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死心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一翘屁股,傅槿宴就看到她的狐狸尾巴了,见她这副弯弯绕绕的样子,有几分好笑。

    他很想告诉她:这路子不适合你这种一根筋的人。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跟她兜弯子。

    “女士需不需要被尊重,取决于她们自己值不值得被尊重。”傅槿宴很有深意的看着她,“就像一个绅士不可能尊重全天下的所有女士一样,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什么样的位。”

    宋轻笑的思维被他带着跑偏了,颇为赞同的点点头,但没一会,她的那份不甘心又跳了出来,让她迅速坚定了自己的立场。

    “可是我觉得你这样太过冷酷绝情,传了出去对你的影响不好,形象会大打折扣的。”她没敢说傅槿宴对待邱嘉茗的态度太恶劣了,而是从侧面敲击。

    她的那点小心思怎么可能瞒得过傅槿宴这只老狐狸呢,他顺着宋轻笑的话接道:“能跟傅氏集团内合作的,都是建立在很深的利益关系上,如果就因为我拒绝了一个女人的追求,就让我的形象一落千丈,那用这种方式维持来的所谓的形象不要也罢,我还真的无所谓了。”

    “而且,我现在的对外形象是一个已婚男人,如果对待爱慕自己的人态度不清晰,界限不分明,暧昧的游离其中,那样才会让外界抓住把柄,说我不忠诚。一个对自己婚姻都不忠诚的男人,试问傅太太,谁还愿意跟我合作?”

    宋轻笑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卧槽,这厮不愧是总裁,嘴皮子也太厉害了。

    她竟有点无言以对。

    站在他的角度这样说,其实也无可厚非。

    但她就是忍不住想唠叨唠叨傅槿宴的态度,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这么做。

    “可是我……”

    傅槿宴看她还不死心,一下出声打断,“宋轻笑,你这么关心我对别人的态度,是不是你心里在担心,有一天我也会这样对待你,将你无情拒绝、抛弃?所以你才要来极力劝说我?”

    他的话像是有千斤重,宋轻笑心神大震,她不停的问自己,是这样吗?是这样的吗?

    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是的!

    她真的有这种恐惧、担心,她从小到大被人丢怕了,如果再来一次,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崩溃。

    宋轻笑苦笑一声,眉头皱得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哎,有个太厉害的老公也不是好事,在你面前,我就像个透明人似的,简直无所遁形。”

    傅槿宴了然的将她搂在怀中,摸摸她的脑袋,疼惜的说道:“真是个傻姑娘!”

    那语气,甜得能腻死人。

    静静的抱了一会,傅槿宴突然说道:“笑笑,你申请工作自由化吧,以后我们天天都能这样,多好是不是?”

    宋轻笑抬起脑袋,懵懵懂懂的的看着他,“工作自由化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自觉完成自己的任务,公司有需要你的时候就去公司,没事的时候就自己安排好工作,我觉得这样更适合你,对你的创作也更有利。”傅槿宴耐心的解释。

    “打造好属于自己的个人品牌,个人就是一个移动的小型公司,走到哪里办公到哪里,会实现财务相对自由,时间相对自由,比整天枯燥的待在办公室有趣多了。”

    宋轻笑眼睛一亮,“这个方式好像挺不错的,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给公司造成损失?”

    “不会的,你如果是一个自律的人,那么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自己的案子,保质保量,同时还有足够自由的时间来打造提升自己,于公司和你而言,是双赢的局面,当然前提是这个公司的理念比较先进,这个人不需要别人的束缚也能很好的自律。”

    “好像欧氏和我都符合这条件,我也打听过,公司有好多时间自由的设计师,我很少见他们来。”宋轻笑被他说得有点心动,因为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去公司很大程度上是学习提升自己。

    如果时间自由了,她需要学习的话就去公司就好了,平时在家画画稿子,出门找找灵感。

    “可是欧总那边……”她还是有点迟疑。

    傅槿宴知道她的顾虑,笑了笑,“欧宫越那边我去给他说。”

    其实他是有私心的,除了他告诉宋轻笑的那些,她不常去欧氏,那欧宫越见她面的机会就不多了。

    不然,依着这个笨蛋的性子,只怕被人卖了都还帮人数钱呢。

    “好,听老公大人的。”宋轻笑一举三得,操着一口浓重的鼻音,就开心的说道。

    傅槿宴被她这声老公大人叫得心都酥了,眼中划过一抹幽深,低下头,凑在她耳边暧昧的说道:“那你该怎样报答我呢?”

    “做…”宋轻笑嘴里的“饭”字还没吐出来,就被他一下子堵了回去。

    “呜呜呜……我…感…冒…”

    她脸颊一红,在他怀里不停挣扎,感冒是一个原因,还有,这是在他的办公室呀,大白天的就做这么羞羞的事,也不怕被他的下属看见了。

    傅槿宴伸出手将她的小脑袋固定住,在她嫣红的唇上辗转发侧,狠狠的欺负着,昨晚他就想这么做了。

    办公室的氛围一时暧昧得让人脸红心跳。

    “傅…”

    门突然被推开,年轻的小秘书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亲得难舍难分的两人,一下子尴尬得没边了,到嘴的话也没说出来。

    二人世界被打扰,傅槿宴回过头狠狠的盯着她。

    秘书连忙抱着文件后退几步,嘴里不停的说道:“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她转身就跑,走之前还不忘将门关好。

    妈呀,总裁和总裁夫人也太恩爱了吧,都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哎,让他们这些没脱贫没脱脂没脱单的三无人员怎么活!

    小秘书咋咋呼呼的跑出去,没几步,就看到陈盛陈助理过来了,连忙好心的拉住了他。

    “陈助理,你这是要去找总裁吗?”

    陈盛点点头,“刚好有一份文件需要总裁签字。”

    “为了你的生命着想,现在千万别去。”小秘书神秘兮兮的看着他,脸上却写着:来问我吧问我吧。

    陈盛见她这模样,好奇心也上来了,同为八卦协会的会员,他们经常互通有无,能迅速掌握公司里最新的消息,连某某某老婆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