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办公室二三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于是他将小秘书拉到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你刚刚看到了什么,你给我说说。”

    “总裁夫人在里面。”小秘书毕竟还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脸皮还很薄,说到这件事自然有几分不好意思,于是就隐晦的提点了陈盛几句。

    陈盛的脑子转得很快,一下子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他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略带感激的说道:“真的很感谢你,我要是就这么冲进去的话,总裁会杀了我的。你还好,你是个小女生,总裁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但我就不一定了。”

    他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胸口,还好有个前锋探路,不然他估计真的要被发配到荒无人烟的非洲去了。

    两人在外面嘀嘀咕咕的说着,办公室里面,宋轻笑没好气的一把推开傅槿宴。

    “都是你,这下被人看见了,我一会怎么见人!”

    傅槿宴拉过她的手,在唇边亲了一下,安抚这只炸毛的小狮子,“不用担心,笑笑,他们不会乱说的。”

    傅槿宴并不知道,他和夫人的办公室二三事很快便被某些好事者传了出去,不过十分钟,整个集团的人都知道了,大家很自觉的避开傅槿宴,私下里交流得热火朝天。

    满足了他们工作之余的精神生活呀。

    宋轻笑脸红红的,贝齿咬着下唇,眼中似有水波荡漾。

    “可是我感冒了,要是传染给你了怎么办?”

    傅槿宴好笑的捏捏她的鼻子,“夫人感冒,为夫哪敢一个人独好。”

    “这里不会再有人来了。”

    他嘶哑着声音说完这句话,在宋轻笑一头雾水的眼神中,再度将人霸道的揽进怀里,狠狠的欺负着。

    这天下午,傅槿宴亲了个心满意足,虽不解饿,但也算解渴。

    宋轻笑则全程都是轻飘飘的,浑身又软又热,连瞪人的眼神看起来都是软软的。

    不可否认,她心里却是欢喜、幸福的。

    爱情的滋味,原来可以这么美好,两人耳鬓厮磨,便盼望着能一生一世。

    她想,她是彻底沦陷了。

    “槿宴,怎么办?我好像出不来了。”她将头抵在他额头,闭着眼睛轻轻说道,语气中有无奈,有欣喜,也有心甘情愿。

    傅槿宴爱怜的拥着她,眼中的深情似乎要将人溺毙。

    “呵呵,傻瓜,上天不允许我一个人出不来,所以就将你拉下来陪我,看遍这人世的风景。”

    “槿宴,我……”

    最后两个字,她没有说出来,但傅槿宴明白她的心。

    两人在办公室又腻歪了好久,到下班的时候,宋轻笑摸摸自己有点肿的嘴唇,还是不肯走。

    傅槿宴知道她害羞,无奈的随她了。

    等估摸着大家都下班回家了,宋轻笑才将口罩戴得严严实实的,做贼似的探出个脑袋,左看看,右看看。

    她为了掩饰自己嘴上的异样,也是豁出去了,转头恶狠狠的瞪了始作俑者一眼:你这个可恶的混蛋,一点都不知道节制!

    晚上回家,傅槿宴贴心的做了药膳,希望宋轻笑能赶快好起来。

    宋轻笑闻着汤的味道,后退几步,闭上嘴死活不肯喝。

    “这味道太怪了,我不想喝,槿宴。”

    她耍无赖、撒娇,百般武艺都试出来了,然而傅槿宴还是坚定不移的维持自己的想法。

    他在宋轻笑面前经常没原则,但一旦关系到她的身体,那说什么都没用。

    见宋轻笑皱着脑袋十分抗拒的样子,他干脆自己大大的喝了一口,然后在她惊恐的眼神中,将人固定住,以口渡了过去。

    一碗药膳,就在这狗血的方式中,被傅槿宴喂完了。

    宋轻笑只能在一旁跺脚,“简直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就知道用武力取胜!”

    傅槿宴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话,“宋轻笑,你还是太天真了,你要是武力值足够强,也可以这样对我呀。”

    卧槽,这货也太不要脸了,竟然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无话可说。

    尼玛这强大的逻辑。

    宋轻笑捂着胸口,吐血三升,很光荣的卒了!

    这几天,宋轻笑都处于一种轻飘飘的状态中,时常诡异的露出花痴般的笑,却不是因为感冒头重脚轻,而是她和傅槿宴那一番欲语还休的表白。

    少女心已经炸裂了。

    她这种连眼神都冒着粉红气泡的样子,自然逃不过欧珊珊那24k纯金的双眼。

    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欧珊珊拿还没拆封的筷子,没好气的在宋轻笑脑袋上敲了敲。

    “我说,宋轻笑,你可以不可以不要神游天外?当你姐我是死的吗!”

    宋轻笑摸摸脑袋,回过神来,一个劲的朝她傻笑。

    欧珊珊捂着脑门呻吟一声,“hygd,你这样子,简直了,花痴得我都受不了了,啧啧,你这是陷入热恋中了吗?”

    “嘿嘿,我也不知道。”

    宋轻笑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情况,陷入热恋中吗?好像不是的,她当初和霍子桦在一起时,只是拉拉小手,偶尔抱抱,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状况。

    但不是的话,那这几天她只要一想起那个场景,就心跳加速,像要跳出胸腔似的,脸颊发热,这又是怎么回事?

    “宋轻笑,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你完了,没救了,典型的陷入热恋的样子,不可自拔,无可救药。”欧珊珊优雅且缓慢的翻了个白眼,这些恋爱中的人呀,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酸臭味。

    只有她这个单身狗,散发着一股遗世而独立的清香。

    “可是,你能不能给咱女性同胞争气点,不要露出笑容k?我看了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欧珊珊被她身上冒出来的粉红泡泡刺激得差点暴走,难得的有几分抓狂。

    这丫的,能不能争气点,虽然她承认,傅槿宴是长得帅又有钱,家世好人品好,对她也很不错,但看见宋轻笑沦陷得这么快,她就连连哀叹,女人呀女人,陷入爱情中的速度简直快得没边了。

    说不定一顿饭、一个吻或者几句甜言蜜语就被搞定了,真是傻得可以。

    而且一旦陷进去,智商直接为负,兜头泼冷水都不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