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一首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顿时不满的皱起眉头,小声嘀咕,“这丫头,也不知道给自己拿毯子盖一下,万一又着凉了怎么办,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抱怨归抱怨,傅老妈子还是脱下冰冷的外套,弯下腰,轻轻将人抱在怀里,放回主卧的床上。

    他正要收回胳膊,就看见宋轻笑小眉头一皱,一把抓着他的手,口齿不清的说道:“槿宴,不要走,不要走。”

    傅槿宴一愣,见宋轻笑仍旧闭着眼,睡得有几分不安。

    他心里涌上一股复杂的感觉,眼神深沉又宠溺,这个丫头,睡觉都怕被人丢下吗,还真是敏感呢。

    “笑笑乖,我一会就来陪你,你先放开我好不好?”他摸摸宋轻笑的脑袋,低声安抚,他知道,她在梦里也听得到。

    果然,宋轻笑听话的放开了手,皱着的眉头也松开了,呼吸清浅又平稳。

    傅槿宴火速去将自己收拾了一番,不让自己身上的凉气冻着宋轻笑,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他才掀开被子上床,将人珍而重之的抱进怀里。

    室外雨打芭蕉,清冷又萧条,室内暖融融的,两人伴着这雨声相拥而眠,呼吸声此起彼伏,气息交融,时光美好又温馨。

    宋轻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这一觉睡了好长好长,她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午夜十二点。

    她似乎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见傅槿宴跟她说话,还抱她了,所以她舍不得醒来。

    她偏过头,借着手机的屏幕光,看到一张睡得正安稳的俊脸,心里一下就踏实了,那种莫名其妙的空落落的感觉瞬间消失。

    “真好。”她低低的说道。

    “什么真好?”傅槿宴一向是个比较警觉的人,在宋轻笑说话时就醒了过来。

    宋轻笑转身就蹭到他怀里,双手环抱住他结实的腰身,心满意足的撒起了娇,“一醒来就能看到你的那种感觉真好。”

    傅槿宴将她搂在怀里,嗅着她的发香,也满足的叹了口气,“我也是,傻丫头,以后可不许就那样缩在沙发上睡觉了,容易着凉。”

    见宋轻笑乖乖的点了点头,他又问道:“笑笑,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不开心?”

    宋轻笑将脑袋埋在他温暖的胸前,舍不得挪开,闷闷的说:“没有啦,只是今天下了秋雨,天色不好,又很冷,就莫名觉得很惆怅,一个人干什么都提不起劲。”

    傅槿宴听明白了她的潜台词,轻抚着她的脸,柔声说道:“下次想我了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好吗,不管我在哪里,一定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

    宋轻笑顿时感动得眼泪花花的,心里一阵一阵酥麻。

    这个男人,太会说情话了,她真的是要被吃得死死的节奏。

    傅槿宴看见宋轻笑那副感动得不行的样子,以为她会说点什么。

    事实上,她也确实说了点什么,不过却不是他想的那样。

    宋轻笑仰着小脑袋,眨着水润的双眸,眼巴巴的瞅着他。

    “槿宴,我饿了,饿到不行的那种饿。”

    傅槿宴嘴角抽了抽,呼出一口气,认命的爬起来,准备给她弄点吃的。

    饿坏了小丫头,心疼的还是他自己。

    而且她那种眼神,他简直无法抗拒,似乎只要说一个不字,就犯了天大的罪过。

    宋轻笑也换上家居服,穿着可爱的粉色兔耳朵拖鞋,跟着傅槿宴去了厨房。

    “你想吃什么?”傅槿宴贴心的问道。

    宋轻笑这会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哪里还敢挑食。

    “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吃,我不挑食,快点就行。”

    她这不是恭维,是傅槿宴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傅槿宴拉开冰箱,见里面空空如也,只有几枚孤零零的鸡蛋立在那里,他想了想,花了二十分钟时间,做了两盘简单的炒饭。

    宋轻笑正在客厅看电视,鼻尖嗅到香味时,已经见傅槿宴端着盘子来到眼前了。

    她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好香好香,爱你么么哒。”

    傅槿宴不可置信的立在原地,惊喜的看着宋轻笑,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傻笑的东西。

    “笑笑,刚刚的最后一句话,你再说一遍好吗。”

    宋轻笑忍着饥饿感,在他期待的眼神中,在蛋炒饭的召唤中,毫不迟疑的又表白了一番。

    “爱你么么哒。”

    傅槿宴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甜,整个人从头到脚都被一种甜蜜的氛围包裹着。

    她对他的感觉终于从喜欢升级到爱了吗?

    他却不知道,这是宋轻笑惯用的口头禅,她对欧珊珊表白了无数次。

    不知道也好,了解真相的他估计会跟欧珊珊吃醋。

    宋轻笑开开心心的接过盘子就开始拱食,那些餐桌礼仪都被她忘到爪哇国去了。

    当然,傅槿宴也不在乎这些,他更喜欢宋轻笑这副天性流露的样子,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就好。

    “慢点吃,小心噎到。”他转身就倒了一杯温水。

    宋轻笑感动的接过,这个丈夫太体贴了有木有,简直就是一块宝呀。

    于是,二人就在这秋雨寒凉的深夜,边吃“宵夜”,边看电视。

    电视是宋轻笑随便调的一个频道,是最近很火的一档相亲类节目,简直红透了半边天。

    在看到男嘉宾出来,由于长相不太好看就被熄了几盏灯的时候,宋轻笑鼓着腮帮子开始打抱不平。

    “这些熄灯的人怎么这么肤浅,看见别人长相不好看就pass掉,一个人的终生幸福怎么可能靠颜值来维系呢。”

    傅槿宴优雅的咀嚼完口里的饭,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那笑笑你觉得幸福需要靠什么来维系?”

    宋轻笑很老实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除开长相家世这些,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一颗心,如果发心很强烈的话,再加上两人三观都比较相近,那么幸福的指数会相对高一些。”

    “笑笑,如果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剥除了我所有的外在条件,包括我的财富、地位、长相、家世等,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傅槿宴其实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宋轻笑是什么样的人,他摸得一清二楚,但他突然很想再听听她的回答。

    宋轻笑从电视屏幕上移开视线,认真的看着傅槿宴,在他紧张、期待的眼神中,想了好一会才轻声说道。

    “我从小就很喜欢一首诗,我念给你听听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