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盛情难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见她这副模样,猜到了几分原因。

    呵,这个傻丫头,还惦记着上次那事呢。

    他不动声色的在桌子下握握宋轻笑的手,捏了捏,意思是不要胡思乱想,他没事。

    宋轻笑这才觉得好些,傅槿宴竟然观察得这么细心,看来是真的将她放在心上了的。

    她感动得一股脑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傅槿宴一脸黑线的看着宋轻笑,温柔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笑笑,你确定你没夹错菜?”

    傅夫人看到这菜,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傅清雅也捂住嘴巴,眼睛笑得弯弯的。

    宋轻笑一脸懵逼的看着那散发着香味的猪腰,嗯?菜还分什么对错吗?

    等她想出其中的关键后,羞得耳根都红了。

    卧槽,真是太特么尴尬了,好想挖个坑将自己埋了。

    自己这个猪脑子什么时候可以进化一下!

    她正想说点什么时,就听见傅槿宴那厮可恶的声音又响起。

    “既然笑笑你的盛情难却,我就却之不恭了。”

    傅夫人在一旁愉快的开口,“是得趁机会好好补补,不要看人年轻呀,很容易就会掏空底子的。”

    噗!

    宋轻笑差点没被哽住,怎么奔放的话,她听起来都觉得很难为情。

    傅夫人,您真的不是故意的么?

    傅槿宴也“体贴”的为宋轻笑夹了一筷子猪腰,摸摸她低垂的头,“妈,您再说笑笑就害羞了,她脸皮薄。”

    “好好好,妈不说了,你们呀,好好努力吧。”傅夫人被儿子嫌弃了,也不伤心,语气仍旧和蔼。

    宋轻笑此时的心已经不能用抓狂来形容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即将喷发的活火山,但碍于有这么多长辈在场,她还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只能伸出手,暗戳戳的在傅槿宴腿上掐了一把。

    “嘶!”傅槿宴不妨她有此举动,倒吸一口凉气,没好气的凑到始作俑者的耳边轻声讨伐,“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呀。”

    “就是,咋滴?不服咬我呀!”

    宋轻笑轻飘飘的瞪了他一眼,那张牙舞爪的小模样惹得傅槿宴直想笑。

    傅夫人看着他们小夫妻这么明显的秀恩爱,借着喝汤的动作,掩饰住了自己嘴角那抹笑意。

    她为这个儿子操心了几十年,终于可以放下心了。

    饭后,一家人又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傅槿宴陪傅军安下棋。

    傅夫人和宋轻笑拉着傅清雅一起追无脑总裁剧,可怜一个清冷出尘的仙子,就这样被沾染上了人气。

    宋轻笑抽空给苏梅女士打了个电话,亲亲热热的聊了好一会天,传达了中秋节来自女儿女婿的问候。

    苏梅女士笑得鱼尾纹都出来了,一旁的宋华年也想跟宋轻笑说话,被还没尽兴的苏女士一下子pia开了。

    他只好委屈的蹲在墙角画圈圈去了。

    中秋结束之后,宋轻笑也上班去了,之前由于肠胃炎事件,她落下好多工作没做,所以整整忙了一周才终于缓过来。

    周末,她想为自己放个假,什么都不干,就那样躺在沙发上吃零食追剧虚度光阴,但被傅槿宴硬拽了起来。

    “干嘛干嘛,我告诉你,君子动手不动脚哦。”宋轻笑嘴里还叼着一根薯条,支支吾吾的说道,眼睛半刻也没离开屏幕上的盛世美颜。

    傅槿宴一个没绷住,气笑了。

    他恨铁不成钢的敲敲她的脑袋,“宋轻笑,我很怀疑,你是吃什么长大的?猪饲料吗?”

    宋轻笑莫名被人身攻击,咔嚓几声就将薯条吃下,这才不满的看着傅槿宴。

    “你是来大姨夫了吗?干嘛莫名其妙的骂我!”

    “你的语文老师估计会被你活活气死,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啊笨蛋。”傅槿宴捂着脑门,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宋轻笑脸红了一瞬,在心中为语文老师默哀了一秒,随即又满不在乎的撇撇嘴,“好吧,你有理!”

    一脸懵逼的傅槿宴:“……”

    这是什么鬼逻辑?

    宋轻笑在傅槿宴的淫威下,不情不愿的按照他的要求,将自己收拾了一番,这才跟着他来到傅氏集团。

    大周末的,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追剧了,加个班也要人陪,真是的!

    傅氏集团今天看起来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不然为嘛这些员工一个个都在加班。

    宋轻笑和傅槿宴一踏进大厅,就惹得众人纷纷问好。

    当然了,这位神秘的总裁夫人是大家偷偷打量的重点对象,毕竟大多数人只在员工餐厅见过她一次。

    电梯内,她暗搓搓的戳了一下傅槿宴的肩膀,“你该不会是拉我来秀恩爱的吧?”

    “宋轻笑,你的脑洞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你觉得我会去做那种幼稚的事?”傅槿宴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会!”宋轻笑斩钉截铁的回道,那小眼神,特真诚。

    傅槿宴被堵得心里一哽。

    他觉得他迟早会被这个女人气死。

    到了地方后,宋轻笑才知道傅槿宴非要拉她来的原因了,原来是傅氏集团的设计部今天请了一个“大师”前来指导。

    怪不得那些人这么兴奋。

    宋轻笑其实也有点好奇,这个大师的名头她为何都没听说过?但既然身为同行,就去听听吧,她反正来都来了,说不定还能学到点什么。

    大气美观的会议室,台上的大师正在滔滔不绝的讲着什么,下面整整齐齐的坐了好多员工,认真的边听边做笔记。

    宋轻笑偷偷从后门进来,假装自己也是傅氏员工,坐在最后一排开始听课。

    然而听着听着,她就感觉无趣了。

    这讲的都是些啥呀,一点听下去的都没有,这么公式化的讲解,不会将自己的思维限制死吗?匠气这么重,能设计出好的作品来吗?

    她又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听着听着,就没骨头似的趴在桌子上了,在心里默念:溜?不溜?溜?不溜?

    宋轻笑不知道,在一众认真听课的员工中,别人都端端正正的坐好,态度恭敬,只有她一个人没形象的趴着,明显一副开小差的模样,特别打眼,很容易就被人盯上了。

    “最后一排的那位员工,请你上来谈谈,你对于设计的理念好吗?”大师的声音不咸不淡的传来。

    宋轻笑还在纠结开不开溜时,就看见前面好多人唰唰唰转头看着她。

    有些人认出了这就是鼎鼎大名的总裁夫人,顿时惊奇的睁大了眼,开始低声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