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明骚与闷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脸色苍白的拥着被子,拿起一本设计书靠在床头翻看,闻到浓浓的鸡汤味时,口水不自觉分泌了出来,再也无心看书,干脆起身下床。

    “槿宴,这汤好香呀,好像根平时喝的鸡汤有些不一样,你都放了些什么?”宋轻笑的眼睛一直往锅里瞄瞄瞄,像是恨不得穿透锅盖似的。

    “我放了黄芪、党参、当归、枸杞这些,是补气养血的,喝了对你身体好。”傅槿宴掀开盖子,搅了下锅里翻腾的鸡肉,舀出一点汤放到碗里,顶着宋轻笑那媲美一百瓦灯泡的眼神,淡定的尝了下味道。

    “你生理期间,味道淡点好。”

    宋轻笑心中一动,从背后抱住傅槿宴结实的腰,感动的将脸贴在他背后,喃喃自语。

    “槿宴,你对我这么好,这么惯着我,以后怎么办?离了你我怕是活不了了。”

    傅槿宴转身拥着她,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宠溺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笑笑?”

    宋轻笑心神大震,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在这样的时刻显得分量尤为重,让她本就动摇的心彻底动到了根本。

    她就这样被绑住了吗?她默默的问自己:宋轻笑,就这样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愿意吗?

    心里隐隐有个声音回答道:心甘情愿,至死不渝。

    傅槿宴见她久久没有说话,但抱着自己腰的手更紧了,心里了然,也不逼她非要说出来,就那样静静的嗅着她的发香,体会这一刻的美好。

    对于这个小丫头,他势在必得,不惜一切手段也要得到她的人和她的心。

    热腾腾的鸡汤出炉后,宋轻笑捧着碗,喝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忙碌之余还有空伸出大拇指朝傅槿宴点了个赞。

    “你简直就是一个居家旅行必备的男人。”

    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简直太舒服了,还有美男可以养眼,比神仙的日子都舒坦。

    她心里美得冒泡。

    “你这是在表扬我?”傅槿宴实在有点不能理解这货的语言思维,为什么好好的一句话,他听起来就是不对味呢。

    宋轻笑眨巴眨巴眼睛,小眼神特真诚,“我当然是在夸你了,听不出来吗?我一向是个实事求是的人。”

    “听不出来!”

    宋轻笑喝了一碗鲜浓的鸡汤,身心暖和了,又开始作了。

    她捂着胸口,一副受伤的表情,夸张的喊道:“快快,槿宴,看看我的心流血没有,我觉得好痛哟。”

    戏精上身,不可自拔g。

    傅槿宴眉毛一挑,轻飘飘的说道:“哦,那我给你揉、揉?”

    宋轻笑打了个抖,抱起自己碗就往厨房奔去。

    “不、不用了,现在好多了,不痛了,傅大爷,您还是赶紧用膳吧,我再去盛一碗。”

    傅槿宴得意的笑出了声,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小样!

    这个周六周天就酱紫颓废的过去了,宋轻笑有点过意不去,觉得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于是周一上班时,忍着不适,拼命工作,像是要把这缺失的两天补回来似的。

    惹得温雅和周姐担心不已,以为她经历了什么家庭变故。

    “笑笑,你怎么了?这副拼命三郎的样子有点吓人。”

    宋轻笑捏着眉头放松的时候,温雅戳了戳她的肩膀。

    “哎,我就是上个周末过得太丧了,再不多动动脑子,我觉得它就要生锈了。”宋轻笑忧愁的叹了一口气。

    “噗。”温雅被她逗乐了,对着她吐了吐舌头,“我还以为你受什么刺激了呢。”

    宋轻笑掐掐自己的小蛮腰。

    “我就是受刺激了,两天之内腰长了三厘米算不算!”

    温雅瞅了瞅她口中所谓的长胖的腰,半天都没发现什么不同,“胖了都这么苗条,你还要不要别人活啦!”

    她想了想,贼兮兮的轻声说道:“我听他们说啊,胖点的人摸起来手感更好哦。”

    “哇哇,小雅,看你平时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想到也这么不着调,你这真是欺骗广大观众。”宋轻笑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疲惫一扫而光,兴奋得不行。

    周姐干脆利落的下了个结论,“我说呀,小雅那叫闷骚。”

    顿了顿,她又意有所指的看向宋轻笑,“笑笑你呢,这叫明骚,你们一明一暗,正好互补!”

    “咳咳咳咳。”宋轻笑很没出息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瓦特?

    她明明是个清纯可人的小姑娘好吧!

    宋轻笑说不过周姐,很没出息的尿遁了,顺道去茶水间接水泡咖啡的时候,碰到了前来洗杯子的欧珊珊。

    “姗姗,中午咱们一起吃饭吧?”

    像平常一样,以为只要发出了邀请就行的宋轻笑这次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欧珊珊风情万种的一甩自己的大波浪,朝宋轻笑眨眨眼,红唇隔空送出一个香吻,“抱歉啦,笑笑亲爱的,我中午和安德烈有约了哦。”

    宋轻笑垮着一张脸,很想委屈的蹲到墙角画圈圈,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姗姗吾爱,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果然心被别人勾走了,徒留我孤身一人,凄凄惨惨戚戚。”

    “收起你那作兮兮的小表情,姐才不吃你那套!”欧珊珊没好气的看着她,手动抚平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宋轻笑继续自己的精彩表演,立马化身苦情戏里的女猪脚,凄惨的控诉负心汉欧珊珊。

    “想当初,你还爱慕我的时候,恨不得上厕所都和我蹲一个坑,咱们吃住同行,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哪成想,一个不留神,你就被勾搭走了,哎,果然爱情是个最不靠谱的玩意,像贼老天,说变就变。”

    欧姗姗好整以暇的坐下,喝了一口水,伸出大拇指点了个赞。

    “这么狗血的戏,编,接着编!”

    “噗哈哈,我脑洞太小,编不出来了。”

    宋轻笑说着说着,自己先可不可支的笑了起来。

    “哎,姗姗,你说我这脑洞,去做编剧或者写小说怎么样?”

    欧珊珊毫不留情的打击她,“就你这样的,估计得跟梵高走一条路子。”

    “哇塞,你是说我的作品会价值千万吗?姗姗你这么赞扬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宋轻笑双手捧着胸口,一脸神往,一个作品几千万呀,这不是名利双收的节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