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槿宴,我教你玩游戏吧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头也不抬的说道:“王者农药,最近很火的一款游戏,我试了一下,没想到还真好玩。”

    “这不就是那些小学生玩的么?你去也不怕拖他们后腿。”

    对于它的大名,傅槿宴也略有耳闻,毕竟公司里的九零后员工偏多,大家年轻活泼,喜欢新鲜事,网游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靠,又死了,气死我了,这个猪队友!”宋轻笑气愤的骂了一句,这才想起傅槿宴说的话。

    “喂喂,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姐脑袋聪明双手灵活反应快,秒杀这群渣渣,哼哼,你说的那种情况根本不存在,我只有被拖后腿的份,听好啦,被拖后腿!”

    她嘚瑟的将平板在傅槿宴面前晃了晃,一副虽败犹荣的样子。

    突然,她滴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凑过去巴巴的看着傅槿宴。

    “槿宴,我教你玩游戏吧?很好玩的,还可以开发大脑。”

    教堂堂大总裁玩王者,想想就很有成就感。

    傅槿宴挑了挑眉,这丫头没毛病吧?他的大脑还需要开发吗?

    他看着宋轻笑期待的小眼神,不忍心拒绝,却又不想这么快就答应她。

    “那我有什么好处?”

    啊咧?宋轻笑有点蒙圈,玩个游戏能得什么好处?不就是打发时间,让自己嗨一会么。

    “你说的啥?我怎么有点没明白?”

    傅槿宴白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每分钟的时间都是无价的,为什么要来玩这个游戏?你得给出一个说服我的理由。”

    这是裸的炫富啊摔!

    宋轻笑觉得自己受到了10086点伤害,血槽已空。

    她偏着脑袋想了一会,突然眼睛一亮,在腿上拍了一下。

    “我想到了,这样吧,槿宴,我把你教会了,这样以后咱们有争议的地方就在游戏中pk,输了的一方无条件服从赢的那方,怎么样?”

    宋轻笑自恃艺高人胆大,思考再三都觉得,自己这个老司机怎么着也不会输,于是提出了这个让她后来一直后悔的提议。

    傅槿宴哪能不知道她的想法,在心中暗暗偷笑。

    宋轻笑,这可是你自投罗网,怪不得我了。

    “那好吧,就这样说定了。”

    耶,成功当上老师,宋轻笑在心里大声欢呼,现在,要好好“调教”一下自己的徒弟啦,开始享受自己作为一个老师的虚荣感吧。

    她立马欢天喜地的凑上去,开始传授自己的秘诀。

    傅槿宴听得很认真,时不时拿起来操作一下。

    “哎,不对,这个技能没用到位。”

    “快快,放技能,不要延迟。”

    “靠,偷袭可耻,来,给我,我给你报仇去。”

    ……

    傅槿宴且战且输,宋轻笑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齿,恨不得自己亲自上。

    哎,收了个徒弟竟然这么笨,教了一个小时了,还是被人秒得渣渣都不剩,还要她这个老师来擦屁股,在游戏上一点天分都没有的人也是难找,她水土不服就服他。

    她这个老师当得,好没有成就感嘤嘤嘤。

    两个小时候,宋轻笑已经绝望了,她了无生趣的躺在沙发上,甚至都不敢去看傅槿宴的操作。

    那走位,那技能放得,啧啧,看多了真的会折寿的说。

    一把结束,傅槿宴淡淡的放下平板,“你刚才说的话还记得吗?”

    “记得。”宋轻笑也不起身,就那样哀怨的看着他,意思就是:小样,你问这个不是找死么。

    “那我们来开一局吧。”

    傅大灰狼要开始实施他的计划了。

    宋轻笑双眼瞪得滚圆,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哎哟!”

    “怎么了?”

    “卧槽,闪到腰了。”

    傅槿宴:“……”

    他为什么这么想笑呢?

    “赌注是什么?”宋轻笑边揉着腰,边两眼放光的问。

    老天这是要让她翻身做主人的节奏吗?

    幸福来得太突然,她快被砸晕了哦呵呵。

    傅槿宴见她张着嘴无声的猖狂的笑着,自己也在心里无声的笑:笑吧,笑吧,傻丫头,珍惜机会,等会你就笑不出来了。

    “赌注就是……”傅槿宴想了想,在宋轻笑期待与紧张的目光中,拉长了音调,说出了他的目的,“我赢了的话,你周末陪我去一趟傅氏集团;你赢了的话,我再陪你去趟游乐场。怎么样,公平吧?”

    宋轻笑想了一会,觉得陪他去傅氏集团也没啥,就点头同意了。

    傅槿宴立马在手机上下载了王者,然后熟练的注册了一个号,两人就开始师徒“自相残杀”了。

    十分钟后,宋轻笑看着自己倒地不起的英雄,简直难以置信,一张小脸都有点扭曲了。

    卧槽,她一定是眼花了。

    这厮难不成是被人掉包了?

    刚刚还菜得一塌糊涂的人,突然变身小神一个,除了等级偏低,其余的走位与放技能哪样不是精确得不能再精确?

    连有完美主义倾向的她都挑不出毛病来,还能越级秒杀她。

    她一定是没睡好觉,产生幻觉了。

    对,一定是酱紫!

    “不行,不行,再来一次,我觉得你出老千!”宋轻笑开始耍无赖。

    “出老千?”傅槿宴好笑的看着某个赖皮鬼,“你以为是在打牌么?”

    “开外挂行了吧?”

    “宋轻笑,你是看着我打的,我开黑没开黑你还不清楚么?你这是不相信自己24k纯金的双眼吗?”

    傅槿宴毫不留情的反驳。

    宋轻笑不依不饶,“再来一把定生死。”

    “好,这次输了可不许耍赖。”

    八分钟后,宋轻笑再度光荣挺尸。

    这次时间更短了。

    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灰暗的屏幕,突然站起来路见不平一声吼。

    “卧槽,我知道了,你刚刚是在扮猪吃老虎,好让我放松警惕,然后趁机给我挖坑!”

    傅槿宴好整以暇的收起手机,极其欠揍的回了一句,“还不算太笨。”

    宋轻笑:“……”

    她可以日狗吗?

    躺上床时,她仍旧愤愤不平,这个心机by,老是给她挖坑,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傅槿宴看着她鼓起的两颊,手痒的伸过去捏了捏,噗的一声,鼓起的地方漏气了。

    “哈哈哈哈,宋轻笑,你要不要这么可爱!你简直承包了我今晚一晚的笑料。”

    “承蒙您的夸奖,姐就是这么可爱!”宋轻笑气呼呼的说完,就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用屁股对着他,摆明了不想和他盖棉被纯聊天!

    被打击还被嘲笑,这日子没法过了,她要回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