,指着她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这个活宝!

    “我说宋轻笑童鞋,你的脑回路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清奇,拜托咱们听话抓重点好吗。我指的是,你要是做了编剧,死前恐怕都出不了名了。”

    宋轻笑顿时生无可恋,哀嚎一声,毫无形象的趴在桌子上。

    “好吧,我中午还是点个外卖吧。不吃饭就不吃饭嘛,至于这么打击我么,好受伤的说。”

    欧珊珊戳了戳她,好奇的问道:“你中午怎么不过去吃饭呀?就是你老公傅槿宴那里,他的公司不是就在附近么?”

    “你说傅氏呀,确实很近,但为了他公司广大的单身狗着想,我还是不要去秀恩爱撒狗粮了,免得他们集体罢工,到时候谁来干活!”宋轻笑说这话时,妥妥的一副深明大义的女老板形象。

    “啧啧,那咱们这叫什么?互撒狗粮喂对方?”欧珊珊好奇的问道。

    “正解!”宋轻笑竖起大拇指,为她的快速反应点赞。

    “对了,姗姗,你的烹饪学得怎么样了?”

    欧珊珊得意的扬起头,炫耀道:“那还用说,姐在厨艺上的天分可是一流的。哪天来尝尝我的手艺。”

    “你家那位会不会嫌弃我这个电灯泡?”宋轻笑一下子就想到了关键。

    “切,当我不振妻纲的吗?”欧珊珊嘴角一撇,霸气的隐晦的透露了自己在家的地位。。

    其实在平时的相处中也能看出来,欧珊珊在这段关系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宋轻笑一下子就乐了,一双大眼睛笑得弯弯的。

    “哈哈哈哈,突然莫名同情安德烈是怎么回事?”

    “好哇,宋轻笑,你这是在讽刺我吗?我很像个母老虎?”闻言,欧女王顿时不乐意了,将她没说明白的话补上了。

    宋轻笑伸出左右手的大拇指,双份点赞,“你真厉害,这都被你听出来了。”

    欧珊珊嘴角没形象的抽了抽,有点无语。

    这都听不出来,她是傻子还是聋子呀?

    “宋轻笑,我发现你最近的嘴皮子变厉害了呀。”

    “过奖,过奖,都是跟着傅槿宴学的,你要不服,直接找他去。”宋轻笑很爽快的就把傅槿宴出卖了。

    正坐在傅氏总裁办研究营销方案的傅槿宴突然觉后背莫名一凉,有一种被人惦记的感觉。

    他甩甩头,很快就将这种感觉抛之脑后,估计又是宋轻笑那女人在背后说他什么坏话了。

    宋轻笑和欧珊珊这两个女人才几天不见,像半辈子没见面似的,躲在休息室的角落聊得热火朝天,风生水起。

    最近,宋轻笑去甜品课的次数很频繁,她好像进入了某种状态,落下一节课都会浑身难受。她暗自衬度,难道是强迫症犯了吗?

    可是不该呀,她明明没有强迫症来着。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上天推着她去上课,那她就好好上呗。

    她心情颇好的又去上课,收获满满的出来后,又遇到了从烹饪班出来的邱嘉茗。

    不过这次跟上次不太一样,这次没有了战斗力爆表的傅槿宴。

    她做不来轻易就把人毒舌走的事,她一个战斗值为渣的人也没那么大的本事。

    而且,她对邱嘉茗这个女人的感觉很复杂。

    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

    这是邱嘉茗第三次看到宋轻笑本人,这次时机正好。

    她在心里很快思量了一番,然后笑了笑,主动上前打招呼,“你好,宋小姐,我是邱嘉茗,又遇见你了,没叫你傅夫人不介意吧?”

    这个称呼像根钉子一样横在她喉咙,她实在叫不出,也吞不下。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咋办?

    宋轻笑在心里吐槽了一番,礼貌的微笑回应,“邱小姐,你好。对于称谓我不介意的,称呼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邱嘉茗觉得这句话有点扎心了,她有点不悦的想到,是宋轻笑在炫耀自己已经成了傅槿宴的夫人,所以并不在意外界怎么称呼她吗?

    反正不管怎么叫,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是吗?

    不得不说,陷入爱情中的女人,尤其是单相思的女人,是不能以常理来揣度的,她们的智商通常都处于被狗啃的状态。

    宋轻笑这货压根没意识到,她掉入了邱嘉茗无意中挖的一个言语的坑里,而且以她的智商,爬都爬不出来。

    于是,这对宿命情敌就在这奇怪的开场白中,开始了她们人生中第一次对话。

    “前几次见面都时间都很匆忙,没来得及跟宋小姐好好聊聊,真有些遗憾呢。”邱嘉茗收起心中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专注的跟宋轻笑说话。

    宋轻笑前两次见她,都是一副落荒而逃的姿态,甚至第一次她还哭哭啼啼的夺门而出。

    在那样的场合,她这个正牌夫人确实有些不适合开口,一开口,不管说什么,都会被认为是在炫耀。

    这点智商她还是有的,所以非常明智的跟在傅槿宴身后,让他来应付吧。

    反正是他惹的桃花,得自己处理干净了。

    宋轻笑还没开口说话,就见邱嘉茗又开口了。

    “宋小姐不知道有没有空?我想请你喝杯咖啡。”

    宋轻笑想了五秒,点点头。

    她可以说她没空吗?

    不能好伐!

    看着邱嘉茗这期待的眼神,她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也罢,这天早晚都会到来。应该说,这件事早晚都会解决的。

    上天只是在这种时候给了她一个契机,强迫她面对。

    两人就近来到楼下的一家咖啡厅。

    咖啡厅装饰得很有情调,整体风格温馨细腻又不失时尚,里面坐着三三两两的人,很有素质的低声交谈着。

    “宋小姐喝点什么?”邱嘉茗招来侍应生。

    宋轻笑矜持的笑笑,“来一杯蓝山就行,加糖,谢谢。”

    邱嘉茗对帅气的侍应生说道:“两杯蓝山,一杯加糖,一杯不加糖,再加一个小蛋糕,和一份点心。”

    “好的,请两位稍等。”侍应生恭敬的点点头,面带微笑的退了下去。

    “宋小姐跟我的口味一样呢,都喜欢喝蓝山咖啡。”

    宋轻笑有点尴尬,其实她对咖啡没要求,刚才只是听着咖啡厅里放的《南山南》这首文艺得不行的歌,突然想起了蓝山咖啡,随口一说而已。

    额……特此声明一下,她不是nl不分的人,她普通话相当标准的,当个播音主持都够了。

    “我只是觉得蓝山的味道不错。”宋轻笑还是礼貌的解释了一下,总是微笑不说话,也会显得高冷,不是个事呀。

    邱嘉茗话锋一转,右手有节奏的轻叩着桌面,意有所指的引申道:“细数一下,我跟宋小姐相同的地方还挺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