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绝对不反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见宋轻笑虽然紧张,但并不露怯,不由得有些佩服她骨子里的坚毅,不服输,这样的品质是他特别欣赏的。

    成了重点关注对象,宋轻笑放弃了吃东西的想法,因为她一旦吃起来,难免会露出几分本性,只好忍着饥饿,淡淡的优雅的抿着红酒。

    p,今天绝对瘦三斤!

    “槿宴,你要补偿我。”她突然没头没脑的说道。

    饶是傅槿宴有强大的逻辑,也架不住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

    但傅槿宴是谁呀,怼人能力一流,撩人能力也不差的好吧。

    他挑了挑眉,当即就回道:“没问题,一百零八种姿势任你挑。”

    宋轻笑明白过来后,一下子就红了脸,轻声骂道:“你是故意曲解我的意思的吧?太不要脸了。”

    “多谢夫人赞美,为夫还要在这方面多加努力,才能配得起夫人如此高的评价。”

    傅槿宴凑到宋轻笑耳边轻轻说道。

    宋轻笑vs傅槿宴,输!

    二人这幅样子在外人看来端的是恩爱无比,郎情妾意,于是这次的酒会,桌上的食物神奇般的几乎没人动,因为特么的狗粮都吃够了。

    自此之后,傅氏夫妇走到哪儿恩爱秀到哪儿的事不胫而走,成了本市夫妻恩爱的模范。

    宋轻笑这三个字也久居热搜榜不下。

    酒会结束后,宋轻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拿出零食吃吃吃,去他的身材,去他的脂肪,她此刻统统不管了。

    饿死事大,长胖事小。

    傅槿宴看着宋轻笑嘴里塞满了食物,眼睛睁得大大的,两腮一动一动的,像个偷吃松果的小松鼠,可爱极了。

    他善解人衣,哦不,善解人意的倒了一杯温水给某只小松鼠,魅惑人心的一笑。

    “慢点吃,你礼服的拉链快被你撑得崩开了。”

    宋轻笑一下子被他的话噎得两眼翻白,食物卡在喉咙,费了好大的劲才吞下去。

    她这小脾气哟,当即就忍不住爆发了。

    “卧槽傅槿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信不信我把你嘴给缝上。”

    这点段数,在傅槿宴眼中简直就是小儿科,他眼神暧昧的看着炸毛的小松鼠,吹了个口哨,“你来堵吧,我绝对不反抗,任夫人为所欲为。”

    宋轻笑羞愤的瞪着他,在心里流下两行宽面条泪。

    为嘛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其实是嫁给了一个流氓呢?

    可是,为嘛她在听到这些话时,心中竟然还很期待呢靠!

    她一定是中了这厮的毒。

    媒体行业求的就是一个快速,第二天,已经有人将关于酒会的报纸送到宋轻笑手中了,与之相关的各种头条、微博也纷纷出来了。

    宋轻笑拿着报纸翻了翻,视线最终定格在一个版面上,上面有一张放大版的图,是她正微笑着挽着傅槿宴的胳膊,而傅槿宴眉目含笑的在她耳边说些什么。

    她还记得她当时心里的抓狂,但也要努力保持微笑。

    而傅槿宴的样子却不像作假,那种从眼眸深处透出的深情不是可以装得出来的,单单这一个眼神,足以打动所有女人的心。

    宋轻笑也不例外,她看着这抓拍角度极好的照片,心突然就软成了一滩水,两颊浮上绯红。

    原来在外人面前,他们是这个样子的。

    她和傅槿宴看上去竟然如此甜蜜,如此恩爱,如此相配。

    这是她从来都不曾体验过的视角,跳出她自己的束缚,原来,她真的很幸福。

    她的心痒痒的,手也痒痒的,立刻找来剪子,将报纸上两人的合影,小心翼翼的剪了下来。

    “你在干嘛?”

    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宋轻笑手一抖,差点剪到自己的手。

    她下意识的迅速将东西背在背后,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不自然,“没,没干嘛。你不是在打电话吗,怎么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她的口气略有几分抱怨,刚刚差点血溅当场,这人属猫的吗?走路都不带声音的。

    傅槿宴对她的动作看得分明,挑了挑眉,略有几分兴味的问道:“是你剪东西剪得太入神,连我喊你都没听到。在剪什么呢,笑笑?”

    宋轻笑脸红了红,对于自己的幼稚行为,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

    这种陷入恋爱的小女生才有的举动,不应该出现在她这个已婚妇女身上啊摔!

    她正在纠结时,傅槿宴突然靠近她,小声诱惑道:“笑笑,你怎么脸红了?你是不是很热?”

    “是有点热……卧槽,你还我!”

    宋轻笑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自己手上的东西没了。

    啊啊啊啊啊,这个混蛋竟然使诈。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后退几步的傅槿宴,嗖嗖几下射过去几把眼刀子,叫你抢,叫你使诈。

    傅槿宴笑得那叫一个得意,仗着身高优势,任她扑上来怎么抢,就是不给她。

    宋轻笑累得小脸红扑扑的,额头上都出汗了,只好偃旗息鼓。

    “我来看看,你这么宝贝的东西到底……”等傅槿宴看清楚手上的东西时,最后三个字突然消声了。

    竟然是他和宋轻笑的合照。

    他怎么也没想到,宋轻笑背着他珍而重之剪下来的,竟然是他们出席酒会的合照,心里爱怜的喟叹一声,这个傻丫头。

    宋轻笑见傅槿宴愣愣的看着那张图片,足足好几分钟都没开口说话,思绪不知道飘到哪个地方去了,没好气的上去戳了戳他的胸膛。

    “这下可以给我了吧?”

    傅槿宴回过神,突然将她一把抱住,禁锢在怀里,在她头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对不起,笑笑。”

    宋轻笑很顺从的靠着,疑惑的抬起头看着他,“你无缘无故的跟我说抱歉干嘛?”

    “就是想说,原因嘛,暂时先不告诉你。”傅槿宴看到这张合影时才发现,原来他们除了结婚照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合影,心里有些内疚。

    看见宋轻笑这个举动,他心里又欢喜又爱怜。

    这个笨蛋,真是傻得没边了,老是做些让他感动的事。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她了怎么办?

    “你勾得我心里痒痒的,现在又不说了,我告诉你哦,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宋轻笑在他胸前戳戳戳,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不满。

    傅槿宴将头埋在她颈部,好笑的顺着她的话问道:“那夫人你是想怎样不放过我呢?”

    他的声音闷闷的,却带着明显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