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小饼干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嗷,还我,我的处女饼干,我还想留给傅槿宴吃来着。”

    宋轻笑这副护食老母鸡的样子逗笑了欧珊珊,她恶劣的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了一块,优雅的咔嚓嚼了几声下。

    “这么小气干嘛,我笑,咱们可是一起扛过抢上过战场的交情呢,还抵不上你几块饼干,简直太让人桑心了。”

    “谁跟你扛过枪上过战场呀,抗日神剧看多了吧?”宋轻笑用一副看弱智的眼神看着她,鄙视之。

    “啧啧,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翻脸无情的典型呀,不就是吃了你几块饼干吗,大不了今晚我陪你睡一觉,够意思了吧?”欧珊珊委屈得不行,口气酸溜溜的,这丫的,有了老公果然就忘了闺蜜。

    “别,欧大小姐,我可不敢,我怕安德烈提刀杀上门来捉奸。”宋轻笑一副怕怕的样子逗乐了欧珊珊。

    随后,宋轻笑又烤了一些小饼干出来,她越做越熟练,品相也越来越好,四处弥漫着浓香味,惹得欧珊珊羡慕不已,果然爱情才是最大的驱动力,她这个为了自己而做的,反而提不起劲。

    大功告成后,宋轻笑拍拍手,满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从中仔细挑选了一些品相好的,装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

    “你要去傅氏虐狗了吗?”欧珊珊看着她的动作,再看看自己的作品,哀叹一声,果然,自己在做甜品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厨艺好不代表做甜品做得好,她这个爱吃甜食的人突然觉得蛋蛋的忧桑。

    宋轻笑才不管欧珊珊那颗受打击的心,她提着自己的爱心小饼干,哼着歌就去了傅氏集团。

    今天傅槿宴要加班,正好过去看看他。

    她在各色羡慕的目光中,一路顺畅的来到总裁办公室,傅槿宴正埋头在办公,专注得似乎没有发现办公室多了一个人。

    宋轻笑突然玩心大发,惦着脚尖,悄悄走到傅槿宴身边,正想吓吓他,就见他蓦地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她。

    “笑笑,你这是什么姿势?饿虎扑食吗?”

    宋轻笑的手僵在半空中,笑容也僵在脸上,沮丧的嘟起嘴。

    “你要不要这么警觉呀,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傅槿宴觉得好笑,“那要不我装作不知道,咱们再来一次?”

    “去去去,当我幼儿园小朋友吗。”宋轻笑嫌弃的说道,她一个贤良淑德的淑女,才不做那么幼稚的事呢。

    某人似乎忘了,她刚刚还想吓唬傅槿宴来着。

    “当当当当,看看这是什么?”宋轻笑想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将背在背后的礼物拿出来,献宝似的递给傅槿宴。

    傅槿宴鼻尖嗅到了一股奶香,觉得这应该是饼干的味道,但从盒子上看不出什么,疑惑的看着她。

    “这是送给我的?吃的?”

    “正解!”宋轻笑眼巴巴的看着他,催促道:“你拆开看看。”

    当傅槿宴看见盒子里装着各色动物形状的小饼干时,有几分感动,眼中柔得都能淌出水来了。

    “这是你做的吗?”

    他轻轻问道,将宋轻笑一把拉到身边,在自己腿上坐下。

    宋轻笑拈起一块小熊饼干放到他嘴里,颇有几分得意,“嗯嗯,这个是我在烹饪课上学的,尝尝味道怎么样。”

    烹饪课?

    傅槿宴细细品尝着饼干的味道,然后问她,“烹饪课不是学做菜的么,怎么烤了这一堆饼干?”

    他话音刚落,就见宋轻笑脸有几分发红,扭扭捏捏的说道:“我是想着你爱吃甜食,就先去学了甜品。”

    “你……”傅槿宴此刻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在这份珍贵的情感面前,似乎说什么都显得多余,他抱着宋轻笑腰部的手紧了紧。

    此刻,他前所未有的开心和满足,即便为了她要舍弃所有的一切,他也心甘情愿。

    这盒小饼干也被他珍而重之的摆在了桌面上,时不时就看上一眼。

    某天,陈盛来总裁办公室找傅槿宴,看见了这个精致的盒子,多嘴的问了一句。

    “傅总,这是什么?”

    傅槿宴终于找到了显摆的机会,嘚瑟的看着他,“这是我老婆亲自给我烤的小饼干。”

    陈盛差点给跪了,恨不得当场将自己的嘴缝起来,麻蛋,又被喂了狗粮,这张乌鸦嘴。

    以后在总裁办公室看见可疑的东西千万不要问,不然百分之百被塞狗粮。

    他们这种没有老婆的人,虽然无法真正理解这种显摆,但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呀,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晚上,好心情的傅槿宴做了很多美食,宋轻笑满脸幸福的将盘子吃了个精光,随后扶着自己的肚子躺在了沙发上,像一滩烂泥似的,扶都扶不起来。

    傅槿宴好笑的看着她,“有这么好吃?”

    “当然啦,我家大厨做的,能不好吃吗?”宋轻笑嘿嘿一笑,一个没控制就舔盘子了,实在是太让人羞涩了。

    “笑笑,明天陪我去参加一个拍卖会。”傅槿宴突然转移了话题,提到了正事。

    “有钱人的生活真奢侈,啧啧。”宋轻笑漫不经心的感慨道。

    傅槿宴若有深意的看着她,这丫头还没嫁给他的自觉呢,总是有意无意的将他们分离开。

    “我的就是你的。”

    宋轻笑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继续“消食”。

    第二天,她一大早就起来了,在衣柜里挑挑选选了好久,才选中一条淡粉色的长袖连衣裙,又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难得的画了个妆,打理了一下发型。

    看着镜中美美的人,她自我陶醉了好一会,姐长得也不差嘛,怎么就会被沈心愿那贱婊挖了墙角呢?

    其实宋轻笑的穿着一向比较随性,毕竟她的职业对服饰与妆容没有任何要求,只要人是活的就成,所以她在家里怎么穿都行,裸奔都没问题,但在外人面前,不能丢傅槿宴的脸,尤其是这种社会上的贵族精英经常去的拍卖会。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这么重视这次的场合,心里很欣慰,看来这个丫头对自己也越来越上心了,不然也不会这样做。

    “收拾好了我们就走吧。”傅槿宴很有耐心的等了宋轻笑一个半小时,他森森的知道,女人在化妆时是不能被催的。

    不然悲催的就是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