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别见着什么都想吃,这是药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口水擦擦。”傅槿宴神情专注的挥舞着铲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宋轻笑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嘴巴,这才发现又被忽悠了,她暗戳戳的瞪了他一眼。

    “嗯哼,念在你做的火锅这么香的份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

    傅槿宴气乐了,满脸嫌弃的回过头,“那我是不是还要跟你说一声谢谢?”

    “谢谢就不用了,以后你多做点好吃的,犒劳我这颗受伤的心就行了。”宋轻笑很是大方的一挥手,极度不要脸的打蛇随棍上。

    呵!这女人!

    “吃这么多你真的觉得自己不会胖吗?”

    “安啦,生理期间随便吃,不会胖!”宋轻笑才没有被他打击到,满脸都写着我不在乎。

    一向口才不错的傅槿宴无言以对,词穷了。

    这又是哪门子的神结论?他怎么没听过?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单身太久,所以不了解科学界对于女人生理期间的各种前沿性研究了吗?

    他甩甩头,继续认真的炒料。

    汤锅里的鸡汤咕噜噜的扑腾着,香味弥漫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空间,炒锅里的香味也越发浓郁,引得人肚子里的馋虫咕咕叫。

    一切准备就绪,宋轻笑乖乖的坐在凳子上,万分期待的开涮。

    她和傅槿宴围着一口锅,楚河汉界各不相干,一个吃红汤,一个涮清汤。

    宋轻笑这个无辣不欢的人这次可算吃了个过瘾,而且又不怕傅槿宴肠胃不适。

    一顿火锅两人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从下午一点奋战到下午三点,傅槿宴这个大男人很早就停筷不动了。

    只有宋轻笑的一张小嘴还动个不停,一边摸着自己的胃,一边涮涮涮,好像很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似的。

    傅槿宴在她的指挥下为她涮各种肉,又一次刷新了自己对她胃口的新认知。

    这个女人放开了吃起来,一个顶他三个。

    “笑笑,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养了一头猪。”傅槿宴为她捞起刚下过的肥牛,突然说道。

    宋轻笑抬起一张被辣得通红的小脸,懵逼的看着他,“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嘶嘶嘶嘶,好辣,槿宴,快把水递给我。”

    傅槿宴被她的粗神经弄得太阳穴欢快的跳了跳,肉不小心掉进了锅里,却见宋轻笑拿起小勺子,一把将它捞起,被辣得鲜红的小嘴还在叨叨。

    “哎呀,这个不能煮太久,煮久了口感就不好了。”

    傅槿宴头一次感觉到森森的无力,现在需要拯救是不是宋轻笑,是他啊尼玛!

    宋轻笑这货已经强大得不需要人来拯救了。

    “生活真美妙啊。”饭后,宋轻笑仰躺在宽大的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神情惬意,像一只吃饱喝足晒太阳的猫咪,“就是有点撑。”

    傅槿宴平静的目光中蕴藏着极度的抓狂,口气淡得听不出喜怒,“你确定只是有点撑?”

    他很少有这种抓狂的感觉,不得不说,有时候宋轻笑还真是个能人。

    “对呀,好久没这么畅快淋漓的吃过了,果然,只有火锅才能带给我如此酣畅的体验,爽得要飞起的节奏啊。”宋轻笑果真没听出他话里的喜怒,诚实的表达着自己的感觉。

    傅槿宴看着那一个个光掉的盘子,脸都要黑了。

    这个女人,吃这么多不怕把自己的胃撑坏吗?他看起来都觉得很惊悚好不好!

    于是,行动派的傅总裁立即去拿了一盒健胃消食片,取出两片递给宋轻笑。

    “吃了它。”

    “咦,我还蛮喜欢吃这个的,酸酸甜甜的。”宋轻笑的眼睛又几不可见的绿了一下,然后费力的坐起身,没头没脑的接过,“但是这不是吃一片的吗?”

    傅槿宴真想给她跪了,大吼一声:媳妇,别见着什么都想吃,这是药,是药啊!

    “你胃口大,吃药都要双份。”

    他不想说,他其实是预估着宋轻笑吃下的东西,来计算药的分量的。

    宋轻笑欢天喜地的丢进嘴里,嘎嘣两下就吃完了,然后舔了舔嘴,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

    “收起你那饥饿的眼神,从现在开始,直到十个小时后,期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得吃任何东西。除了喝白开水。”

    傅槿宴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嗷,你好狠的心。”宋轻笑狼嚎一声,又生无可恋的躺了回去,那小眼神哀怨得像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

    好吧,既然郎心如铁,说不给吃就不给吃,那她还是去吃她的精神食粮吧。

    傅槿宴看着上一刻还在抱怨的某人,下一刻就欢喜的拿起手机开始玩游戏,发自内心的第三次想给她跪了。

    他水土不服就服她!

    他突然有点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真的眼瞎?为什么禁欲二十多年,突然就好宋轻笑这口了呢?

    最是消磨时光的,除了电视剧就是游戏了,宋轻笑玩了很久的游戏,在晚上八点的时候,觉得自己又饿了。

    要不是还没有和傅槿宴那啥啥啥,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还是说,秋天也是一个养膘的季节?

    她拉拉傅槿宴的袖子,“槿宴。”

    傅槿宴停下手里正在编辑的邮件,疑惑的看着她。

    “怎么了?”

    “我给你尝尝我今天做的其他口味的小蛋糕怎么样?”宋轻笑这个一根筋的也学会了拐着弯说话。

    傅槿宴这双眼睛阅人无数,又怎么可能不了解她的本性。

    在他眼中,宋轻笑的语言和行为跟小孩子一样,单纯得一下子就被他看穿了。

    “你想吃就直接说,说不定我还有可能答应。”

    这点段数还不够傅槿宴看的,他干脆挑明,这种猜猜猜的游戏太幼稚了。

    “嗯嗯,我想吃,还是槿宴你了解我。”宋轻笑眨巴着大眼睛,不停的对着某人卖萌。

    为了吃,她也是豁出去了,今天上午怎么就没想到多吃几种口味的呢,真是失策。

    “你上辈子一定是头猪,最后被人宰了吃肉的那种,所以这辈子你要吃回来是不是?”傅槿宴毒舌道。

    宋轻笑暗暗咬牙,忍住没怼他,为了吃,她不跟他计较,猪就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