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神奇的女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挑挑眉,话锋又一转,“你做的蛋糕呢?”

    咦,这厮答应了?

    宋轻笑灿烂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yeah!万岁!”

    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去将装着蛋糕的盒子拿进来。

    傅槿宴示意宋轻笑将盒子给他。

    某人恋恋不舍的照做,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见傅槿宴随手拈起一个草莓味的,拿起来定定的看了半晌,微张着嘴,正要吃进去,余光瞥到宋轻笑那小狗似的湿漉漉的眼神,有几分好笑。

    “我……”

    也想吃三个字被迫吞了进去,因为她嘴里突然被塞了一样东西,甜甜的。

    宋轻笑腮帮子鼓鼓的,惊喜的看着傅槿宴,几口吞下口中的东西,凑过去,吧唧一下就在他完美的侧脸上印上一个亲亲。

    傅槿宴眼中的笑意都快要凝成实质了,他在宋轻笑那双明亮的大眼中,看到自己此刻的模样,一个融化了外壳坚冰的幸福男人。

    当然,还有脸上那一小坨不小心沾上的奶油。

    他刚想去擦掉,宋轻笑就咋咋呼呼的说道:“槿宴,你别动!”

    傅槿宴疑惑的看着她,却也听话的没有动。

    她想干嘛?

    然后,然后他就看见这货小心翼翼的凑上来,伸出粉嫩的舌头,小狗似的将他脸上那点蛋糕舔掉了。

    掉了。

    了。

    ……

    舔完,还满足的吧唧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纳尼?

    傅槿宴被她的举动彻底弄懵了,脑子里是无限的回声。

    他生平第一次见这种女人,总是能给他带来神奇的体验,让他觉得生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工作工作再工作,而是蕴藏了各种小惊喜,等待着他去发现。

    说实话,还真有意思。

    傅槿宴将小小的她抱过来,放腿上坐好,心情颇好的问道:“是不是我脸上的蛋糕格外甜?”

    “好像是比较甜。”宋轻笑突发奇想的建议,“要不再给你抹一点,做个奶油面膜?”

    “你想得太多了,呵呵。”傅槿宴瞪了她一眼,却并没有任何威慑力。

    随后,两人就默契的保持着这种姿势拥在一块,暧昧的氛围蹭蹭蹭上涨,整个房间里都飘满了粉红泡泡。

    傅槿宴有一下没一下的拈起蛋糕,喂着怀里的女人,一种养孩子的既视感。

    俗话说饱暖思y欲,但宋轻笑这货吃饱喝足了就只想睡大觉。

    她打了个哈欠,眼泪花花的看着傅槿宴,嘴里咕哝道:“我有点困啦。”

    “那就去洗漱下,睡觉吧。”傅槿宴双手搂住她站起身,一个公主抱就轻轻松松将人抱到了浴室。

    吓得宋轻笑死死圈住他的脖子,像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下次起身提前打个招呼好不好,吓死宝宝了。”

    傅槿宴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口中的话却不怎么留情,“你还真当自己是个宝宝了。”

    回应他的,是一声傲娇的嗯哼。

    宋轻笑美美的泡了个热水澡,一个小时候,她穿着她那卡通大嘴猴的睡衣滚进了暖和的被窝,满足的喟叹一声,今天过得实在是太美了,也吃爽了。

    她想着想着,眼皮像有千斤重,支撑不住,慢慢合在了一起,等不到傅槿宴出来,就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傅槿宴收拾好了自己出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美人春睡的样子,嫣红的小嘴巴没有完全闭合,脸蛋红扑扑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睫毛一颤一颤的抖动着,像一双展翅欲飞的蝴蝶,模样乖巧又可爱。

    他轻巧的翻身上床,长臂一捞,就将人捞进了怀里。

    “你吃了睡,睡了吃,可不就是一头小猪么。”

    宠溺的话在室内轻轻响起。

    他感觉温热的呼吸轻缓的喷在自己脖子上,又紧了紧怀里的身体,这才心满意足的睡觉。

    这一夜,两人再度温馨的相拥而眠,越来越像一对真正的夫妻。

    第二天,宋轻笑是被一阵热流惊醒的。

    她昨晚梦见自己来大姨妈了,却身处热闹的市中心,到处找不到卖姨妈巾的地方,她着急得不行,但也只能使劲憋着。

    最终还是没憋住,悲剧了。

    她无脸面对众人那异样的眼光,拼命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梦。

    然后,她就真的从梦中惊醒了。

    她心里一阵窃喜,还好是在梦里丢的脸,不然就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了。

    宋轻笑从傅槿宴怀里缩出来,慢慢坐起身,掀开被子一看,顿时如遭雷劈。

    卧槽,竟然侧漏了!

    她胡乱翻出一套家居服,捂着屁股就跑进了洗手间。

    “呵呵,笑笑,你精力真好,这一大早的就表演捂脸狂奔的戏码。”傅槿宴早就醒了,看着她这火急火燎的模样,又看了看床单上那点中原一点红,低低的笑了起来。

    宋轻笑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回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丫的才把屁股当脸!

    等她捂着肚子出来的时候,傅槿宴觉得有点不对劲,蹙起眉头问道。

    “笑笑,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宋轻笑擦擦额头的冷汗,回之一个高贵冷艳的笑,又龇牙咧嘴的说:“麻蛋,劳资痛经,看不出来呀!”

    “走,我们去医院看看。”傅槿宴动作麻利的穿好了衣服,就要去拉她。

    宋轻笑纵身一扑,抱着被子死活不肯撒手,开始耍无赖。

    “这么丢脸的事,我才不去,打死不去,打残也不去。按照以往的经验,在家里歇歇就好了。”

    傅槿宴拿她没办法,只好上网,向万能的网友求助——老婆痛经怎么办?

    没过一会,便有许多热心的网友纷纷留言。

    “喝点红糖水,用热水袋捂着肚子。”

    “贴个暖宝宝。”

    “下辈子老娘再也不做女人了,痛经什么的太痛苦了,祝你老婆早日康复。”

    “告诉你一个不外传的秘方,听说多做点运动,女人痛经的症状会好很多。”

    “我还听说生了孩子后,就不痛经了呢,帖主加油,努力造人!”

    ……

    被戳到痛处,傅槿宴就想呵呵了,还努力造人,两人负距离接触都还没一次。

    他这个靠冷水过日子的男人你们是不会懂的。

    傅槿宴若有所思的眯起了眼睛,又搜了下中药补血的方子,将材料用备忘录记下来,然后去厨房为宋轻笑冲红糖水,看着她乖乖喝下后,才开车出去买暖宝宝与熬汤用的材料,忙活了快一个上午,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