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你给我说这些干嘛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姗姗,我也不想笑的,”宋轻笑无奈的看着处于暴走边缘的欧珊珊,扯了扯自己的脸,想努力用物理手段来让它正常点,“但我也控制不住啊亲爱的,喏,你看。”

    她又调皮的揉了揉脸。

    扎心了,老宋!

    欧珊珊被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捂着受桑的胸口,做了一个深呼吸,才压下心里那座活火山,只是神情突然有点低落。

    “看你这甜蜜的样子,我都想去谈一场恋爱了,一个人有时候真的是很寂寞呢。”

    宋轻笑就见不得一向霸气自信的欧女王露出这副模样,顿时神色一肃,“安啦,姗姗,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你现在就安心的等着吧,你要是觉得寂寞了,我去陪你呀。”

    “陪睡吗?你确定你家那位不会吃醋?”欧珊珊不相信的看着她,傅槿宴吃起醋来的样子,她可是亲眼目睹过的,她到现在都忘不了那厮直接来她家将宋轻笑扛走时的情景。

    冷清的面孔,干脆利索的动作,太特么令人震撼了。

    “呃…可能会有点,但我会努力安抚的啦。怎么能有了老公就忘了闺蜜呢,那样会被雷劈的。”宋轻笑觉得她的担心太多余,吃醋嘛,妥妥的小事一桩,她到时候跟傅槿宴撒撒娇,顺顺毛,不就搞定了么。

    然而,不得不说,宋轻笑的想法有时候真的是太过乐观了,说白了,就是没脑子、傻!

    撒娇?顺毛?

    这些跟欧女王几十年不沾边的词突然出现在宋轻笑口中,她顿时来了兴趣,想了解一下以柔克刚是不是真的很管用。

    她摇身一变,化身八卦协会的会员,嘴角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笑笑,我先来取取经,你是怎么安抚你家那位的?怎么个撒娇法?”

    宋轻笑:“……”

    欧女王,这副贼眉鼠眼的造型不适合你啊摔!

    “就是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

    还不就是亲亲抱抱么,这些有什么好拿出来说的,多去看看言情剧不就会了吗。

    “切,说了等于没说。”欧珊珊不满她的敷衍。

    宋轻笑真不好意思说,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呢,只能将菜往她面前推了推,“好了好了,好奇心害死猫,吃饭吧,这是你最爱的菜,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欧珊珊见她这么上道,颇为满意,也不追问了。

    她向自己喜欢的菜伸出魔爪,顺便感慨了一句,“虽然我孤身一人,但姐胖若两人呀。”

    “噗!咳咳。”宋轻笑刚喝一口水,就被她的强大的话震惊得喷了。

    卧槽,大姐,你170厘米的身高,90斤的体重,也真好意思说自己胖若两人?

    这分明就是裸的报复!

    下午,宋轻笑没去公司,她最近任务有点重,除了田清益给她布置的任务,公司因为最近在扩大业务范围,设计稿不少。

    欧珊珊去总裁办公室的时候,看见欧宫越神情严肃的坐在沙发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漂亮大气的茶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想什么?回魂了,哥。”

    私下里,她都是这么叫欧宫越的,欧总欧总的喊起来别扭得很,好像在喊自己一样,谁叫他们都姓欧呢。

    欧宫越抬头看着她,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姗姗,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欧珊珊娇蛮的说道。

    “行行行,我错了,我向欧大小姐道歉。”欧宫越无奈的双手合十,做低眉顺眼状。

    欧珊珊这才傲娇的哼了一声,又忍不住捂嘴笑了,觉得自己的行为幼稚好笑。

    “哥,我其实是想来问问你,轻笑她是不是申请工作时间自由化了?我最近在办公室经常看不到她人。”

    刚刚吃饭的时候,宋轻笑没给她说,她被塞了满嘴狗粮,也没想起来问这事。

    提起这个,欧宫越就有些无奈,他点点头,“是啊,宋轻笑能力强,职业素养好,能超前完成任务,还能自律,我没理由不答应。”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傅槿宴为这事特意请他去吃饭的情况,他还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朋友之间的饭局,没想到还是一场“鸿门宴”。

    但在傅槿宴清楚陈述了条理之后,他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来,只得掩饰住心里的酸楚,表面淡定的答应了。

    不答应,那才是心里有鬼。

    “哦,就说呢。”欧珊珊妩媚的眼睛眯了眯,突然很有深意的转移了话题,“今天中午我和轻笑吃饭的时候,那小丫头一副陷入热恋中的样子,啧啧,看起来真是甜蜜得很呢。”

    见欧宫越的神情一变,她满意的笑了笑,她的直觉果然没错。

    于是,她再接再厉的说道:“其实呢,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她和傅槿宴是名义上的契约关系,后来有次她说漏嘴了,我才使出十八般武艺逼问出来的。”

    “契约关系?”欧宫越突然抬头看着她,好像有点不明所以。

    “对呀,宋轻笑不小心砸坏了傅槿宴的车,被逼卖身打工还债,就酱紫了。”欧珊珊也觉得事情很不可思议,巧合得看起来像傅槿宴一手安排的,可是他又怎么知道宋轻笑会向楼下砸手机呢,莫非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意?

    欧宫越心里一喜,这样说来,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但是……

    他佯装镇定的咳嗽一声,掩饰自己那才那瞬间的不正常,“姗姗,你给我说这些干嘛?”

    欧珊珊觉得好笑,这个堂哥,平时看起来一副风流纨绔的模样,没想到心里这么闷骚,都明摆着的事情了,还非要她来拆穿他么。

    “哦,我没事说着玩的。”欧珊珊突然想要逗逗他这个堂哥。

    看你还坐不坐得住!

    果然,欧宫越立马瞪了她一眼,平时在外人面前的优雅形象尽毁,没好气的说道:“说吧,你想知道什么!你这个小机灵鬼。”

    “嘿嘿,我就是想要确认一下,那个,哥啊,你是不是对轻笑有意思?”欧珊珊也不恼,而是露出了自己八卦的特质。

    好吧,还是被人看出来了,欧宫越无奈的点点头,相当爽快的承认了。

    “哇,果然是真的,没想到我的直觉这么准。”欧珊珊惊奇的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有做狗仔的潜力,鼻子够灵!

    “哥,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轻笑的,可以给我说说吗?”她兴致勃勃的打听,神情兴奋得像拆礼物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