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严词拒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而邱嘉茗竟然明目张胆的当着宋轻笑的面,来给他送饭,这是让他最不能忍受的。

    不尊重宋轻笑,就是不尊重他,所以口气也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邱嘉茗在他毫不留情的讽刺下脸色惨白,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冷酷无情的傅槿宴,心里难过得像是要死掉一样。

    “槿宴,抱歉,我只是忍不住心中的那点念想,我觉得好难过。你知道吗,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从来都不曾回头看过我一眼,所以我默默的努力工作,争取有一天能得你另眼相看。我做到了,我从一个平凡无奇的人,奋斗到如今,然而,我却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她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眼泪像珍珠一样一滴滴往下落,梨花带雨,凄楚动人。

    宋轻笑在门外听着,开始还有些小激动,毕竟偷听这事她还是第一次干,听了一会,就有些不忿了,这年头的女人都这么没有道德底线吗?

    当着别人老婆的面纠缠,真的不怕因果报应吗?

    然而,她听着听着,开始心有戚戚然,一张小脸上也各种纠结,没想到这个邱总监竟然这么惨,追了傅槿宴这么多年,也没能把这块石头焐热。

    要是她,会不会有这种毅力,这种坚持?

    答案极有可能是否定的,像她这种属蜗牛的,一旦被外界伤害,就会将脑袋缩回壳里,之前霍子桦出轨事件,要不是傅槿宴死缠烂打,歪打正着,她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走出来。

    “槿宴呀槿宴,你这是伤了多少女人的心呐。”

    傅槿宴看着邱嘉茗哭,俊脸一片漠然,一点也不动摇,更别说安慰之类的话了,不是他心狠,这种时候都还不严厉拒绝的话,那伤害的就不是她一个人了。

    不狠心拒绝她,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她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爱上的是他这个人,还是她心中那份执念呢?

    “很早你就知道答案了不是吗?这样坚持的意义是什么?”

    邱嘉茗哑着嗓子说道:“我只知道,我想守护住那份对你的爱。”

    “你怎样做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以后,请不要当着我夫人的面,再做出这种有份的事了,邱总监。”傅槿宴的口气几乎可以说得上是严厉了。

    他不允许宋轻笑受到来自任何女人的伤害。

    见邱嘉茗愣愣的坐着,没说话,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他的女人还在等他呢,于是干脆利落的下了逐客令。

    “既然邱总监没别的事的话,就去吃饭吧。”

    邱嘉茗一听,刚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却不得不起身离开,因为她很清楚傅槿宴的性格,说一不二,铁石心肠。

    宋轻笑生平第一次偷听,到底有几分心虚,听到傅槿宴声音凉凉的赶人,赶紧闪身进到旁边的休息室。

    邱嘉茗走后,她就进去了,还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傅槿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听够了?”

    “哪有,不要冤枉我好伐。”宋轻笑被人拆穿了心思,底气不足的反驳。

    “邱嘉茗刚走,你就进来了,时间掐得这么准,不是偷听了我们说话,那是什么?”傅槿宴看着死鸭子嘴硬的某人,很想告诉她:傻丫头,别拼死抵抗了,你当一个公司的重地没有监控吗?

    “好吧,其实我只听到了一点点。”宋轻笑伸出小手指,掐着自己第一节指节,力证清白。

    傅槿宴笑了一声,不置可否,宋轻笑是什么性格,他很了解,真要偷听,怎么可能只偷听一点点。

    他招招手,“笑笑,坐过来,你还吃不吃饭?”

    宋轻笑扁扁嘴,不情不愿的坐下。

    “我明明没吃饱,但现在就是没胃口,哎。”

    她看了一眼傅槿宴,这个男人俊美高贵得像天神一样,对待女人却像来自地狱的撒旦,她是该喜还是该愁?

    “你这小脑袋瓜又在想什么?”傅槿宴见宋轻笑盯着自己走神,忍不住打趣,“莫不是看我长得帅,在心里yy我吧?”

    宋轻笑白了他一眼,“切,这么自恋。我只是觉得,有时候你真的说话太不留情了,那些话,我一个外人听着就伤心。那个邱总监,还不定伤心难过成什么样子。”

    傅槿宴脸色一黑,敢情这个女人竟然是在想其他人,“宋轻笑,你这脑袋里一天装的都是些什么?都这个时候了,她都要来抢你老公了,你还帮着她说话,我是该说你傻还是说你傻?”

    “傻就傻吧,反正我本来就不聪明。你没听过么,傻人有傻福。”

    宋轻笑一副我傻我骄傲的样子,看得傅槿宴想笑。

    确实,在外人看来,宋轻笑是傻人有傻福,能嫁给他这个钻石王老五。

    然而他却觉得,是他有福气才对,能娶到宋轻笑这么一个宝贝,生活天天都很有趣、鲜活。

    两人又絮絮叨叨耳朵说了好一会话,宋轻笑才离开去上班。

    邱嘉茗哭着跑出去后,正巧撞到了前来送文件的陈盛。

    “邱总监?你怎么了?没事吧?”陈盛惊魂甫定的站定之后,就看到邱嘉茗双眼红红的,明显就是刚哭过的样子,关心道。

    “我没事,陈助理。”邱嘉茗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拐进了洗手间整理妆容去了。

    陈盛抱着文件喃喃自语,“哎,这一看就是又被总裁伤了心的节奏。”

    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邱嘉茗非要死扒着傅槿宴不放,世界上的好男人这么多,比如他,她怎么就不肯走出来看看呢。

    还有他们伟大的bss大人,就是不接受邱嘉茗的追求,多好的一个女人呀,该有的美好品质都有,当然他也不是觉得宋轻笑差,是他真的想不通。

    他还是老老实实当一个单身狗吧,女人的想法他可能永远也摸不透。

    感慨了一番,陈盛才心满意足的抱着文件离开。

    总裁办公室。

    “陈盛,你给我定个餐厅吃饭,今晚,就我和宋轻笑两人。”傅槿宴边忙着签字,边向陈盛交代。

    今天中午宋轻笑没有吃好,晚上说什么也得好好吃一顿,他喜欢她胖点的样子,婴儿肥的脸颊,脸色红润健康,摸起来手感也很好。

    陈盛跟着傅槿宴好久了,自然清楚bss的意思,于是迅速调取脑中的资料,看看哪家餐厅的食物味道好,又有情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