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就这样走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气痛了,他怕再说下去情绪会更失控。

    他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这种感觉,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谁能想到,在外人面前一向淡定优雅的傅槿宴会被气成这个样子。

    他说完,抓起自己的手机和衣服就走。

    留下宋轻笑一个人目瞪口呆的坐在位置上,好久没回过神。

    wt!

    这男人就这样走了?在吼了她一通后,就把她一个人扔这里了?

    说好的约会呢?说好的吃美食呢?

    卧槽,这一定是她的幻觉!

    她被这一连串的变故弄得蒙圈了,完全无法接受事实,开始闭上眼睛,在嘴里默念:“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宋轻笑再睁开时,吓了一跳,有些惊魂未定的拍拍自己的胸口,因为她面前果真多了一个人,正仔细看着她。

    “小姐,您没事吧?”一位男服务员开口问道。

    宋轻笑勉强扯了扯嘴角,“没事。”

    才怪!

    “这是菜单,您还点菜吗?”服务员有些犹豫的递上菜单,他刚刚好像看见她对面的男士面色阴沉的走了。

    这对小情侣吵架闹分手了?

    “不用点了,抱歉。”宋轻笑无力的摆摆手,被人抛弃,简直是有苦难言。

    服务员顿时面露同情的看着她,果真是被人甩了么?

    这位小姐看上去挺不错的呀,这么娇小可爱的美女竟然都有人舍得辣手摧花,简直是太不懂珍惜了。

    服务员正义心被激起,略带几分同情的看着宋轻笑,“姑娘,你不要伤心,他错过了你,是他眼瞎,会有更好的出现的。现在找对象呀,真的不能看长相和物质,那太肤浅了,一个人的内心美好才是真的美好。”

    宋轻笑:“……”

    这位小哥,敢情你还兼职居委会大妈?你这话里是几个意思?

    还有,她看起来有这么惨吗?需要被人这样安慰?

    “谢谢你的关心,我下次再来吃饭。”宋轻笑点点头,拿起自己的随身物品,也起身离开了。

    她现在没有任何胃口吃东西,看这家餐厅这么火爆,她还是不要占着茅坑不拉屎了,浪费资源。

    走到门口,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深秋的寒凉袭来,宋轻笑穿得有点单薄,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纠结了好久,刚被傅槿宴扔下,这么快就回去了,会不会显得自己太没原则,太没骨气了?

    她都能想象出,傅槿宴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睥睨又嘲讽的看着她,悠悠的说道:“回来了?”

    雨越下越大,寒气一阵阵袭来,她甩甩脑袋,将这些莫名其妙的画面甩出去,紧了紧上衣,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回家了。

    骨气什么的都见鬼去吧,她很累,她需要休息,还是暖和的被窝比较重要!

    宋轻笑打开门时,客厅一片漆黑,家里安静得针落可闻,她蹬蹬蹬几步走上楼,脚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很突兀,她就像是一个外来的闯入者。

    主卧,没人。

    客房,没人。

    书房,仍旧没人!

    宋轻笑将别墅挨着找了个遍,甚至连厕所都没放过,别说傅槿宴了,一个鬼影子都没找到。

    她有点颓废的蹲在地上,苦笑一声,看来,傅槿宴这次被她气得不轻呢,连家都不回了。

    她宁愿被他嘲讽一通。

    “哎,看来今晚要独守空房了。”

    她疲惫的摇摇头,径自洗漱去了。

    半夜,她被一阵响动惊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房间一片漆黑,她看见床边有一个阴森森的人影,正安静的站在那里。

    “啊!”宋轻笑的瞌睡顿时没影了,被吓得大声尖叫,抱着被子连忙往后面缩去。

    那个影子似乎也被她的女高音吓了一跳,他向前走了一步,鞋子踩在地上的声音格外用力,像是有天大的怨气似的。

    “你、你是谁?别、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她一只手胡乱的在床上摸索着手机,极力掩饰自己的恐惧,故作色厉内荏的喝道。

    她想报警,但手机在哪里?

    怎么办?怎么办?

    安保系统这么完善的别墅区竟然会有小偷进来,他是不是偷盗不成想劫色?

    不要啊,想到那个场面,宋轻笑就控制不住的打哆嗦,她一定承受不住的。

    她小脸一片惨白,在心中大声叫着傅槿宴的名字,槿宴,你在哪里?救救我,你个混蛋快回来呀,她好怕呜呜呜。

    那个影子不说话,又往前走了一步,宋轻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突然,眼前出现一片白光,宋轻笑被刺激得眉头一皱。

    咦,小偷不是都怕被别人看见自己长什么样的吗?他怎么会开灯?

    她有点疑惑,但还是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然后,就愣住了。

    傅槿宴浑身湿哒哒的站在床边,头发有几缕粘在了额角,还顺着脸颊正往下滴水。

    他脸色有点发白,眼睛下方是一片青黑,下巴都长出一点青色的胡茬了,整个人像是刚从河里被人打捞起来似的,狼狈至极。

    宋轻笑悬着的心顿时落回了胸腔,她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个绝情的将她扔在餐厅的男人。

    “你怎么了?”

    不问还好,一问这个,傅槿宴苍白的脸顿时多了几分黑气。

    傅槿宴将湿透的外套脱下,有几分后怕,“我怎么了?宋轻笑,我在外面找了你整整一夜,你竟然在家睡觉!”

    宋轻笑听到这话,顿时委屈起来,“明明是你把我扔在餐厅不管的。”

    “那我也没叫你关机呀。”傅槿宴看着她的小脸皱成一团,心里堵着的气奇迹般的慢慢消了,真好,她在就好。

    她不知道,当他平静下来,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妥,回去没找到她,打她电话却关机时,急疯了,心里后悔得不行。

    这么晚了,她一个女人会去哪里呢?

    手机也不开,她会不会遇到了危险?

    傅槿宴顿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得挠心挠肺,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太特么让人难受了。

    他不停的拨打宋轻笑的电话,希望她能听到他的呼唤开机,每次传来的却都是机械的女声:“抱歉,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他最终放弃,脑子里乱得都没想起叫陈盛追踪宋轻笑的手机定位了。

    他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找,最终,整个市区转遍了都没找到,直到街上空无一人,他才满心疲惫与后悔的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