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拍卖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车子刚在拍卖会场地门口停下,宋轻笑就看到前面一辆车有几分眼熟,欧珊珊正从驾驶座下来。

    安德烈也来了。

    宋轻笑迈着小碎步,开心的走上前跟欧珊珊打招呼。

    “这是哪家的美女呀?穿得这么漂亮。”

    欧珊珊今天穿得确实很漂亮,火红色的裙子衬得她整个人白出了天际,像一团热情燃烧的火焰,金黄色的大波浪看上去很有风情,脸上的妆容精致而不过分,一种恰到好处的自然。

    她即使跟安德烈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甚至在气场上还隐隐压了他几分。

    欧珊珊惊喜的看着宋轻笑,却提起了上次的事,“哈哈,笑笑,你的小饼干某人喜欢不。”

    “当然喜欢啦,也不看看是谁做的。”宋轻笑傲娇的说道。

    这边,傅槿宴和安德烈两位同样出众的男人,以自己的方式互相认识了一番。

    四人一起进入会场。

    这次的拍卖会并没有多大,也只是在小范围内宣传了一下,毕竟东西贵精不贵多,但来的都是些顶顶上层的人物,只有他们才有这个财力与魄力吃下今晚的东西。

    会场布置得美轮美奂,工作人员各司其职,一切都有秩序的运作着,已经到来的人也都很有素质的小声交谈。

    十分钟后,穿着华丽的美丽女主持人优雅的上场,自我介绍了一番之后,便开始今天的拍卖。

    当一件件宝贵的物品被呈上来时,宋轻笑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体,眼睛瞪得大大的。

    “好漂亮呀。”

    这些美丽的珠宝吸引了她全部的心神,作为一名设计师,她能触摸到这些珠宝下的灵魂,每个都是那么独一无二。

    “接下来,要为大家呈上的是一条粉金色的钻石项链,这是在非洲一位采矿工人偶然发现的,到目前为止,全球独一无二,我不多做介绍了,因为我也没办法描述它的美,大家看了就明白了,起拍价五百万。请开始。”

    主持人隆重的介绍了一番后,人们的心神都被那条钻石项链吸引了,尤其是在场的女士,无不为之着迷。

    这条钻石项链是难得的十二星射的,粉金色的钻石在灯光下让人惊艳至极,毕竟这种颜色简直太少见了,许多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这个福气亲眼目睹。

    晶莹剔透,流光溢彩,整个会场的气场仿佛都因此而变了。

    傅槿宴轻轻凑到宋轻笑耳边,“笑笑,你喜欢的话,我拍下来。”

    他说着就要去按叫价器,却被宋轻笑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

    她肉痛的看着这天价,使劲摇头。

    “别,槿宴,我有上次你送我的那条就好了,我很喜欢那个,项链这种东西再美也只是饰品,多了反而是累赘。”

    五百万啊,尼玛,她工作一辈子不知道能不能挣到这个数字,果然,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虽然她嫁了一个有钱人,即便这些钱都是她的,但钱也不该这样花,她宁愿拿出去资助贫困山区的儿童,这样显得更有意义点。

    她这样想,但显然别人并不这样想,纷纷开始叫价。

    “六百万。”

    “六百五十万。”

    “七百万。”

    ……

    叫价声此起彼伏,你追我赶,当叫到八百万的时候,声音就渐渐少了,加价的幅度也越来越小了,毕竟,能花八百万买一条项链送人的,还是需要强大的背景做支撑。

    “一千万!”

    突然,叫价器上出现了这个数字,大家哗然了,纷纷去看到底是谁,竟然为博佳人欢心一掷千金。

    当他们看到安德烈和他旁边的欧珊珊时,随即不说话了,大家都认出了这位炙手可热的明星,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哇,坐在安德烈旁边那人是谁呀?真漂亮。”

    “太幸运了。”

    “就是,就是。”

    “与安大明显还真般配,两人站在一块和谐又自然呢。”

    女士们叽叽喳喳的小声说着,满脸羡慕的看着扎眼的欧珊珊。

    主持人笑容满面的看着安德烈,毕竟成交价越高,她的收入也会越高。

    她甜美的声音还在继续,“一千万第一次,一千万第二次,还有其他要出价的吗?”

    停顿了一会,见确实没人再出价,她利落的一敲小锤子,“一千万第三次,成交,恭喜安德烈先生,这条独一无二的项链归您了。”

    安德烈点点头,朝欧珊珊一笑,“亲爱的,这条项链是我专门为你拍下的,我觉得只有你才配得上它。喜欢吗?”

    饶是一向淡定的欧珊珊此时都忍不住有几分激动,眼中水光盈盈的,她突然绽放出一个绝美的笑,简直能晃瞎人眼。

    “谢谢你,安,我很喜欢。”

    随即附赠香吻一个。

    宋轻笑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个安德烈对姗姗还有几分用心嘛,不过,虽然他舍得为姗姗一掷千金,但也要看他以后的表现,物质上的给与终究不能完全代表一个人的心。

    当一个人有数亿资产时,花掉一千万,对他来说并不妨碍什么。然而当一个人只有一百元时,他却愿意为对方承担起一万元的开支,那背后的意义又不同了。

    他只有一滴水,却给了你整片海洋,这样的爱无疑是深沉的。

    欧珊珊看着宋轻笑在一旁对她挤眉弄眼,也对她眨眨眼,两个女人在这短暂的一刻就交流了好多信息。

    傅槿宴在一旁看得饶有兴味,女人,还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过去后,随后的东西虽然不如那条钻石项链珍贵,但也皆是造型精致,价格不菲。

    在一枚红宝石戒指被呈上来的时候,傅槿宴没再征求宋轻笑的同意,很快便以压倒性的价格优势拍了下来。

    整个过程快得让宋轻笑来不及反应,一会,这枚戒指便到了她手上。

    “槿、槿宴?”你想干what?

    她整个人犹如置身梦中,捧着东西,呆呆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心想事成也太快了吧?

    她不过就是前几天才在心里念叨了一下,要将手上的钻戒换个更显眼的,好让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是个有家室的人,没想到这么快更显眼的戒指就来了。

    虽然价格不及千万,但两百万也很多了好吧,她突然觉得这枚戒指沉甸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