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送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脸红没红不知道,反正耳根是红了,她难得的没有恼怒,而是撒娇,“才不要,万一你把我潜规则了怎么办?”

    “哦?心思被你看穿了,这下你不想做都得做了,小笨蛋,乖乖等着被我潜吧!”傅槿宴一本正经的秒变大灰狼,一下子翻身将宋轻笑压在身下。

    “咕噜咕噜……”

    这时,从傅槿宴肚子里传来一阵诡异的响动。

    宋轻笑突然爆发出惊天大笑,“哈哈哈哈,傅大爷,你果然很饿嘛,看来为了我你是茶不思饭不想。走,这就满足你的需求,给你做点吃的。”

    傅槿宴的小心思被这个一向迟钝的女人挑破,反而有几分羞赧,他恨恨的看着她,却在她笑吟吟的目光中拿她没办法。

    他今晚一个人在家,宋轻笑不在,他也没吃饭的胃口,直接上楼了。

    谁知道,她一回来,他的肚子就开始抗议了。

    他使劲盯着自己的肚子,恨不得盯出一个洞来:你这饿得,时间掐得可真准,故意来破坏他们的二人时光吧?

    傅槿宴没有问她今晚和同事吃饭的事,宋轻笑也心虚的没敢提,选择性的忘记了,于是加倍殷勤。

    她忙活了半个小时,最后端出一碗炒饭,双手托腮的坐下,眼巴巴的看着傅槿宴。

    “快尝尝,我的黯然饭怎么样?”

    傅槿宴觉得有些好笑,蛋炒饭就蛋炒饭嘛,还黯然。

    他优雅的拿起勺子吃了一口,认真的点评,“嗯,的确很。”

    宋轻笑:“……”

    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听出了一丝色色的味道?

    欧宫越一个人慢慢的在路上开着车,心思却已经飘远了,不知道今天晚上他弹的曲子,宋轻笑有没有听懂,她明白他的心思吗?

    这个时候,她一定和傅槿宴有说有笑的在一起吧。

    欧宫越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紧了紧,心里乱得像一团乱麻,让他无法安心开车。

    他干脆拿出一根烟点上,狠狠的抽了几口,情绪这才稳定了许多。

    他为什么来迟了一步?

    他真的好不甘心。

    邱嘉茗在家里休息了几天之后,按捺不住上班去了。

    她在家待着总是会胡思乱想,还不如认真投入工作,可以暂时忘却烦恼。

    上班的这几天,她每天都会在很多场合听到他们两人不同版本不同情节的爱情故事,简直快要被逼疯了。

    但她又不可能让他们闭嘴,只得装作没事人一样,压抑住自己的心。

    这天,邱嘉茗终于忍耐不了,她提前在网上定好了傅槿宴爱吃的菜,中午下班时拎了过去。

    她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有节奏的敲了敲门。

    “谁?”傅槿宴的声音响起。

    邱嘉茗有点疑惑,平时她都是直接进去的,今天怎么会问是谁呢?

    “是我。”她淡淡的出声。

    “进来吧。”

    等她推开门走进去时才知道,为什么傅槿宴会多此一问,原来这里面不止他一个人。

    傅槿宴坐在沙发上,他旁边还坐着一个看起来很美的女孩,娇小玲珑,皮肤白皙,笑容甜美,梳着个马尾辫,十分青春活泼。

    二人面前放着一些饭菜,女孩正嘟着嘴抱怨,“槿宴,我千里迢迢跋涉而来,不是为了啃胡萝卜的,我要吃肉,肉!”

    娇嗔的语气十分惹人爱怜。

    邱嘉茗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十分酸楚,这么久了,她还是不可避免的见到了宋轻笑本人,没想到她本人比视频上更美丽、更有活力,像一个小太阳,照亮了周围的人。

    也许,这就是傅槿宴选择她的原因吧?

    一个女人心里难受,另一个女人也不舒服,尴尬得没边了。

    宋轻笑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想跟傅槿宴在一块吃饭,她还从来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黏人。一向独立自主的她,怎么会酱紫呢?

    难道她已经向强力狗皮膏药进化了吗?

    没有深层次追究自己的想法,她一下班就拎着饭菜来傅氏集团了,前台小姑娘自然认得这位鼎鼎大名的总裁夫人,很热情的为她摁电梯。

    她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傅槿宴的办公室,傅槿宴见到她的时候,还有几分诧异和欣喜。

    谁知道,都下班时间了,竟然还有人来,简直是尴尬她一脸。

    傅槿宴眼睛一眯,对邱嘉茗点点头,示意她坐,然后语气温和的对宋轻笑说道:“笑笑,邱总监这个时候来找我,可能是有什么急事,你先去隔壁的休息室休息一下好不好?”

    宋轻笑在外人面前一向很维持自己的形象,温柔大方的笑笑,“好,那你们先忙。”

    她矜持的对邱嘉茗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她其实心里很抓狂,特么的她一点也不想说好,她还没吃饱啊摔!

    当她眼瞎,没有看见那个邱总监手里拎着的饭吗?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职员在饭点给他们总裁送饭,这意味着什么?

    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呀。

    她人是走了,但心却没走,想了想,又转过身将耳朵贴在门缝偷听。

    她要是不这样做,估计心里会一直猫抓似的痒,她需要确认一下。

    房间里只剩下傅槿宴和邱嘉茗两人。

    邱嘉茗将手中的菜放在大理石的茶几上,忽略了桌上那些才吃了一半的午餐,语气故作欢快,“槿宴,这是我特意为你买的,都是你最爱吃的菜,你尝尝。”

    傅槿宴见她不提正事,反而说起这茬,心里很不悦。

    他让宋轻笑饿着肚子去休息室等他,不是为了听别人给他表白的。

    “我的午餐就不劳你费心了。”

    邱嘉茗苦涩一笑,见他这副郎心如铁的模样,不想再绕圈子,打算直接进入正题。

    “槿宴,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喜欢了这么多年。”

    “然后呢?”傅槿宴眯起眼睛,犀利的问道,“然后就因为这个,你就要来破坏别人的家庭吗?”

    “不,不是,你别误会了,我并不是有意要破坏谁的家庭。”邱嘉茗摆摆手,一张略施脂粉的脸上有几分着急。

    傅槿宴嘲讽的呵了一声,“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那敢问邱总监,你现在坐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我、我只是想给你送饭。”

    “当着别人老婆的面,给别人送饭?”傅槿宴觉得,自己以前还能忍受,是因为自己一个人,不在乎,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宋轻笑,做事必须要先考虑她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