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风水轮流转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自然是……”宋轻笑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化身幼稚园小朋友,手上动作起来,“挠你痒痒。”

    傅槿宴被雷劈得外焦里嫩,边抵挡边反攻,“好呀,你这小丫头竟然这么阴险,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最后,宋轻笑被傅槿宴挠得在床上打滚,不停求饶,眼泪都笑出来了,傅槿宴才终于善心大发的放过她。

    入秋之后,淅淅沥沥的下了好几场雨,银杏叶子逐渐发黄,偶尔从树上掉下几片,成了秋季的信物。

    宋轻笑虽然工作相对自由,但她一周仍旧会去公司几次,她怕长时间不去,大家都不认得她了,那得多尴尬呀。

    她想起了一句很有名的诗:同事相见不相识,笑问客户您找谁?

    咦,好恶寒!

    宋轻笑再去公司时,突然发现了一件更让人尴尬的事。

    她竟然被无视了。

    在她叽里呱啦的跟欧珊珊说了好大一堆话之后,她看见欧珊珊双手撑着脑袋,一脸荡漾的样子,怒得拍案而起,“喂,欧珊珊童鞋,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欧珊珊回过神,忙不迭的说道:“有有有,我在听。”

    “可是我这个活生生的大美女站在你面前,你竟然走神!”

    宋轻笑自我标榜了一番,凑近,狐疑的看着她,“姗姗,你这情况,不对劲呀。神思不属,眉眼含春,从实招来,是不是有情况了?”

    万年女王攻的欧珊珊难得的脸红了,她咬着下唇,好一会才鼓起勇气对自己的闺蜜开口。

    “笑笑,我好像恋爱了。”

    宋轻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又惊诧又惊喜,声音都有点走调了,“卧槽,真的?”

    欧珊珊羞涩的点点头,“就凭我们这穿过一条裤子的交情,我骗你干嘛?”

    “哇,恭喜恭喜,万年铁树终于要开花了,不知道对方是何方高人,竟然让我们的高冷女王也动了凡心?”宋轻笑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开始打趣她。

    欧珊珊花痴的说道:“他是个帅哥,很帅很帅的那种。”

    “说了等于没说!”宋轻笑看着双眼呈星星状的欧珊珊也是服气,前段时间还在说她变傻了呢,这不,风水轮流转,这下陷入爱情漩涡智商为负的人轮到她了。

    “女人呀,一谈恋爱立马变傻子,这真是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宋轻笑煞有介事的感慨,说得好像她不傻一样。

    “笑笑,我终于理解你的心情了,怪不得你整天看上去都是一副甜蜜蜜的样子,原来你真的不是要故意秀恩爱撒狗粮,实在是控制不住。我心里的小鹿呀,都快撞得头破血流了,做什么事都集中不了精神,一走神就想到他。”

    欧珊珊极度诚实的表达了自己心里的感受,反正在宋轻笑面前,她几乎没什么秘密。

    宋轻笑轻轻搅动杯里的咖啡,将欧珊珊说的话在心里回味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样呢。

    每天的状态都像是要飞起,在设计时特别有灵感,画出来的东西很容易打动人心。

    爱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艺术的创作吧,与大脑无关,与人思不相干,一种纯然的心灵共振,可以点亮人的灵魂。

    怪不得爱情是人类社会经久不衰的话题。

    宋轻笑想到了什么,轻轻问道:“姗姗,他对你怎么样?好不好?”

    女人做事就是容易走心,她这么理智独立的女人不也慢慢被傅槿宴融化得都不像自己了吗?不过好在傅槿宴对待感情专一,人品靠谱,一家人也都很靠谱,所以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欧珊珊脸上充满了神往之色,用梦幻般的语调陈述道:“他很热情,像一团火似的,跟他在一起,我觉得自己也要沸腾起来似的,激情熊熊燃烧,觉得每天都阳光灿烂。”

    见欧姗姗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宋轻笑放弃了追问的想法。

    也许,姗姗跟自己考量的不一样呢?

    她啜了一口咖啡,咖啡香甜中又带点苦涩的味道在口腔弥漫开来,让人回味悠长。

    这种味道,有点像恋爱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只能上瘾似的一口一口的喝下去。

    “要不改天咱们约个时间见见吧?大家也好彼此认识一下。”欧珊珊突然主动提议。

    宋轻笑想想,点头答应了,帮自己的闺蜜把把关也好,尤其是在这种终生大事上,免得栽大跟头,终生懊悔。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可是很能体会那种当局者的感觉,脑子都成一团浆糊了,哪里还能轻易分辨是非对错?

    不过她也没继续问那人的情况,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两人又继续聊了一会,宋轻笑去办公室转了一圈,和周姐温雅说了会话才离开。

    她出门的时候,天空呈现出一种铅灰色,阴沉沉的,还在下着小雨。

    寒凉袭来,宋轻笑的心突然生出几分惆怅,沉甸甸的,她想起了以前语文老师教的一首词,口中不自觉就念了出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她对李清照在写诗时那种情绪有了几分共鸣,真的是晚来风急,让人很想抓住一个温暖的东西抱在怀里。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宋轻笑眉目沉敛,严肃着一张脸,一路沉默的开回了家,雨刮器在挡风玻璃上一摇一摇的,像一个摇摆不定或者永无归期的梦。

    她到家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傅槿宴还在公司上班,家里冷冷的,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一只摇着尾巴扑腾过来的宠物都没有,清净得叫人心里空落落的。

    听着外面传来的雨声,宋轻笑提不起劲做任何事,不想吃东西,也不想看电视刷微博玩游戏,她现在只想傅槿宴。

    很想很想。

    她干脆脱了鞋子,就那样窝在沙发上等他,脑子里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最后却在沙发上睡着了。

    天黑的时候,傅槿宴带着满身的水汽进了门,一进去,里面是异乎寻常的寂静,他挑挑眉,宋轻笑呢?

    平时她只要在家里,总会弄出几分动静来,今天怎么这么安静?难道她转性子了?

    他走到客厅才发现,宋轻笑窝在沙发的角落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