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甜品课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是不想自己做饭,才会去送我学那劳什子的烹饪班吧?”她暗戳戳的瞪了他一眼。

    傅槿宴好脾气的慢悠悠的说道:“按照契约规定,衣食住行都应该由你负责,为我做饭是你应尽的义务。”

    麻蛋,该死的契约,总在关键时刻被他拿出来用,看她哪天去将它咔嚓掉!

    傅槿宴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模样,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好心的劝道:“笑笑,你还是别打契约的主意了,我敢保证,你翻遍整个屋子也找不到它的。”

    宋轻笑朝他悲愤的竖起大拇指,“行,你是大爷,你说了算!”

    随即,她一个翻身滚到床脚,眼含热泪的画圈圈去了。

    傅槿宴终于完成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很没有同情心的一笑。

    周六一大早,宋轻笑就离开了温暖的被窝,开车来到傅槿宴口中的很出名的烹饪班。

    在跟负责人了解完情况后,她松了一口气。

    呼,还好,并没有出现自己想象中那样,一排人光着胳膊在厨房颠着大锅与勺子,热火朝天的模样。

    要真是那油腻腻的模样,她一定会拼死反抗的。

    然而,在烹饪课上,她遇见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姗姗?你怎么在这里?”宋轻笑很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瞬间觉得这个烹饪班也不是不可以上嘛。

    欧珊珊停下手上的动作,惊喜的朝她招招手,“笑笑,你也来啦?我是想提升一下自己的厨艺,平时没事的时候也好犒劳一下自己的胃嘛。”

    “你怎么想起来上烹饪班了?是不是觉得日子过得太没滋味了呀。”欧珊珊打趣道。

    宋轻笑悲愤的皱皱小鼻子,“哼,别提这个了,我完全就是被赶鸭子上架啊摔!”

    “傅槿宴那厮太阴险了,偷偷的给我报了烹饪班,还神秘兮兮的说什么给我报了一个可以提升气质的班。”

    欧珊珊在宋轻笑的愤愤不平中,将事情的经过了解了,顿时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你家那位实在是太有趣了,连哄带骗带施压,也要提升一下你的气质。我笑,看来老天都看不过去你这手烂厨艺了,才非得让傅槿宴来治治你。”

    “我的厨艺哪有那么糟糕,至少还毒不死人。”被人质疑了厨艺,宋轻笑不满了,哼哼的为自己辩解。

    “是是是,是毒不死人,只能将人辣得进医院。”欧珊珊好笑的看着炸毛的她。

    囧事重提,宋轻笑别提有多抓狂了,但她又不能反驳,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

    于是,愧疚的心思一起来,她对于学习烹饪的心就没有这么抗拒了。

    或许,看到傅槿宴愉快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也是一种极大的满足呢?

    能为心爱的人洗手作羹汤,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欧珊珊见她软下来的神情,话锋一转,“不过,笑笑啊,学习烹饪确实可以提升气质哟,你看看我就知道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天生自带光环。”

    有这么个活生生的案例在,宋轻笑仅剩的那点不满也全部消失了,她现在满心都是迫切,想早点学成归来,然后用自己的厨艺征服傅槿宴的胃。

    不过,学东西不是要投其所好吗?

    对了,她记得傅槿宴喜欢吃甜食。

    宋轻笑突然眼睛一亮,期待的看着欧珊珊,“姗姗,咱们一块去上甜品课吧?”

    欧珊珊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啧啧,刚才是谁还极端抗拒来着,怎么这么快就转性啦?笑笑,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去上甜品课?”

    宋轻笑难得忸怩起来,声音放低了好几个度,底气有点不足。

    “我只是突然想起槿宴他爱吃甜食。”

    “哟哟,为了爱情甘愿下厨房的小女人,真是甜蜜哟。”欧珊珊恶作剧的打趣她,差点惹恼了宋轻笑。

    “去去去,你还不是为了爱情来学习了。”

    她红着一张脸反驳。

    欧珊珊拿起一根切好的胡萝卜丝,慢悠悠的咀嚼着,“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哪个男人学习来着,我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福,毕竟,像我这种吃不胖的体质,不来学学烹饪简直是一种浪费。”

    “哇,欧珊珊童鞋,你竟然这么丧心病狂,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你是看我最近长胖了,打击我来了是吧。”宋轻笑的表情十分到位,她夸张的捂着胸口,觉得自己的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血槽已空,累觉不爱。

    “好吧,看在你这么受伤的份上,我就跟你一起去上甜品课吧。”

    欧珊珊其实自己也很喜欢吃甜品,她也早就有这个想法,但她没事就爱逗逗宋轻笑,看她炸毛的模样,别有一番乐趣。

    枯燥的人生怎能不需要宋轻笑这个逗比来点缀呢。

    在经历一番波折后,两人达成了共识,于是行动派的欧珊珊立马联系教授甜品课的老师,二人由烹饪的重口味转变到了小清新。

    这个烹饪班有一位做甜品很出名的甜品师韩兰馨,在外名气很大,许多名媛纷纷向她请教,欧珊珊自然也不能免俗的找到她。

    宋轻笑在看到韩兰馨的第一眼就很喜欢这个甜品师,她年纪不小,但看上去很年轻很漂亮,一看就是保养得宜,非常有气质,这种气质是经过岁月磨练出来,沉在骨子里的那种。

    让人对她说的话很信服。

    课程上,宋轻笑学得很认真,她死死记着韩兰馨说的步骤,盯着她的动作,自己也有模有样的做了起来。

    在失败了很多次后,宋轻笑发挥出了她骨子里不服输的那种韧劲,细细琢磨着到底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她再多次反复试验,终于成功的烤出小饼干。

    嗅着甜甜的奶香,宋轻笑觉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姗姗,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这辈子能烤出小饼干来,简直是太神奇了有木有?”

    欧珊珊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宋轻笑,你就这点出息!以后你还会做出各种各样的甜食来的,那时候,你岂不是要佩服死自己?”

    “哈哈,第一次嘛,总会有些兴奋。”宋轻笑陶醉的深吸一口气,满足的眯了眯眼,“姗姗,闻着这个香味,你有没有觉得肚子有点饿?”

    欧珊珊没有说话,趁宋轻笑陶醉之余,迅速拈起一块饼干就送入口中,边吃还边赞叹,“啧啧,味道还真不错,我家笑笑果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