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傅家家风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兰馨看着宋轻笑竟然坚持了这么久,而且每次做出来的东西都很不错,走到她身边,欣慰的说道:“这位学员,你学做甜品很努力,做得也很棒,看得出来,你是真用心在学。”

    她平时并不怎么夸赞别人,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但可以看出她对宋轻笑的满意。

    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就这么努力,还很有天赋,当得起她的夸赞。

    宋轻笑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面粉不小心粘在鼻子上她都没有察觉。

    “老师,您过奖了,是您教得好,我每一步都跟着您的步骤做的,所以做得很成功。”

    韩兰馨看着宋轻笑的样子,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个小姑娘真直率、可爱。

    “你是叫宋轻笑是吧?”

    “嗯嗯。”宋轻笑点头如捣蒜。

    “你觉得我的课程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吗?可以为我提点意见吗?”韩兰馨笑容满面的看着她。

    e幂?她没听错吧?

    “我?提意见?”宋轻笑一脸懵逼的指着自己粘了面粉的鼻子,像个傻乎乎的小丑。

    韩老师您确定您不是无聊了来逗她的。

    韩兰馨认真的说道:“是的,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宋轻笑突然觉得鸭梨山大,这么多学员不挑,偏偏挑中了她,她哪有什么意见。

    她可以说她对这个课程打一百二十分吗?

    看着韩兰馨期待的眼神,宋轻笑苦恼的说道:“韩老师,我对您的课程超级满意,真的,实在提不出什么意见,自从上了您的甜品课,我给我老公做了一大堆小饼干,他很开心,夫妻关系好得不得了。”

    她这绝对是大实话,每次她上了课都会回去认真实践,然后做出一堆诱人的甜点,和傅槿宴你侬我侬的吃着,两人之间的氛围简直比糕点还甜。

    要是让外人看见了,绝对会牙酸,直呼受不了。

    韩兰馨没忍住,一下子就被她俏皮的话逗笑了,没想到上她的课还有这种功效,以后出去宣传是不是可以把这条加上?

    促进夫妻关系和谐,嗯,想想就很新颖很有意思。

    “宋轻笑同学,你真可爱,好吧,没有意见的话那就好好学习,老师很看好你哦。”

    “嗯嗯,放心,老师,我一定把您的绝学通通学到手。”宋轻笑极度不要脸的坦诚自己的真实想法,惹得韩兰馨笑个不停。

    宋轻笑莫名其妙被夸奖了一番,受宠若惊得很,觉得老天爷真是神奇,每次给她安排的剧情都辣么有趣。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女猪脚的光环?

    这天,宋轻笑突发奇想的想去看望下傅夫人和傅老爷子,其实她的主要目的是送点心过去。

    她和傅槿宴商量好后,在家里捣鼓了一上午,提着几个精致的盒子就粗发了。

    傅夫人打开盒子,见到各色精致的糕点时,笑眯眯的看着宋轻笑,“难为笑笑心细,知道我喜欢吃点心,还特意给我买了送过来。”

    傅槿宴看了得意的宋轻笑一眼,才对母亲说道:“妈,这个不是买的,这是笑笑亲自为你做的。”

    傅夫人吃惊的微张着嘴,随即毫不吝啬的夸奖起来,“没想到我家笑笑这么厉害,点心做得真好,比在外面买的还精致,妈一时都没认出来。”

    宋轻笑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有些羞稔,“妈,这是槿宴为我报的一个烹饪班,我在甜品课上学的,学了一段时间了,觉得还可以了,就想拿来给您尝尝。”

    “笑笑你真是有心了,妈很喜欢吃。”

    傅夫人用叉子叉起一个放到嘴里,仔细品味着,不住的点头,“口感细腻,甜而不腻,回味悠长。真是我吃到过的最好吃的点心了,最重要的是这份心意,无人能及。”

    她又叉起一个糕点放到傅军安口中,“老头子,你也试试,笑笑丫头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呢。”

    宋轻笑这次带的点心不算多,第一次只是试试水,没想到很受欢迎,不一会就被消灭掉了。

    她成就感爆棚,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消失过。

    傅夫人叮嘱傅槿宴,“你这孩子,别让笑笑太累了知道吗?”

    “妈,您放心,送笑笑去学习厨艺并不是为了让她做饭,只是让她有一技傍身,自己一个人在家也不至于饿死。”傅槿宴无奈的解释自己的意图,免得被他爸妈误会。

    傅夫人欣慰的点点头,“你知道就好,男子汉大丈夫,在外要驰骋得了商场,在内要进得厨房,什么君子远庖厨那一套呀,在咱们家不适用。”

    宋轻笑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这傅家的家教真的是非常独特,并没有被僵硬的教条固化,也没有随大流的认同外面那些观点。

    而且看样子,傅夫人绝对是傅家家庭教育的核心、领头人。

    然而她有一点很好奇,既然傅槿宴被她妈妈教得既能驰骋商场,又能进得厨房,还有钱有颜有教养,这样的男人绝对是凤毛麟角的珍稀动物,又怎么会单着二十多年,没有找到一个女朋友呢?

    让傅夫人为他的终生大事操碎了心。

    难道真的是因为她的独特,出淤泥而不染?不同于外面那些妖艳贱货?

    就在宋轻笑yy的这段时间,傅夫人已经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叮嘱得最多的还是不要让傅槿宴欺负宋轻笑这个宝贝疙瘩。

    她找一个这么满意的儿媳妇容易嘛,当然得让自家儿子好好宠着了,这是傅家一贯的家风,她一直引以为傲,不能在傅槿宴手中断掉。

    傅氏夫妇回家后,傅槿宴谨记母亲的教导,继续心甘情愿的当起了家庭煮夫。

    没办法,宋轻笑暂时学的甜品,他不继续做饭,两人就饿死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时,傅槿宴开车去甜品班接宋轻笑回家,却遇上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邱嘉茗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同时遇到她最想见到和最不想见到的人。

    她看着傅槿宴和宋轻笑姿态亲密,有说有笑的从甜品班走出来,像吃了黄连一样,满心苦涩,却还是强忍着打了个招呼。

    “槿宴。”

    宋轻笑当即就在心里感慨:真特么人生何处不相逢,孽缘也是缘呀!自己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裸的被无视了。

    傅槿宴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甚至拉着宋轻笑的手都没有一点颤动,平静得像一滩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