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蹿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是设计部的,我当时就在现场,直接被总裁夫人的话震晕了,小小年纪,就有这么深厚的造诣,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这简直就是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看到所谓大师那吃瘪的表情就感觉好爽。”

    “你们后勤部是不知道哇,大师当我们幼稚园的小朋友呢,就差没有让我们把双手背到背后了。”

    “话说,看了今天的视频才知道,我们总裁能娶到夫人,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

    ……

    此刻,这位走了狗屎运的傅大总裁正在黑着脸开怼,“宋轻笑,你可不可以不要问这么多为什么?你当我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你说带我来参观的,现在又不满足我的好奇心,你这个导游是怎么当的啊?导演,我要换人!”

    宋轻笑表示不服气。

    “可是你问我前台小妹妹这么水灵是不是江南人什么的,我特么怎么知道!”傅槿宴额角的青筋抽了抽,咬牙切齿的看着她。

    这清奇的脑回路,他永远也琢磨不到她下一个问题想问什么,难道搞设计的人都是这德行吗?

    宋轻笑一下就乐了,“嘿,你一个公司的大bss都不知道。”

    “你当我吃饱了撑的吗。”傅槿宴突然眼睛一眯,凑过去轻轻的在她耳边吐气,“除开我母亲之外,我只关注一个女人。”

    宋轻笑猝不及防的就被lia了,被一股轻微的电流击中身体,耳根都红了。

    老司机,大庭广众之下开车,还让不让人活了。

    两人这个视频很快便被好事者传了出来,落到了邱嘉茗眼里。

    邱嘉茗在她家里的阳台上坐着,看着微信群里的视频,两人一副欢喜冤家的样子,纤细的手指紧了紧,脸色很难看。

    她死死盯着女子那张精致漂亮的脸,想必这个就是鼎鼎大名的宋轻笑了吧。

    不得不说,她真的很优秀,长相不俗,学识也广,特别是在谈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让身为女人的她都恨不起来,只是羡慕,非常羡慕。

    她去酒柜倒了一杯红酒,又把傅槿宴的照片翻出来细细的看。

    其实这些照片都是他在公众场合出席时照的,或者是公司对外宣传上的,她一张不落的收集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每次她都觉得快要撑不住放弃时,想删掉照片的手始终没有按下确认键,她不舍,心痛。

    “傅槿宴,世界上怎么会出现你这样的男人?偏偏,偏偏还让我给遇上了。”

    邱嘉茗醉眼朦胧的自言自语。

    “我明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放不下?你到底有什么吸引着我?让我像个傻傻的飞蛾一样,扑了上去。”

    明亮的大眼睛里安静的流下两行泪,这么多年,她都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想念,哭泣,自说自话。

    她怕这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分离感,所以她爱一个人爱得不可自拔,灵魂深陷,明知是饮鸩止渴,也止不住的想喝。

    她把很多时间用在了工作上,让自己忙起来,这样就没有时间来想那个男人了。

    邱嘉茗右手一抬,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眼泪从下巴滴落,画面是说不出的凄楚。

    世上的事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在家里四脚朝天呈葛优躺的某人并不知道,有个女人正为她的老公哭得伤心。

    她在配合完成傅槿宴提的要求后,就坚持要回家,被人当猴子似的观赏,浑身都不自在好嘛。

    秀恩爱秀得满足的傅总裁大手一挥,准了。

    宋轻笑无聊的抱着手机刷微博,刷着刷着,看到一个上午才发出来,一下子就特别火的视频,题目叫——这才是真正的大师。

    她心里一动,好奇的点了进去,十秒钟后,眼睛瞪成了鸡蛋。

    她词穷得只剩下两个字无限循环中:卧槽卧槽卧槽……

    这不是今天上午她在傅氏集团会议室里讲话的情景吗?怎么就莫名在微博上红了?

    她宋轻笑,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就在网上蹿红了?

    她爸妈知道后会不会老怀安慰?她老师知道了会不会很开心?

    哈哈哈哈,好想仰天大笑三百声肿么办?

    宋轻笑一个兴奋就想做饭,微博也不刷了,心血来潮的开车出去买所需要的东西。

    她今儿个开心,让傅槿宴也粘粘喜气吧。

    傅槿宴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宋轻笑提着大包小包的进门,眉毛一挑。

    “你这是鬼子进村扫荡去了?”

    “哼,我今天开心,不跟你一般计较。”宋轻笑傲娇的一甩头,径自去了厨房。

    傅槿宴猜到了她开心的原因,因为他也看到那个红得一塌糊涂的微博了,不就是当了一回网红嘛,这丫头,就兴奋成这样,要不要这么可爱。

    也许是喜悦力量的加持,晚上,傅槿宴吃到了一顿比较美味的饭菜,当然,跟他的厨艺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个比较美味是跟宋轻笑之前的水平比。

    他极尽赞美之词,把宋轻笑夸得轻飘飘的,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帮他搓澡的事。

    作为一个上位者,他很擅长让对方自动的开心的为他做事。

    用宋轻笑的话来说就是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