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宫越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想了想才说道:“应该是没见几面时吧,就莫名其妙的被她吸引了。你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一个有老公的人,而她老公偏偏还是我朋友,偏偏我还完全没法克制自己。跟平时的逢场作戏不同,我清楚的知道,这次,我是真的动心了。”

    欧珊珊认同的点点头,对呀,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宋轻笑这是招谁惹谁了?莫名其妙就被别人惦记着了,啧啧。

    不过这番话她没敢说出来,她怕被欧宫越吊起来打。

    这个堂哥,装得可真像,非得要逼到墙角才肯说,要不是她多次观察,发现事情不对劲,今天也不会这样有备而来了!

    “我就说呢,你还记得那次,我和轻笑在酒吧喝醉了的事吗?你当时抱她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她是个有家室的人呀,你怎么样都应该注意一下吧。”欧珊珊当时喝得也有几分醉意,事后想起来才察觉到不正常,不过她一直压着没问,而是默默的观察着二人。

    宋轻笑这个二货看起来还好,整天欢脱得像是一无所知的样子,不过她这个哥哥嘛,可就有点不对劲了,对一个下属,是不是太过殷勤了?

    欧宫越苦笑一声,“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你知道,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总是会不自觉的想亲近,那时候看到她连站都站不稳了,我没有经过任何大脑的思考,就把她抱起来了。那一刻,我好像忘了她是别人的女人,我只是很开心,舍不得松手。”

    欧珊珊同情的看着他,陷入爱情中的人简直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就像今天看见宋轻笑傻笑一样,他们都提到一个词:无法控制。

    果真无法控制么?

    “哎,你那时候肯定不知道他们只是契约关系吧?”

    这剧情在外人看来,太特么扑朔迷离了,以为这是在演电视剧写小说呢?

    “对,所以我一直很克制自己,怕让轻笑察觉到,而给她带来不好的影响。”

    欧宫越自嘲一笑,“同时,我又有点愧疚,傅槿宴毕竟是我的朋友。”

    欧珊珊竖起了大拇指,“哥,你做得可真好,轻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对她的感情。”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这是在表扬我,还是在讽刺我呢?”欧宫越愤然的点了点她的脑门。

    “当然是在讽刺啦,这么明显你都看不出来吗?”欧珊珊不满的捂着自己额头,很不客气的说道。

    欧宫越:“……”

    他可以打死这个乌鸦嘴吗?

    “嘿嘿,不过现在呀,你有机会了,他们只是契约关系。”欧珊珊不怕事的怂恿他,“趁轻笑刚刚陷入热恋中,我觉得你还有一小半的机会,抓住机会往上冲啊。”

    欧宫越有点怀疑的看着她,“你对这事这么积极,有什么目的?”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欧珊珊想也没想,张嘴就来。

    这逻辑太强大了,他竟然无言以对。

    “可是……”做事一向果决的欧总裁难得的犹豫了。

    反倒是欧珊珊,双手叉腰,颇有气魄的说道:“有什么好可是的,再犹豫下去,小心你一辈子打光棍,堂堂欧家少爷,做事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她此时的样子看上去就像在对自己的小弟训话一样,女汉子,哦不,女王气质暴露无遗。

    欧宫越被她堂妹凶了一顿,也不恼,反而脸有点发红,他不好意思的苦笑,“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追,似乎常规的方法对宋轻笑来说没用。”

    “噗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欧珊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大笑。

    要是有人进来看到这副场面,指不定以为他们的欧大导演受刺激,疯了!

    “你给我矜持点,欧珊珊,这么多年的礼仪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欧宫越脸色转黑,斥道,这才找回几分场子。

    “那你给说说,你都怎么追轻笑来着?我也好帮你参考参考嘛。”欧珊珊收敛了些,继续刨根问底,他这个在情场上一向所向披靡的堂哥竟然遭受了滑铁卢之战。

    宋轻笑,你真是好样的!

    “给她送巧克力和零食,不过都被傅槿宴抢去吃了。请宋轻笑去情侣餐厅吃饭,给她弹钢琴,不过她貌似没听懂的样子。”欧宫越细数自己失败的事迹,简直流了一把辛酸泪呀。

    都怪他以前作孽太多,伤了太多女孩子的心,所以上天才会派宋轻笑来惩罚他是吧?

    欧珊珊伸出右手大拇指点了个赞,“其实你这些方法都没错,但错的是用错了人,轻笑这性子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这么多年没见了,但以前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大体上也不会这么轻易改变。”

    欧珊珊俨然化身军师一枚,给他分析着,欧宫越也很认真的听,这可关系到他下半辈子的幸福。

    “轻笑这个人呢,别看平时挺机灵的,在设计上很有天分,但是她在对待感情上,迟钝得简直令人发指,你这些方式,如果敏感的人就能接收到你的信号。”

    “but!宋轻笑不行。来,你凑过来,我给你传授秘诀。”欧珊珊索性开始出谋划策了。

    在家画设计稿的宋轻笑冷不丁觉得背后一阵发凉,然后连打三个喷嚏。

    她揉了揉酸涩的鼻子,疑惑的自言自语,“奇怪,我的感冒已经好了呀?家里明明也不冷,怎么会打喷嚏呢?还有,耳根发热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傅槿宴在想她?

    宋轻笑白皙的小脸一红,又忍不住露出一个甜得发腻的笑。

    这边,二人嘀嘀咕咕的说了好一会,欧珊珊才满含笑意的看着欧宫越。

    “哥,看在我这么辛苦帮你的份上,有没有什么奖励呀?”

    欧宫越挑了挑眉,好笑的看着终于露出狐狸尾巴的欧珊珊,“你想要什么?”

    欧珊珊笑容满面的夸他,“真上道,不愧是我哥,是这样的,我最近看上了一款lv刚出的新款包包……”

    “拿去刷吧,刷完还我。”欧宫越了然,很大方的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金色信用卡递给她。

    “哇,bg。”欧珊珊一点都不客气的收下卡,还调皮的眨了眨眼,“女人最喜欢听的就是这句话哦:拿去,随便刷,真特么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