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关于绅士风度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他站在楼下淋了很久的雨,才慢慢上去,他不想面对空荡荡的房间,他不想回到没有宋轻笑在的家。

    然而,当打开主卧的门,看到床上鼓起的那一坨时,傅槿宴彻底松了一口气,她还好好的,真好!但随即,又有另外一股气冒了出来。

    这个女人竟然不想接他电话,关了机在家睡大觉,他却在深夜冒着大雨一阵好找。

    宋轻笑翘起嘴角,无辜的看着他,“我从来没有关过机呀。”

    她这个人并没有关机的习惯。

    她眼神一凝,突然想到了什么,摸出手机一看,随便按了按,顿时就控制不住彪脏话了。

    “卧槽,竟然没电自动关机了。”

    她把手机在傅槿宴面前晃晃,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槿宴,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今晚我一直都没心情看手机,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没电的。我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了……”

    傅槿宴最后那口闷气也一瞬间吐出去了,他脱下湿透的衣服,疲惫的摆摆手,“你早点休息吧,我去泡个澡,不用等我。”

    他从来没有这么累过,这么耗过心神,即使以前通宵加班也不会这样。

    爱情果然是把双刃剑,一个不小心,就伤自己伤他人。

    他擦着湿润的头发出来的时候,宋轻笑果然听话的睡了过去。

    他动作轻柔的上床,将这个睡得像猪一样的女人搂进怀里,在她额头印上一个吻,嘴角这才露出了今天晚上的第一个笑容。

    天知道,他从来没有那么后悔自己的事,竟然把他爱的女人独自一个人留在餐厅。

    如果今晚宋轻笑出了点什么事,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第二天,傅槿宴很早就上班去了,宋轻笑醒来后,头晕沉沉的,还一直打喷嚏。

    她估摸着自己这是昨晚受了凉,感冒了,但是想到傅槿宴浑身湿透了还能照常上班,而她不过是吹了点凉风,竟然就感冒了,就有点无语。

    “老天爷,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吧?”

    她愤愤不平的抱怨了几句,打电话请了个假,吃了点药,又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睡觉才是恢复体力的好办法。

    中午,她是被饿醒的,自己去厨房弄了点东西吃,精神恢复了很多,她嫌一个人在家待着无聊,就去了傅氏。

    傅槿宴正在办公室看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看见进来的人是宋轻笑,一下子惊喜的站了起来,大长腿几步就迈了过去。

    “笑笑,你怎么想起过来了?”

    宋轻笑任由自己被他拉着手,瓮声瓮气的说道:“在家没事干,就来看看你,你昨晚淋雨了,身体还好吗?”

    “你感冒了吗?”傅槿宴听出了不对劲,宋轻笑说话鼻音这么重,还在上班时间跑过来,明显就是感冒请假了。

    他心中涌起一股暖流,这个笨蛋,明明自己感冒了,还专门过来关心他。

    “嗯,昨晚受了点凉。”

    傅槿宴听到是因为昨晚的事,心里的内疚一阵一阵涌上来,心疼的握着她的手,又摸了摸她的额头,“傻丫头,是我不好,不该把你一个人丢下的,你吃药没?不舒服我陪你去医院吧?”

    宋轻笑见他的态度跟昨晚判若两人,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说实话,昨晚傅槿宴这么狼狈的样子,还是因为找她造成的,她真的有些过意不去,还有些心疼。

    这个平时风光无限的男人,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她摇摇头,“我没事,槿宴,特意过来看看你,你昨晚淋了雨,怕你感冒。”

    “你瞧我像是生病的样子吗?倒是你呀,得加强锻炼了。”傅槿宴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冷不防被他一捏,宋轻笑鼻子立马发痒,她迅速将他的手拿开,一个喷嚏就打了出来,还不好意思的拿出纸巾擤了擤。

    她暗自庆幸,还好这里没外人,不然这副狼狈样被他们看见了,总裁夫人的形象就毁了。

    “你去忙吧,槿宴,不用管我,我在这里坐着等你。”她将人往办公桌前推了推,一副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人妻模样。

    傅槿宴想到自己确实还有事,就继续坐回椅子上工作了。

    宋轻笑好奇的在这个宽大的办公室转了一圈,东摸摸西摸摸,像个孩子一样,对什么都新鲜得很。

    没办法,这里她总共就来过几次,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转一圈就走了,她还没仔细看过傅槿宴办公的地方呢。

    这个掌控着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之人的办公场所。

    傅槿宴从文件中抬起头,见她新奇的样子,好笑的摇摇头,他就是喜欢她这副天真的心性。

    宋轻笑转了一会就觉得无聊了,开始拿起手机坐在沙发上刷剧,即使感冒中,也不能阻止她伟大的事业。

    她边看嘴角边露出诡异莫名的笑容,小声的自言自语,“这个女猪脚,别人都快把你老公挖走了,你还在那里傻傻的不行动。”

    她完全没想起,自己也是这种情况,也许,在潜意识里,她压根没把自己当成傅槿宴的终生伴侣,还停留在契约的束缚上。

    宋轻笑看到电视剧里的男主角对待女二号那无情的样子时,很自动的把傅槿宴和邱嘉茗带入了其中。

    她觉得心里有东西堵着,不吐不快,抬起头,刚好看见傅槿宴起身准备接水,她嗖的一下就蹿了过去,殷勤的接过他手中的杯子,面带笑容的说道:“我来吧,槿宴,你坐着就好。”

    傅槿宴狐疑的看着她,这丫头,不追剧跑来给他倒水,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却还是顺从的将杯子递给了她,很有耐心的静等她的下文。

    这女人一向是个憋不住话的,她心里打着什么小算盘,一会就见分晓了。

    果然,宋轻笑将接了温水的杯子放到宽大的实木办公桌上,很主动的拉过凳子,坐在他旁边。

    她看今天傅槿宴对她的态度比昨天好了不知道多少,心里又打起了小九九,期期艾艾的看着他,都到嘴边的话顿了顿,绕了个弯子。

    “槿宴,你是怎么看待绅士风度的?”

    “我觉得我对女士一向比较有绅士风度。”

    what?

    宋轻笑一脸懵逼,这么裸的表扬自己真的好吗?

    她问的是怎么看,怎么看!

    “k,我们换一个话题,你觉得女士需不需要被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