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能否有幸请宋小姐吃个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氏,宋轻笑顶着一众好奇崇拜的眼神来到自己的座位上。

    “呼,这些人太可怕了,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她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自言自语。

    周姐脚一蹬,坐着她的轮椅刷的一下滑过来,中间还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姿势优美的旋转。

    姿势那个熟练,看得两人目瞪口呆,啧啧感慨。

    人懒到一定境界,就会让人崇拜。

    “轻笑,你知不知道,你这一下就出名了呀。”周姐望着这个小年轻,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宋轻笑的兴奋劲已经过去了,对于这些人如此裸的打量觉得有点不适。

    她苦笑一声,“周姐,实话跟你说吧,要出名也不是我自愿的,我是被逼上梁山,才不得不落草为寇呀。”

    “哈哈,轻笑,你这说法还真有意思,别人都巴不得自己越出名越好,你反倒好,形容它是落草为寇。”

    周姐一下子就乐了,她又把椅子往前推了推,离宋轻笑近了些。

    “来,给姐说说,你是怎么个落草为寇法?”

    温雅也转过身,竖起耳朵听。

    宋轻笑将包包放好,就开始巴拉巴拉的把那段经历说了一遍。

    另外两人听得啧啧称奇,爱倚老卖老的偏偏没人尊敬,这不爱出风头的反倒一下子出了名,世事果真无常得很呀。

    周姐看向宋轻笑的眼神很佩服,“轻笑,你也别妄自菲薄,在设计上,像你悟性这么高的年轻人真不多了,你一个,小雅是一个,你俩还凑一块了,我以后一定要多靠近你们一些,沾沾灵气。”

    她说完就凑了过去,硬要挤到两人中间,左拥右抱左右逢源,好不快活。

    温雅和宋轻笑看着孩子似的周姐,相视一笑。

    中午下班,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宋轻笑才慢悠悠的收拾东西往外走,她边走边回消息,刚到楼梯口,就被人堵住了。

    她往左挪了挪,那人也往左挪,她往右跨一步,那人也跟着她往右。

    谁呀!

    宋轻笑顿时不耐烦了,她从手机屏幕中抬起头,一下子愣住了,然后迅速变脸。

    “欧、欧总你好。”

    欧宫越好笑的看着秒变结巴的某人,为自己的堵人行为找了个合理的借口。

    “为了请你吃个饭还真不容易,我还得化身狗仔来堵人。”他煞有介事的摇摇头。

    “今晚欧某能否有幸请宋小姐吃个饭?”

    宋轻笑咬着下唇,犹豫了一会。

    她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她已经拒绝欧宫越很多次了,要是这次还是不去,会不会显得自己太不识抬举了?

    bss会不会一怒之下直接把自己“咔嚓”了?

    “怎么会,bss请客吃饭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拒绝呢,前几次确实有事耽误了,非常抱歉。”宋轻笑认真的解释。

    欧宫越心里一喜,高高吊起的心这才放下,看来这个法子真管用,亲自堵人,比打电话管用多了。

    “那一会下班我来接你,咱们一块去。”

    他连午饭都没吃,就急忙回到办公室,开始查询今晚要去的地方。

    两人一块吃饭,尤其是与一个自己很好有感的女人,选择地方太重要了。

    宋轻笑吃完午饭回来的路上,正好遇上回公司的欧珊珊。

    “姗姗,最近老是不见你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很忙吧?”

    欧珊珊点点头。

    “对呀,我都回国一段时间了,该了解的也了解得差不多了,是该爆发一把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又八卦的看着宋轻笑,“对了,上次你学的那道菜有没有做给你老公吃?他反应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很激动很感动,然后对你以身相许?”

    欧珊珊说完,抛出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宋轻笑简直是各种囧。

    “过程我就不说了,结果嘛……”宋轻笑顿了顿,最终还是自揭伤疤,“你一定想不到,他竟然吃进医院了。”

    “what?”欧珊珊一下子偏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宋轻笑,但见她难得忧愁的模样,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你放什么了?竟然会这么严重?”

    宋轻笑懊恼的看着她,“我辣椒放多了,槿宴他肠胃不好,不能吃太辣。但这件事我之前都不知道,那菜他吃了不少。”

    欧珊珊翻了个白眼,无语了,“笑笑,你家那位闷骚得可以呀,真看不出来,这么在乎你。”

    宋轻笑没出息的红脸了,找不出可以反驳的理由,她事后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傅槿宴明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还这样做的原因。

    “哎,我要是有个男朋友对我这么好,我一定二话不说,立马就嫁了。”欧珊珊羡慕的看着她,“你们这种甜蜜蜜的已婚妇女呀,是不懂得我们这种大龄单身狗的心情的。”

    看着女王范的欧珊珊这样说自己,宋轻笑忍不住笑了。

    “别这样说你自己,姗姗,你是个好姑娘,上天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你就安心等着你的白马王子吧。”

    “黑马王子也成,只要人帅,姐不挑的。”欧珊珊不说话还好,一说就完全暴露了自己的幼稚属性,人设崩成渣渣。

    “什么时候再来我家,我再教你几道我的拿手好菜,保管让你征服你老公的胃。”她拍拍自己的胸口,口气中是掩饰不住的自豪。

    不是她说,她的做菜水平虽然不咋地,但比宋轻笑这个小白好了不知道多少。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二人一路说说笑笑的走到办公室,便各自忙去了,在下班前,宋轻笑给傅槿宴发了个微信,说自己晚上要和同事一块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她潜意识里不想说是和欧宫越一起,因为她总觉得,傅槿宴对他这个朋友防备心很重。

    难道这就是男人之间天然存在的一种竞争状态吗?她有些不懂。

    没过多久,傅槿宴就回消息了,言简意赅的一个好字,既让宋轻笑松了口气,又让她有点淡淡的失望。

    这个男人,都不问问自己和谁一块去吃,就这么放心她跑出去,不怕她被别人拐走了么?

    不得不说,女人心也是海底针呐,矛盾得很。

    时间过得很快,下班后,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欧宫越才忙完出来,抱歉的朝宋轻笑道歉。

    宋轻笑摆摆手,表示不介意。

    两人随后开车来到一家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