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他左手操控着方向盘,右手伸过去摸了摸宋轻笑的脑门,关心的问道:“你是不是喝了酒头晕?我去给你买点醒酒药吧。”

    男人手心的温度还残留在皮肤上,但宋轻笑顾不得害羞,连忙阻止他,“不用麻烦了,学长,一会就到家了。”

    “笑笑,你还是在跟我见外。”欧宫越的语气有几分失落,明亮的眸子都黯淡了几分。

    宋轻笑心里的异样越来越重,但她始终不好挑明了去问,自作多情什么的最难为情了。她只好闭口不言,将头默默的靠在玻璃窗上闭目养神。

    车里的氛围一时安静得让人不适,欧宫越打开了车载音乐,好听的女声哼唱在车里流动,他放慢速度,将顶级豪车开成了龟速。

    他不想这么快就送她回去,他还想再和她待一会。

    回去了,她就是属于别人了的。

    宋轻笑对他这番心思全然不知,闭着眼睛,疲惫袭来,她一会就睡了。

    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欧宫越将音乐关掉,把车停在路边,侧过身,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他自嘲一笑,谁能想到,一向都是天之骄子的他,竟然在这个小女人面前无所适从,忐忑不安。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宋轻笑这样,给他如此震撼吸引的感觉,自己仿佛被吸入了一个神秘的漩涡,无法自拔。

    也不想自拔。

    傅槿宴,你知不知道,你多么幸运!

    但是,他也不会就此放弃的。

    车子轻轻发动,宋轻笑仍旧毫无知觉的睡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经历了一场怎样的感情风暴。

    车刚在别墅门口停下,就看见一个长身玉立的男人朝他们走来,在看清这个人时,欧宫越眯起了眼睛,开门,下车。

    傅槿宴朝他淡淡的点了点头,打开副驾驶的门,动作轻柔的将睡得正香的宋轻笑抱出来。

    那动作包含了说不尽的宠溺与深情,看得一旁的欧宫越吃味极了。

    “谢谢你送笑笑回来。”

    “没什么,顺路罢了。”欧宫越摸出一根烟点上,靠在引擎盖上抽了起来,他看着傅槿宴怀抱佳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泛上细细密密的疼痛。

    他又狠狠抽了一口,来压住这种疼痛。

    傅槿宴刚把宋轻笑放到床上,宋轻笑就醒了。

    “槿宴?你怎么在这里?”

    傅槿宴没好气的敲了敲她的脑袋,开始细数她的罪名,“夜不归宿,浑身酒味,还被一个男人送回来,你怎么有勇气问我为何在这里?”

    宋轻笑吐了吐舌头,今晚的事简直是一言难尽,但她还是言简意赅的跟傅槿宴交代了一番,当然隐去了厕所摔跤事件。

    说完后,她看着这个男人仍旧沉沉的眉眼,一个翻身就滚进了他怀里,语气软侬的撒娇,“槿宴,事情真是就是我说的那样,你不信我吗?我好伤心嘤嘤嘤。”

    “我没有不信你。”傅槿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迅速柔和下来,将人搂进怀里,“真拿你没办法。”

    他不是不信,只是看见是欧宫越送她回来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相处这么久,宋轻笑已经摸清了傅槿宴的脾气,吃软不吃硬,典型的纸做的老虎,遇水即化。

    只要顺毛顺得好,大事绝对能化小。

    “对了,我给你报了一个班,提升一下你的气质。”傅槿宴话锋一转,突然说道,“明天就是周六,跟老师约好了,你抽空去一趟。”

    宋轻笑惊喜的睁大了眼,“哇塞,槿宴,你简直太好了,你是想让我学琴棋书画的哪种呀?”

    “唔,我貌似对画画挺感兴趣的,像唐伯虎那样,墨水往宣纸上一泼,随手点几笔就是惊艳世人的大作呀。姿态又辣么潇洒,迷倒万千少女。”

    傅槿宴摸摸她的脑袋,微微一笑,循循善诱,“虽然这个不及画画,但练习好了姿态也很潇洒风流,很有一种指点江山的气势哦。”

    他越说宋轻笑越好奇,小脑袋兴奋的转着,天马行空的猜测,“唔,难道是琴?右手在弦上一挥,咔咔几声杀人于无形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境界太特么高了!”

    傅槿宴有些无语,这货的脑洞可不可以不要开这么大?杀人什么的很惊悚的好么!

    他认真的看着宋轻笑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真的很想知道?”

    “嗯嗯,超级想。”宋轻笑脑袋点得像拨浪鼓似的,提升自己的气质,想想就很激动好伐。

    她脑中迅速出现了一副皇后娘娘端坐在椅子上的造型,强大的气场hld住全场,用气质征服天下。

    “喏。”傅槿宴指了指自己性感菲薄的唇,用一副大灰狼的口吻哄道,“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宋轻笑脸有点发烫,但还是害羞的凑了过去,啵的一声响起,她刚想退回去,就被傅槿宴一把扣住了脑袋,不能动弹。

    “呜呜呜,放开偶。”她口齿不清的挣扎,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傅槿宴把刚才的郁闷全部在这个吻中发泄出来了,气息不稳的看着同样气息不稳的某人。

    “这下可以告诉我了吧?”宋轻笑不死心,她今晚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绝壁会失眠的。

    傅大总裁又不要脸的在她唇上碰了碰,嘴角挑起一抹蛊惑人心的笑,好整以暇的说道:“我给你报的班是烹饪班。”

    wht!她没听错吧?看着傅槿宴那肯定确定的眼神,宋轻笑绝望了。

    “噗!你大爷的!”她当即炸毛,脸蛋红扑扑的,这次是被气的。

    “你是耍我呢还是耍我呢?当一个油腻腻的厨师,提升个毛线的气质。”

    亏得她还期待了老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