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实力打脸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快看,那个就是总裁夫人了,我见过她一次,记得很清楚。”

    “她长得还蛮漂亮的,一个高大英俊,一个美丽娇小,跟总裁配一脸。”

    “你说她来这里干嘛?微服私访?”

    “嘻嘻,总裁夫人被大师点名了,莫名期待是怎么回事?”

    在这么多人面前,宋轻笑不好意思说明自己的身份,但也没办法开溜了,走了就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万一大家对她群起而攻之咋办。

    她硬着头皮走到前方讲台,看着这个所谓的“大师”,是一位四十来岁长相普通的男人,给她的感觉严肃又刻板,妥妥的路人甲配置。

    宋轻笑扫了一眼下方,这些人兴奋的小眼神是想知道些什么?想听她傅槿宴的狗血爱情史吗?

    群众果然都是八卦的!

    “这位员工,看你刚才一直趴在桌子上,是对我讲的课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有的话,可以提出来,咱们共同探讨探讨。”大师又风轻云淡的发话了。

    但最后四个字宋轻笑怎么听怎么感觉不舒服,她怎么觉得,这个大师恨不得掐死自己呢?

    “没,我对您没有不满意,只是昨晚有些没休息好。”宋轻笑随口编了个谎言应付。

    台下那些人的神情一下子暧昧起来,有些甚至捂嘴偷笑。

    宋轻笑恨不得拿胶水将自己的嘴粘上,懊恼得一张白嫩的脸微红,她说什么不好,偏偏说这个。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自己下次出门记得带上。

    “很好,没有的话,就来谈谈你的设计理念吧。”大师不依不饶。

    这个人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竟然在他的课上不认真听课,他忍她很久了。

    他生平最讨厌别人不尊重自己,在他的课上开小差就是其中一个大忌。

    宋轻笑也有点来气了,这人牛皮糖么,没完没了的,不就是趴了一会么!

    “既然您要我说的话,那就请恕我直言了。”

    她神情一肃,口气也淡了下来。

    “您的课,我觉得就像一个工厂的流水线,打造出来的东西也许很好,但没有灵魂。”

    宋轻笑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

    台下一片哗然,大家都沸腾了,竟然真有人当面站出来反驳这位“大师”,很多反应快的人立即拿起手机,打开视频,坐等好戏开场。

    大师顿时脸色一沉,口气也重了几分。

    “这位小姐,你说我的作品是流水线生产出来的,那敢问,你有何大作供我们欣赏一番?也好让我等膜拜一下所谓的灵魂作品?”

    宋轻笑并没有不尊重他的意思,她只是就事论事。

    她认真的看着他,“您觉得,设计一样作品时,什么最重要?”

    大师犹豫了一会才说道:“美感。”

    “对,美感,我很认同这点。但是,我觉得美,它不仅仅是知识,不仅仅是那些看得见的有迹可循的技巧,它不应该被那些死板的东西束缚了。”

    “你也说了,美感,感就是感觉,所以美感更多的是一种内在的感觉。我们的眼睛可以看见这么多种颜色,我们的耳朵可以分辨许多声音,我们的鼻子可以嗅到无数种气味,但为何要教人们把焦点都放在这些外在的表现形式上,而不是教他们,运用眼耳鼻舌身意激发起一个美妙的内在世界呢?这不就是买椟还珠,缘木求鱼了吗?”

    整个会议室一下子安静得针落可闻,台下那些人都愣住了,没想到总裁夫人竟然可以说出这么有见地的话来。

    大师也陷入了沉思中。

    只有宋轻笑,仿佛进入到了某种状态,滔滔不绝的说起来。

    “只有一个人对外界有了充分的感知,让自己的心活起来,然后在内心世界转化,通过灵感的加工,才能设计出打动人心的作品,而你说的东西,恰恰是最后一步,它不是核心,抵达不了本质。我觉得设计这个东西,最要紧的还是自身对于感觉的培养,我们通过设计来表达的是我们自身,所以怎能让外界以为我们是刻板的线条呢?”

    “停下我们的喧嚣,拿起我们的宁静,多向内看吧,内在有我们要的一切答案。多多亲近大自然吧,他会无私的给我们提供他所有的美。”

    最后,宋轻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设计是什么?在我看来,设计就是借助有通到无限,再通过无限对接无限,最后将无限趋于有的一个过程。”

    说完,她就离开了,找傅槿宴去。

    她走了好久,那些呆愣住的人才回过神来,简直炸开了锅,同时,将宋轻笑在台上侃侃而谈的视频发送到公司内部群里,活生生的实力打脸呀,真是一出精彩的好戏。

    傅槿宴第一时间看到了视频,心里莫名的复杂,有激动,有喜悦,有自豪,同时,心里还有些隐约的害怕。

    是的,他竟然会害怕,宋轻笑在谈到设计时整个人是那么光彩照人,她的前途简直不可限量,他怕她丢下他。

    宋轻笑并不知道,自己迅速成了傅氏集团的名人,设计部奉为女神的存在。

    她在楼里转来转去,最后发现自己——特么的迷路了!

    她揉了揉发酸的腿,有些不好意思向傅槿宴求救,简直太丢脸了,正儿八经的丢脸到家了。

    这厮把公司建得这么大干嘛?显摆自己有钱吗!

    最后,还是傅槿宴亲自去领的人,他看着这只迷途的小羊羔,有些无语。

    “走吧,我带你去公司转转,熟悉一下,免得下次来又迷路,简直是丢我的脸。”

    他没有问她听课的事。

    宋轻笑也没把这个当多大的事,提都没提,跟着傅槿宴就向前走去,很有一种跟着大王来巡山的感觉。

    傅槿宴边走边跟她讲解公司的企业文化,像一个尽职尽责的导游,但是这个导游很不自觉,经常对“游客”动手动脚。

    比如宋轻笑有什么不懂的问他,他经常回答后就宠溺的摸摸她的脑袋,像是在溜宠物。

    二人走过的地方洒满了狗粮,让傅氏集团的员工吃得饱饱的,纷纷直呼hld不住。

    员工私下交流的微信群里炸开了锅,由于没有领导高层在,他们畅所欲言得很。

    “今天狗粮吃太多,中午不用吃饭了,省了一顿饭钱,感恩bss和夫人。”

    “哈哈,楼上你就是一逗比。”

    “话说,我看到夫人在讲台上讲话那个视频了,作为一个销售部的人,不明觉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