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弹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进门的时候,宋轻笑就被这里的氛围吸引了,大厅整个是暖色调的布置,相对独立的座位设置,保证了私密空间,虽然才下班不久,但已经有很多座位都满了,看起来生意很不错。

    中间有个圆台子,一位穿着正式的帅哥正襟危坐的坐在凳子上,优雅的弹着钢琴。

    不过,宋轻笑也有点疑惑,因为她看见来吃饭的人都是一男一女的配置,举止亲密,一看就是情侣,她觉得有点怪怪的。

    “怎么了?”欧宫越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觉得这里真不错。”宋轻笑违心的说着。

    欧宫越淡淡一笑,眼底闪过一抹柔情,快得让人捕捉不到,“你喜欢就好。走吧,我已经预定好了位置。”

    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宋轻笑一下子就被落地窗外的景色吸引了,坐在二十楼的高层,西边还有最后一抹晚霞,看着下面的霓虹灯与车流,顿时觉得心胸都宽阔了。

    服务员恭敬的递上菜单,欧宫越示意宋轻笑点菜。

    “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不要客气,这是为你庆祝。”

    宋轻笑见推辞不过,好奇的拿过菜单翻开,一下子愣住了,整个菜单的内容设计非常别致,以粉色玫瑰为底,藤蔓缠绕,字体用的心形点缀,一股浓浓的恋爱氛围扑面而来。

    她的视线撇过桌上放着那一小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时,更疑惑了。

    自己最近这是掉入爱河了吗?

    怎么到哪里都觉得有情侣的调调?

    可是不能呀,欧宫越怎么会做这么没有谱的事?

    她将这种莫名其妙的氛围甩出去,认真的点菜。

    其实宋轻笑的感知没有错,这是欧宫越特意挑了好久,才选择的一家情侣餐厅,低调又不失格调,同时名气不是特别响亮,不会让宋轻笑察觉到,从而尴尬。

    “要喝点酒吗?”欧宫越贴心的问道。

    宋轻笑摇摇头,“不用了,谢谢学长,我不会喝酒,喝水就行。”

    不是她不会喝,她觉得,要喝也只能和欧珊珊或者傅槿宴喝,这样才能保证安全。

    欧宫越理解的笑了笑,也没勉强,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你最近进步很大,田老要是知道了一定很开心,收了个资质这么好的徒弟。”

    宋轻笑将菜单推给他,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其实都是学长你的功劳,要不是你当初的那番提点,我现在多半还在原地打转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突破这个卡点。”

    “不用这么谦虚,笑笑,是你天资好,才能领悟到一些东西,并且能够化为己用。要是换个资质不好的人,我只怕说破了嘴皮子,他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欧宫越这番话是真心的,并没有恭维的成分。

    宋轻笑确实是他遇到的为数不多的有天分的人,他甚至一度觉得幸运她能来到自己公司上班。

    “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这样吧,学长,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谢谢你把我推荐给老师,谢谢你给我工作的机会。”

    宋轻笑虽然不爱应酬,但饭桌上的规矩她还是知道一些的,她主动端起漂亮的陶瓷杯向欧宫越示意了一下。

    欧宫越见她对自己这么客气,区分得这么清楚,还不停向自己道谢,心里滑过一抹苦涩。

    有时候,客气就代表一种疏离,意思就是不是自己人。

    “你对姗姗都没有这么客气,跟我还客气干嘛。”他一口喝干杯中的水,嘴角勉强掀起一抹弧度。

    宋轻笑有点尴尬,欧姗姗是她的闺蜜,当然不一样了,人和人之间的远近亲疏关系,可不是像他那样区分的。

    但这话她没说出口,太伤人了。

    “送你一个礼物,你等等我,笑笑。”欧宫越突然站起身,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就向大厅中间走去。

    宋轻笑一脸懵逼,这是要干嘛?

    她疑惑的看着欧宫越挺拔的背影,只见他凑到钢琴师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钢琴师就起身将位置让给了他。

    宋轻笑突然瞪大了眼睛,欧宫越这是要弹琴吗?

    他竟然还会弹钢琴。

    大惊小怪的某人不知道,一般豪门家族都会让自己的孩子学一门或几门乐器,培养气质是一方面,还有一点就是为了应付外界。

    所以欧宫越会弹钢琴是很正常的事,甚至连傅槿宴都会。

    熟悉的动人旋律如水般流泻而出,大厅中正在低声交谈的人同时噤声,不约而同的看向那个弹奏钢琴的人。

    男人长相俊美,气质风流,身上穿的衣服价值不菲,还弹得一手好琴,女士们有点小激动,不知道这个被表白的幸运儿是谁?

    此时,女人们纷纷羡慕的幸运儿正认真的听着,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嗯,还蛮好听的,她每次和傅槿宴去超市买东西都会听到这首曲子。

    没想到欧宫越还真是有一手,不明觉厉呀。

    想到超市,她的思绪就飘远了,联想到了傅槿宴,不知道他这会下班没有?

    一曲完毕,宋轻笑还在飘忽中,直到欧宫越出声提醒,她才回过神,抱歉的看着他,“你弹的曲子太好听了,我都听得入迷了。”

    可怜的欧宫越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番心思是在对牛弹琴,温柔的回道:“你喜欢就好,咱们吃饭吧,菜都凉了。”

    其实刚才他在弹琴的时候,宋轻笑突然有种自己背叛傅槿宴的感觉,心里有点堵,还有点心虚。

    一顿饭,在欧宫越的殷勤夹菜中,和宋轻笑的食不知味中结束了。

    欧宫越坚持要送她回家。

    宋轻笑拗不过,就只好上车。

    回去的时候,天色比较晚了,客厅漆黑一片,但二楼卧室有灯亮着。

    宋轻笑轻手轻脚的推门而入,就见傅槿宴正靠在床头看书。

    她一声不吭的走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

    傅槿宴放下书,疑惑的挑挑眉,“笑笑,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感觉像很久没见面了,有点想你。”宋轻笑将脑袋埋在他胸口,闷闷的说道。

    “你呀,真是个小傻瓜……”傅槿宴听见她这样说,眼中的柔情都快要溢出来了,宠溺的叹了口气。

    “你要是想一天二十四小时见面也行,来做我的贴身秘书怎么样?”傅槿宴将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暧昧的说道,还特意加重了贴身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