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本性流露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乐得连姨妈痛都忽略了,笑倒在沙发上,手舞足蹈,状若疯癫。

    直到笑够了,她才想起去浴室打理一下这突然造访的亲戚。

    今天是该感谢它呢,还是该讨厌它呢?

    她其实也说不上来,好像两者都有。

    傅槿宴在喷头下冲了很久的凉水,这才神色如常的走了出来。

    宋轻笑很早就收拾好了自己,都已经打了两把游戏了。

    “槿宴,我饿了。”她收回天马行空的想法,这才想起大事,可怜兮兮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而且来姨妈了,还有点痛。”

    “你等下。”傅槿宴折身进了厨房,手法不甚熟练的为宋轻笑冲了一杯红糖水。

    “先把这个喝了,暖暖肚子。”

    他将温暖的大手捂在她的小腹上。

    “嗯嗯。”宋轻笑捧着热气腾腾的红糖水,热气熏得眼睛都湿润了,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暖心了。

    虽然捂肚子这样的行为并不能缓解多少,但他的发心让人感动得想哭。

    他在外都是一副高冷得没边的样子,对内却只暖她一个人。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暖男呀,哎,世人都被他的表象骗了。

    “你一会想吃什么?”傅槿宴终于扯回到最初的正题上了。

    宋轻笑一口气喝完红糖水,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为嘛她觉得今天的红糖水特别甜呢?

    “哼,我刚刚就说了,我想吃热热的辣辣的火锅。”她委屈着一张脸,不满的控诉。

    “火锅味太重。”

    “没关系,我不嫌弃你味道重。”

    傅槿宴:“……”

    你丫的才味道重!

    他再度提醒,“你大姨妈来了。”

    “女人来大姨妈全身发寒,骨子里都冷,吃火锅刚好驱寒。”宋轻笑为了吃,脑子转得特别快。可见吃货的属性是多么根深蒂固。

    傅槿宴一脸黑线,无奈了,“你这是什么歪逻辑、伪科学?”

    宋轻笑见他有几分动摇,顿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在他腿上,纤细的胳膊绕上他的脖子上嗲里嗲气地撒娇。

    “不嘛,不嘛,我就要吃火锅嘛!还要吃你亲手做的。”

    这声音里的糖分之高,让已经有了几分抵抗力的傅槿宴都忍不住腻了腻,心在她娇软的声音中直接化成了水,最终举白旗投降。

    “好好好,你快下来,我去弄还不行吗,不然一会你就没火锅吃了。”

    傅槿宴对于宋轻笑这种光点火不灭火的行为又鄙视又无奈。

    隔岸观火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他认命的起身,穿上外套就和宋轻笑出门买原材料去了。

    做火锅真是一件麻烦的事,要准备的东西很多。

    夫妻两人顶着各色目光在超市挑挑选选,宋轻笑一想到即将就要吃到这么接地气的美食,就乐不可支。

    完全不像一个失血过多的人。

    傅槿宴翻了个白眼,“你这么神采飞扬的样子,会让我误以为我刚刚看到的都是你在做戏。”

    宋轻笑来了个“急刹”,气势汹汹的看着他,“你觉得,为了吃一顿火锅,我会在自己身上戳个洞流点血,好来欺骗你的感情?”

    傅槿宴矜持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怀疑的说道:“以你的吃货属性,很有可能这样做。”

    “哼,你分明是刚才没有和我交流成功,所以故意这样说来气我吧?”

    被人质疑的宋轻笑当即就是一声大吼,怼了回去。

    然后,她就看到各种暧昧的目光纷纷在他们身上流连,她周围的人都捂着嘴笑了起来。

    “你们男人呀,怎么都这德行,连这么帅的帅哥都是这样,好让人绝望。”

    “亲爱的,我绝对不是为了你的身体才跟你在一起的,相信我,我是真爱。”

    “啧啧,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连私事都拿到台面上来说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豪放到这种程度了吗?果然是人老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时代变了嘛,小姑娘这样显得不做作,真实自然,本性流露。”

    各种猜测定义纷至沓来,与刚才那声大吼后的绝对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又恢复了一个超市应该有的热闹。

    宋轻笑当即又羞又囧,本性流露?

    流露个毛线呀!

    p,得意过头了果然是要遭报应的,现世报来得真特么的快,but,这些人为什么不说傅槿宴,都冲着她一个人来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他长得帅,看起来像个美男纸?

    尼玛,她才是正儿八经的好不好,这些人是不是眼瞎!

    宋轻笑边在心中碎碎念,边默默流泪。

    她左手拉着小推车,右手拉着傅槿宴,一撒蹄子就跑了。

    这造型、这姿势,端的是滑稽得很。

    傅槿宴无奈的看着这个二货媳妇,“你这种说话不过脑子的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他本来就已经是人群中的焦点了,又经常被宋轻笑豪迈的话弄得成了焦点中的焦点,他其实也很苦恼。

    不过这种秀恩爱的方式,他也不反对,反正他脸皮厚,不怕。

    宋轻笑突然停下脚步,难得的叹了一口气,哀怨的看着他,“槿宴,这是绝症,没得治了。”

    肿么办?

    傅槿宴也学着她的样子叹了口气,哀怨的瞪回去。

    “还能怎么办?自己受着呗。”

    宋轻笑春回大地的一笑,这下圆满了,又美滋滋的拉着傅槿宴挑选食材去了,刚才丢脸的事瞬间被她忘到脑后了。

    不得不说,有时候神经粗还挺好的。

    至少对于某些脸皮薄的人来说,神经粗了,事过即忘,脸皮薄点都没关系。

    傅槿宴见宋轻笑今天吃火锅的兴致这么高昂,也不由得有几分感兴趣,于是回家后换了身衣服,就准备大展身手,做这种他以前从来都不会做的东西。

    毕竟火锅什么的,还是有损他高冷的形象。

    宋轻笑全程跟在他后面打杂洗菜,说是打杂,其实就是犯馋了,来闻香味的。

    “槿宴,你简直太能了,做什么什么香。”宋轻笑死死盯着正在小火炒制的火锅料,眼中都快要冒绿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