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坚持不下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好笑的看着她,捏了捏她白嫩的脸。

    “回魂了,傻丫头。”

    宋轻笑在他磁性诱人的声音中找回了神智,满眼复杂的看着他,突然来了一句,“槿宴,你是不是有读心术?”

    傅槿宴满心欢喜的等着她的感动和香吻,却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弄得一愣,一脸黑人问号脸,这货的思维跳跃得也太快了,他有些理解无能。

    宋轻笑见傅槿宴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吐出半个字,她知道自己说话又没头没脑了,讪讪的笑了一声,声音甜了好几个度。

    “我很喜欢这个礼物,谢谢老公么么哒。”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当然要发糖啦,傅氏夫妇恩爱和睦的消息,也有利于傅槿宴公司的发展不是。

    “笑笑你高兴就好。”傅槿宴邪魅一笑,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是剧本应该有的走向,而不是两人没头没脑的尬聊。

    当然,如果她能再主动献上一个吻的话,就功德圆满了。

    拍卖会在一波一波的热潮中终于完美结束了,大家纷纷起身离开时,宋轻笑叫住了欧珊珊。

    “姗姗,你一会还有事吗?”

    欧珊珊风情万种的甩了甩自己的大波浪,粉金色的钻石项链在胸前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显眼至极。

    “我家亲爱的笑笑开口了,再有事也必须得没事。”

    傅槿宴听见这么亲密的话,有些不满的睨了宋轻笑一眼,意思像是:当着我的面就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了!

    宋轻笑接受到了来自身边人满满的醋意,安抚性的抱住他的胳膊蹭了蹭,顺了下毛,这才笑眯眯的说道:“反正也快到中午了,咱们四人一起去吃个饭吧,槿宴跟安先生也是初次见面,大家彼此认识一下怎么样?”

    这个提议一出来,大家都没意见,便一起步行来到附近一家名气颇大的餐厅,点好菜后,就聊了起来。

    当然是两个女人将自己的男人无情的抛弃了。

    “笑笑,你将这枚红宝石戒指换上,以后就没人想着给你介绍对象了。”欧珊珊打趣道,显然,她还记得上次安德烈要给她介绍对象的事。

    宋轻笑俏皮的说道:“我看上去很像个青春美少女吧,不然为嘛大家都下意识的觉得我还是单身呢。”

    王婆卖瓜的典型非她莫属。

    “一个即将当妈的青春美少女?”欧珊珊打量了二人一眼,眼中是掩盖不住的八卦。

    她其实蛮喜欢小孩子的,如果宋轻笑能生一个小北鼻,她估计会天天对着宝宝流口水。

    宋轻笑被戳到痛处,当即炸毛,“你才是!”

    欧珊珊两手一摊,无奈的耸耸肩,“我当然想了,不过某些人不配合,我一个人也生不出来呀。”

    宋轻笑:“……”

    大姐,您可不可以不要这么pen?

    她的小心脏哟,有点受不住。

    这边,两个女人的谈话当然落到了正在交谈的两男人耳中,纷纷对视一眼,无奈的一笑。

    媳妇太欢脱了怎么治?

    没得治,忍着呗!

    菜上来后,两位女士妥妥的是主力军,男士沦落为专门剥壳的小工,不过他们也乐得这样做。

    不献好殷勤,以后怎么有福利呢?

    一顿愉快的用餐结束后,这两对小情侣便分道扬镳,各自去过各自甜蜜的二人世界了。

    一连几次,宋轻笑在甜品课上都没看见欧珊珊,她很有几分诧异,这女人是出了什么事吗?

    难道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呸呸呸,她这个乌鸦嘴!

    这天,她终于在烹饪班逮着了前来上课的欧珊珊,关心的问道。

    “姗姗,最近怎么没见你来上课?”

    欧珊珊哭丧着一张脸,难得沮丧的说:“我觉得做甜品太繁琐了,有点坚持不下来,所以就放弃了。”

    “哎,还是烹饪课比较适合我这个女汉纸。”

    宋轻笑无语,这是个理由?

    这还真是个理由!

    她有点蛋蛋的忧桑,“那就只剩我一个人了,哎,无敌是辣么寂寞。”

    欧珊珊噗的一声就笑了,轻呵一声,讽刺道。

    “去你的,你还以为自己是东方不败不成?”

    “哇,姗姗,去国外这么多年,你竟然知道东方不败?”宋轻笑夸张的说道。

    “嗯哼!”欧珊珊翻了个白眼,“姐只是去留学,又不是失忆!这么出名的角色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说实话,你不跟我一块上课了,我还怪不适应的,没人偷我的小饼干吃了。”宋轻笑落寞的撇撇嘴。

    “喂,宋轻笑,姐那是光明正大的吃好不好,才不是偷呢。”欧珊珊理直气壮得很,不满的反驳,“没人抢你心爱的小饼干了,你反而不开心,你是不是有被虐妄想症呀。”

    “哈,你自己都承认了,你那是抢,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光明正大的吃。看来以后要改口了,叫你强盗女王比较合适。”宋轻笑难得头脑敏捷的抓住了关键词,犀利的进攻。

    “好哇,你这个小妮子,敢说我是强盗。既然这样,看我不把你抢回去做压寨夫人。”欧珊珊一下子扑过来,开始挠宋轻笑痒痒。

    宋轻笑战斗值太渣,干不过她,分分钟求饶的节奏,“女大王饶命,小女子甘愿献身,为大王暖被窝。”

    “这才乖。”欧珊珊惬意的摸摸她的脑袋,有种主人与宠物的既视感,一副很是欠揍的模样。

    宋轻笑看得牙痒痒,丫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欧珊珊拍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笑笑,甜品课好好学呀,姐还指望着吃你的蛋糕饼干各种糕点呢。”

    “我肯定会认真学的,不过才不是为了你这个吃货。”宋轻笑捧着脸,一副花痴的样子,看得欧珊珊直呼受不了。

    可不可以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

    “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呢,啧啧。”欧珊珊语气酸溜溜的。

    宋轻笑撇了撇嘴,“说得好像你是个单身狗似的。”

    欧珊珊又纵身一扑,直接将她“就地正法”。

    二人像好久没见面一样,疯了半天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人也能唱好一出戏嘛。

    虽然旁边少了一个人,但宋轻笑在甜品课上仍旧学得很用心,心无旁骛的跟着韩兰馨做好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