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明明大了好几个罩杯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傅槿宴点点头,她开始神情郑重的念道:“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

    傅槿宴的心随着她的一声声念,跳得越来越厉害,脸上也越来越热,像个青涩的毛头小子,在爱人面前无所适从,紧张得一塌糊涂。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念到这里,宋轻笑突然停下了,因为她看见傅槿宴的眼神了。

    那种波动,像涟漪一样,一圈圈在眼中荡漾开来,粼粼的都是欣喜和爱怜,也在她的心中荡漾开。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真美。”傅槿宴迷离着眼神,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说的是诗,还是念诗的人。

    宋轻笑却在这两个字中彻底红了脸。

    这夜,两人像是约定好了似的,都不再说话,默默的肩并肩靠在一起,看着相亲节目。

    至于最终是否看了进去,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第二天,小雨终于停了,阴沉了许多天的天慢慢转晴,秋日的阳光暖暖的,照在人身上,身心都熨帖了。

    路边行色匆匆的人也难得的放慢了步子,享受着大自然赐予的美好。

    宋轻笑是一路哼着歌来到办公室的,她今天的心情超级好,走到哪里都自带光芒,大概是因为昨晚和傅槿宴的一番推心置腹的谈话吧,让她觉得生命中的某些空洞好像在慢慢的被填满。

    这所有的感觉,都来源于一个男人,这在她前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是无法想象的。

    “轻笑,你最近的作品看起来像是在冒着粉红泡泡,怎么?又跟你家老公坠入爱河啦?”周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宋轻笑背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宋轻笑被吓了一跳,被猜中了心事,有些赧然的看着她,“周姐,讲真,我觉得你非常适合做婚恋咨询工作。”

    周姐点点她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在嫌弃我八卦吗?”

    “不不不,小人哪敢,小人只是觉得,依着周姐你的特质和喜好,做这行绝对会混得风生水起,如鱼得水。”

    宋轻笑说的是实话,周姐的热心和对感情的关注度,连居委会大妈都甘拜下风。

    如此专注和持续的投入热情,哪还有不成事的!

    哪成想,周姐竟然真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哎,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还真不错,现在未婚男女这么多,离婚率也居高不下,婚恋类的说不定还真有前途。”

    宋轻笑顿时欲哭无泪,大姐呀,她只是随便说说,千万不能当真。

    要是周姐真因为她这番话而辞职换行业了,不知道欧宫越会不会扒她的皮?

    将一个资深设计师拐走,对一个公司来说,损失不可谓不严重。

    “周姐,冲动是魔鬼,三思,三思呀。”宋轻笑苦着一张脸,努力挽救自己犯下的过错。

    “哈哈,轻笑,你怎么这么可爱,没看出来周姐是在逗你玩的么。”温雅终于看不过去了,好笑的看着宋轻笑。

    别看宋轻笑平时看上去一副机灵劲,有时候脑袋就是爱打结,转不过弯来,她在一旁看着都为她捏了一把汗。

    宋轻笑听了温雅的话,在周姐那豪迈的笑声中,了无生趣的一头载倒在办公桌上。

    突然,她感觉到肩膀像是有人在用手戳戳,她以为是周姐,顿时没好气的说道:“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敢情跟我说话这个是游魂吗?”欧珊珊带着明显笑意的声音响起。

    宋轻笑一下子抬起头,悲愤着一张脸,控诉的看着她:人艰不拆懂不懂!

    “欧大导演,你这个大忙人找我有什么事吗?”她迅速切换表情,一板一眼的说着。

    “我今晚想邀请宋小姐共进晚餐,不知道宋小姐肯不肯赏这个脸?”欧珊珊调皮的向宋轻笑眨了眨眼,眼中分明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她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特意亲自跑来办公室请人,毕竟今晚的晚餐挺重要的。

    耶,有饭吃!

    宋轻笑小手一挥,很是大方的准了。

    “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了。”

    “嘿,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宋轻笑童鞋,好久没帮你挠,皮痒痒了是吧?”

    欧珊珊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之意,宋轻笑这傲娇的小模样,真是让人很想揉捏一把。

    “略略略,我就是皮痒了嗯哼。”宋轻笑吐了吐舌头,完全不计形象的做了个鬼脸,也不怕她这样子被人笑话。

    欧珊珊被她噎得无话可说。

    “啧啧,这么多年,你别的地方没长进,脸皮倒是厚了不少。”

    “谁说的!”宋轻笑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此话一出,整个办公室顿时安静得都能听到呼吸声。

    迟钝得令人发指的宋轻笑童鞋毫无所觉,就看见温雅突然脸色一变,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欧、欧总您好。”

    卧槽,不是吧!

    宋轻笑顿时如遭雷劈,在内心咆哮,苍天啊大地啊,剧情能不能不要这么狗血?

    特么的作者你是故意的吗?信不信劳资爬出来咬你?

    她一张脸红得快要滴血了,根本不敢转过身去看欧宫越。

    她刚刚的话,他大概也许可能没听到……吧?

    太丢脸了啊槽!

    现世报什么的果然来得很快,欧珊珊在心里为宋轻笑点了一根蜡,忍住自己的笑意,看向欧宫越,“欧总,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一会就去你办公室。”

    “好。”

    欧宫越淡淡的说了一个字,听不出喜怒,然后宋鸵鸟便听见脚步声慢慢远离。

    她这才充满感激的看向欧珊珊:欧女王,你救我于水火之中,中国好闺蜜非你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