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夫人摇摇头,“你们年轻人玩的那什么农药,我看着都头晕,果真是人老了,不服老不行。”

    “哇,妈,你都听说过王者荣耀吗?你这么潮!”宋轻笑崇拜的看着她,不得不说,作为一个豪门贵族的老名媛,傅夫人还真是特立独行得很。

    该有的礼仪规矩她一样不少,然而年轻人的那些潮流玩意,她甚至比自己知道的还多。

    她追总裁言情剧,刷微博,看段子,甚至连王者荣耀都听过,智能手机玩得比一些年轻人都6,简直是要飞起的节奏。

    宋轻笑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小年轻,简直服气得不要不要的。

    她们之间的交流完全没有代沟,顺畅得很,甚至比和她的母上大人交流都还来劲。

    她是不是该感慨一句:有婆婆如此,夫复何求?

    傅夫人利落的摆摆手,“我也只是刷微博的时候看见的,很好奇,就看了一个视频,没想到把我头晕得不行。”

    宋轻笑神秘兮兮的说道:“妈,我给你推荐一款游戏,保证头不晕,还能消磨时间。”

    “是什么?快给我看看。”傅夫人眼睛一亮,一向矜持优雅的豪门太太此时像个小孩子。

    傅槿宴从厨房出来时,就看见这婆媳俩脑袋挨着脑袋的凑在一起,嘴里还嚷嚷着,“快,这里,点这里。”

    “草莓有三个了,快点,消掉。还有菠萝,菠萝也可以了。”

    “yeah,又破纪录了,笑笑,你推荐的这个什么水果消消乐还真不错,是一款适合我们老年人玩的游戏。”傅夫人颇为满意的笑笑。

    宋轻笑:“……”

    傅夫人,您这样说真的很打击人好伐!

    她也爱玩这游戏,难道她已经向老龄化迈进了吗?

    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

    几人其乐融融的吃完饭,夫妻二人送走傅夫人和傅军安。

    宋轻笑将买的甜食献宝一样拿出来,拈着一个小蛋糕就要喂傅槿宴。

    “辛苦我们的厨师大人了,这是特意为你买的。”

    傅槿宴看见这个,心里一暖,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让人爱了,他顺从的张开嘴将这个吃下。

    随后,在傅槿宴的体贴下,这些饭后甜点几乎全部进了宋轻笑的肚子。

    “撑死我了。”

    宋轻笑丧气满满的躺在沙发上,摸着自己肥肥的小蛮腰,小脸又纠结又甜蜜,这就是传说中的真爱么?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全都给自己爱的人?

    but!谁来拯救一下她的体重?

    傅槿宴似是看穿了她的想法,蹲在她面前,温柔的表白,“放心,你就是胖成猪头我也爱。”

    宋轻笑一个激动,没控制住自己的脚,一下就蹬了过去,内流满面的在心里咆哮。

    p,有这么表白的吗!傅槿宴你确定你不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有个这样的老公,她好忧郁。

    傅槿宴一屁股坐在地下,摸摸自己发疼的肩膀,又好气又好笑。

    “宋轻笑,这是你新学的绝活吗?传说中的佛山无影脚?”

    他觉得,这是他这辈子继初见被宋轻笑泼水之后,最为狼狈的造型。

    遇见宋轻笑,生活真特么奇妙!

    “其实,我是想说,后天我要出席一个剪彩仪式,仪式完毕后的酒会需要傅夫人出席。”

    宋轻笑讪讪的收回刚才不小心“抽筋”的脚,好奇的问道:“妈去吗?”

    傅槿宴觉得头顶飞过一千只乌鸦,留下一地鸟屎,他没好气的戳了戳某人婴儿肥的脸。

    “你能不能长点脑子,傅夫人说的是你,我去参加酒会,带我母亲干嘛?你还有没有一点嫁给我的自觉了?”

    宋轻笑吐吐舌头,又一下子垮下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你这样一说,我现在就觉得好紧张怎么办?”

    傅大爷,求放过哇!

    她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再度丢脸。

    傅槿宴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没事,你可以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检验你学习成果的时候到了。”

    宋轻笑打了个寒颤,为嘛她觉得这厮的笑容中侧漏出了一点邪恶呢?

    好吧,上就上,wh怕wh!

    想起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宋轻笑再度忧桑的摸了摸自己的腰,“可是槿宴,你觉得我这身材还塞进礼服里吗?”

    傅槿宴故作深沉的伸出手,一本正经的在宋轻笑腰上摸了摸,过足了瘾,才慢悠悠的说道:“穿号的应该没问题。”

    “噗!”

    宋轻笑被打击惨了,含泪蹲到角落里画圈圈去了。

    剪彩仪式是一个重大合资项目的开展仪式,傅氏也有投资,所以隆重的邀请了傅槿宴和其他几位重量级别的领头人一起参加。

    仪式现场布置得很隆重,规模也很大,来人多,尤其是媒体行业的,邀请了许多记者参加。

    宋轻笑看着傅槿宴神态自然,举止优雅的完成了剪彩仪式,在一众大肚秃顶的人中显得很出类拔萃,简直是鹤立鸡群。

    她想,这个男人的出现天生就是来打击别人的,璀璨得像一颗钻石,走带哪里都能亮瞎人的双眼。

    仪式结束后,稍作休息,很快就到了酒会时间,傅槿宴挽着难得盛装出席的宋轻笑出现在酒会现场时,记者手中相机闪个不停,几乎要闪瞎人眼。

    这对外貌出众的夫妻一出现,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俨然成了本次酒会的焦点人物,郎才女貌,气场强大,占尽了风头。

    宋轻笑紧张得背都有点冒汗了,她捏捏傅槿宴的胳膊,小声耳语,“槿宴,为什么这些小记者抓住我们拍个不停呢?怎么都不去拍别人,搞得我怪紧张的。”

    傅槿宴温柔的看着她,嘴角露出一个宠溺味十足的笑,“那自然是因为我家笑笑美丽又可爱了。”

    宋轻笑:“……”

    这人又开始无节操的撩人了,她的一颗少女心哟!

    还有,什么时候他的甜言蜜语说得这么溜了?

    自从跟傅槿宴生活以来,除了婚礼,这还是宋轻笑第一次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还没习惯这样的生活。

    之前的宋家虽然也小有名头,但一般出席这样的场合,都是宋清蓝占尽风头,她就是那只没人关注的丑小鸭。

    虽然别扭得很,但她仍旧完美的维持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将傅清雅教她的东西都用了出来。

    没得商量,妥妥的好学生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