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中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想到娘家,就想起明天的节日,原来都已经中秋了啊。

    她离开家有几个月了呢?她妈妈和宋叔叔还好吗?

    宋轻笑突然莫名想家,眼眶都有点湿了,她决定明天一定要给母上大人打电话请安。

    突然,从身后伸过来一双手将她搂在怀里,宋轻笑感觉到后背的温热,转过身,一下子就钻进了他怀里,闻着这熟悉的冷香,她才觉得心里没那么难受。

    “傻丫头,怎么哭了?”

    宠溺中带着心疼的声音响起。

    “没什么,就是有点想家了。明天是中秋嘛。”宋轻笑闷闷的说道。

    傅槿宴大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脊背,像在给一只猫咪顺毛。

    “笑笑,想家的话,咱们随时可以回去呀,两市之间虽然有一段距离,但也不算远。你想回去了给我说一声,以后可不许再一个人闷着哭了好吗?”

    傅槿宴最见不得她一个人无声的哭,像个受伤的小孩子,那种无助、迷茫,让他想把全世界最好的珍宝捧到她面前,只为博她一笑。

    “谢谢你,槿宴。”宋轻笑突然抬起头,迅速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蜻蜓点水般一触即放。

    她又鸵鸟似的,将脑袋埋在结实的胸膛里,掩饰般的说道:“咱们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傅槿宴:“……”

    宋轻笑,你撩了人就跑,这样真的好吗?

    不怕你老公憋出什么毛病来吗?

    第二天,两人回别墅前,顺道去买了些高档的营养品,在付钱时,宋轻笑坚持要自己付,说这是孝敬长辈的,她应该出。

    傅槿宴争不过她,只好随她去了,不过心里很是为宋轻笑的贴心举动高兴。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他觉得,他这辈子做得最成功的事,就是娶了宋轻笑这个有点迷糊的小笨蛋。

    傅槿宴一路慢悠悠的开着车,来到别墅时,傅老太太已经站在门外等着了,见到他们的车,开心的挥了挥手。

    宋轻笑立马下车将礼物提出来,“妈,您怎么站在外面呢,这样多累呀。我和槿宴来得有点晚了,主要是去给您和爸买了这个。”

    傅太太看着她手中的燕窝和各种补品,嗔道:“你这还子,这么破费干嘛。”

    “给爸妈买东西我们开心呀,你们呀,等着我们孝顺就好啦。”宋轻笑吐吐舌头,撒娇。

    几人刚在客厅坐定,傅太太就吩咐做饭阿姨,将她一早就煲好的养生汤端过来。

    “笑笑,你最近都瘦了,来,这是妈妈一早起来就为你煲的汤,你这身子,得补补。”

    宋轻笑暗中摸摸自己腰间的肉,很是怀疑这话里的真实性,她的体重明明长了好几斤,傅夫人是怎么看出来她瘦了的。

    哭唧唧!

    傅槿宴在旁边看着一来就被各种塞东西吃的宋轻笑,递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抱歉,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了。

    宋轻笑求救:大哥,帮我喝点?

    他才不喝呢!

    傅槿宴无情的扭过头,故作正经的和傅军安谈话,对于某人的求救视而不见。

    宋轻笑无路可走,在傅太太期待的眼神中,苦逼的拿着勺子舀汤,喝完了,还来了个总结陈词。

    “妈,您做的汤真好喝。”

    “噗!”

    傅槿宴突然忍不住笑了,惹得两位老人纷纷疑惑的看着他。

    他尴尬的轻咳一声,摆摆手,“没事,爸,我们继续。”

    被人莫名嘲笑的宋轻笑,在心里画个圈圈诅咒他,混蛋,不但不见死不救,反而笑话她。

    努力逼自己吃完后,宋轻笑又满血复活,陪着傅夫人聊天,逗她开心。

    傅夫人好久没看见他们俩了,拉着他们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话。

    宋轻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名义上的“婆婆”,豪门出身,却一点架子也没有,既不颐指气使,也不尖酸刻薄,给她的感觉跟苏梅女士有得一拼。

    聊着聊着,有佣人过来恭敬的说道:“老爷、夫人,清雅小姐来了。”

    傅夫人眼睛一亮,连连说:“快,快请进来。”

    傅清雅头发盘起,穿着一身淡粉色的旗袍,肩上披着水粉色的披肩,脚踩粉色高跟鞋,步履优雅的走了进来,远远望去,若姑射仙子。

    看呆了一众人。

    “哥哥,嫂子,近来可好?”

    她温柔的出声问好。

    傅夫人急忙站起来,亲热的拉着她的双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清雅,你可终于来了,一年到头也不见你几回,我们想你得很。”

    “小雅,你没事就来哥哥这里走动走动,笑笑和槿宴搬出去了,你嫂子一个人在家也寂寞。”傅军安开口说道。

    “抱歉,哥哥,嫂子,我这身体一向不太好,就不爱动。”傅清雅歉然的解释,又看着还没回过神的宋轻笑,“笑笑,宴儿,你们也到了。”

    宋轻笑开心的点点头,“姑姑,我都不知道你今天要来,简直是太惊喜了。”

    “我也是千请万请才把你姑姑请过来的,趁着这个节日,大家开开心心的聚一聚。”傅夫人笑眯眯的说。

    宋轻笑也颇为赞同,毕竟傅清雅一个人居住在那么偏远的地方,太冷清了。

    “妈,您不知道吧,我最近跟着姑姑学了很多礼仪,下次出去呀,一定不会再给您丢脸了。”宋轻笑十分坦诚的承认自己之前的丢脸行为。

    傅夫人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傻孩子,你做自己就很好,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眼光,你这样就很好,天真不做作。”

    “妈,您真好。”

    宋轻笑撒完娇,转过头瞪了傅槿宴一眼,意思是:看吧,妈都说了让我做自己。

    傅槿宴挑挑眉:谁答应过我好好学习礼仪的?

    宋轻笑一下子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焉了。

    麻蛋,这男人的记性真好,简直没活路了。

    傅夫人颇有兴味的在一旁看着二人眉目传情,老怀安慰。

    几人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吃饭时间了。

    坐定后,傅夫人热情的给傅清雅和宋轻笑夹菜,“清雅,来尝尝这个,特意为你做的素菜,咱们的厨师为了琢磨这个花了不少心思,比起你那里也不差。”

    “还有笑笑,这是你最爱吃的,妈让他们按着你的口味做的。”

    宋轻笑看着那红红的大虾,突然想起了上次傅槿宴肠胃炎住院的事,心里突然很愧疚,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