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厕所摔跤事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吃饭途中,宋轻笑不可避免的喝了一杯红酒,没一会就觉得头有点晕,“姗姗,我去一趟洗手间,你们自便。”

    “笑笑,我看你的脸有点红,走路有点不稳,要不要我陪你去?”

    欧珊珊关心的问道。

    “不用,你陪着你男朋友就好,我去去就来。”宋轻笑摇头拒绝,开玩笑,让一个有“家室”的人丢下家属陪自己,她觉得良心过意不去。

    “那好,有什么就给我打电话哈。”

    宋轻笑无奈了,这个欧珊珊什么时候变大妈了,唠唠叨叨的,她不过就去上个厕所,搞得好像要生离死别似的。

    欧珊珊看见宋轻笑脚步不稳的飘走后,火速给在对面包间的欧宫越发了个消息,通风报信,然后将手机锁屏,喜滋滋的等着。

    哥哥呀,小妹我也算为你创造了机会,剩下的全看你的努力了。

    加油,ggg!

    宋轻笑脑袋晕乎乎的,脸也有点绯红,上完厕所,她专心的洗完手,正想转身用烘干机,没想到脚下一个不稳,就朝地上载去。

    “啊!”

    她死死闭着眼睛,在心里哀嚎:麻蛋,千万别脸着地。

    下一秒,她落入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中。

    咦,被救了?是哪位好心人?

    她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之人时,酒醒了一大半。

    “欧总?”

    她惊诧得声音都有些走调了,救她的竟然是一个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欧宫越紧紧的抱着她,眼中闪过一抹柔情,随即恢复正常。

    “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话中的宠溺宋轻笑这个粗神经还没有感觉到。

    宋轻笑红着脸,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意外,意外。谢谢欧总救命之恩。”

    欧宫越挑了挑眉,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救命之恩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呢?”

    噗!

    宋轻笑被吓得不轻,觉得自己今天尽遇到些雷人的事。

    “您是在逗我吧?”

    “对,我就是在逗你。”欧宫越违心的说着,其实这是他的心里话,但他现在只能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出来。

    心酸不心酸!

    “呼,欧总,您真爱开玩笑。”她就说嘛,滴水之恩就涌泉相报了,救命之恩明明无以为报,还来什么以身相许,尤其是让一个有妇之夫以身相许,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

    “你还想赖到什么时候起来呢?”欧宫越抱着怀里软软的身体,很舍不得放开,但为了掩饰自己的意图,他不得不忍痛提醒。

    宋轻笑老脸一红,立马尴尬的起身站好,她觉得“赖”这个词用得太桑人心了。

    血槽瞬间就空了。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对了,你是和朋友一起出来吃饭吗?”欧宫越明知故问,神情疑惑中带着自然,简直是秒变戏精的节奏。

    这演技,不去进攻娱乐圈真是浪费。

    宋轻笑不疑有他,老实的点点头,话一溜烟就说了出来,“对呀,我和姗姗在一起吃饭。”

    “哦,姗姗那丫头也在吗?介不介意我和你一块去看看?就当是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欧宫越相当不要脸的旧事重提。

    宋轻笑尴了那么一尬,她第一次发现,大bss竟然如此不按常理出牌,让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啊摔!

    “呵呵,当然不介意了,就是会不会打扰到你?”宋轻笑觉得欧宫越来这里,十有是应酬的,打扰了bss应酬,她会觉得自己是整个公司的罪人。

    欧宫越看了看时间,随后毫不在意的一笑,“那边差不多都已经结束了,剩下的事交给别人来做就行,还是你们更重要,走吧,小学妹。”

    不知道为什么,宋轻笑总觉得小学妹这三个字听起来有几分暧昧和宠溺。

    难道是她今天酒喝多了吗?

    随后,三人行变成了有些诡异的四人行,宋轻笑看着对面那对如胶似漆的情侣,再看看自己旁边的顶头上司,不知道说些什么,干脆一个劲闷头吃饭。

    珍爱生命,拒绝狗粮!

    欧宫越与他们聊着天,突然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宋轻笑碗里,像是在做一件最自然不过的事情,嘴上还关心的说道:“多吃点,你看看你最近都瘦了。”

    宋轻笑懵逼的将自己从脚看到胸,bss大人,您是哪只眼睛看到她瘦了的?明明整个人肿了一圈好伐?

    作为一个有夫之妇,她有点不适应除傅槿宴之外的男人给她夹菜,但她还是礼貌的道了谢,慢吞吞的吃着。

    今晚,大概会消化不良吧?

    欧珊珊边跟安德烈说话,边给欧宫越暗暗使眼色,还仔细观察着宋轻笑的神情。

    她今晚的目的之二,就是为宋轻笑和欧宫越创造出一个独处的空间。

    前面只是开胃小菜,重头戏在后面。

    饭后,欧珊珊由安德烈来送,送另外一位女士回家的重任自然就落到欧宫越身上了。

    车还停在公司,宋轻笑本来想打车回去的,但拗不过欧珊珊以安全之名的关心,只好默默上了欧宫越的车。

    告别虐狗二人组,她刚坐上副驾驶,欧宫越就俯身过来为她系安全带。

    鼻尖萦绕着好闻的男性香水味,宋轻笑不妨他有此举动,浑身一僵,顿时酒气上涌,脸颊一阵阵发烫。

    “谢、谢谢欧总。”她僵着身体,话都有点结巴了。

    欧宫越系完后并没有后退,而是定定的看着她,轻声说道:“笑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不要这样叫我。你这样叫我会伤心的。”

    他靠得太近,一阵鼻息喷到她脸上,浓浓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宋轻笑不自然的向后躲了躲,干巴巴的笑了一声,“欧学长。”

    欧宫越邪魅一笑,样子说不出的风流俊美,如果有其他女人在这里的话,估计会控制不住大声尖叫。

    “这才乖!”

    他温柔的说道,出其不意的来了一记摸头杀,宋轻笑大脑当场死机。

    为嘛她觉得今晚的欧宫越有些不正常呢?

    似乎有些超出上下级甚至朋友之间的关系了!

    宋轻笑甩甩头,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甩出去,看来她今晚真的是喝多了呢,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欧宫越虽然在开车,但心思一刻也没有从身边这个小女人身上离开过。

    有她在的地方,他的心神永远有一大半都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