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肠胃炎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已经飘得找不着北了,饭后主动要求去刷碗。

    傅槿宴没力气去做那些了,他的肚子里面像着了火一样,火辣辣的,那种滋味,真的是终生难忘。

    心大的宋轻笑压根没发现他的不对劲,直到半夜,她被一阵响动惊醒,才看见傅槿宴满头大汗的拉抽屉。

    她半眯着眼,迷迷糊糊的问道:“槿宴,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傅槿宴艰难的点点头,脸色苍白,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滴了下来。

    “我肚子痛,可能是肠胃炎。”

    宋轻笑顿时大惊失色,一下子坐起来,看见摇摇欲坠的他,赶紧跑过去接住。

    “槿宴,你撑住啊,我马上打120。”

    傅槿宴疼得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宋轻笑手忙脚乱拨打了120,然后吃力的将人扶到床上躺下,自己又去抽屉里找药,翻了半天都没找到,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屋子里乱转。

    在焦急的等待中,120救护车终于来了,宋轻笑高高吊起的心放下了一半。

    市医院高级病房里,傅槿宴安静的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左手手背包着纱布,点滴正在缓慢的进入他的身体。

    他脸色雪白,双眼紧闭,眉头紧紧皱起,看上去睡得并不踏实,似乎在做一个可怕的梦。

    宋轻笑坐在床边,神情中满是愧疚、自责、不安。

    她想起了主治医生的话。

    “傅太太,傅先生的肠胃不太好,吃的东西不能太辣、太凉,太辣的话很容易发炎,饮食上一定要多多注意啊,肠胃炎病发起来是很要命的。”

    她不知道傅槿宴的肠胃不好,但他却经常给她做麻辣小龙虾那些菜。

    宋轻笑现在才回想起来,每次都是他给她剥虾,他自己却很少吃。

    她懊恼的捶头:宋轻笑,你这神经粗得简直令人发指!

    “槿宴,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这样,你快点好起来吧,我以后再也不给你吃那么辣的东西了。”

    “呜呜呜,你也真是的,明明自己不能吃,还吃那么多。这下好了吧,把自己折腾进医院了。”

    “你个混蛋,是存心想让我愧疚吗!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到时候任打任罚,我都不多说一个字。”

    宋轻笑轻轻的说着,她低着头,眼泪一颗颗掉在雪白的床单上,晕开一团深色印记。

    突然,手被一双温暖干燥的大手握住,宋轻笑蓦地抬起头,惊喜的看过去,“槿宴,你醒了?”

    傅槿宴唇边绽开一朵笑,吃力的伸出右手,擦了擦宋轻笑脸上的泪,宠溺的说道:“我要是再不醒来,只怕这里就要发大水了。”

    “呜呜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宋轻笑被他这么一说,又忍不住哭了。

    “好了,我不说了,你别哭了,我没事,笑笑。”

    傅槿宴最见不得她这副惨兮兮的可怜样子,每次心都揪着疼,比自己身上被砍了一刀还难过。

    “我刚在梦里听见你的哭声了,所以我死命挣扎着醒过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果然,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只小花猫。”

    他故意打趣,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噗嗤。”

    宋轻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却也听话的不再哭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你呀,以后给我禁止吃辣椒!”

    “明明自己肠胃不好,还硬撑着吃那么多,为了显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么!”

    说起这个,她就有一桶的槽想吐。

    傅槿宴笑而不语,也不为自己辩解,他没告诉宋轻笑,他吃这么多,不关男子汉气概什么事,只是因为菜是她做的而已。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默默的,他们的爱,也是默默的,不浮华,不聒噪,让人很有安全感。

    宋轻笑心满意足的“教训”了一通之后,突然小脸一肃,“对不起,槿宴,是我粗心了,对你不够关心。”

    傅槿宴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触碰了一下,眉目温柔缱绻。

    “说什么话,傻瓜,你忘了,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不需要说这些。”

    宋轻笑听到这么动情的话,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开始盈满了眼眶。

    这个混蛋,就知道赚她的眼泪!

    傅槿宴笑了笑,突然说:“笑笑,我住院的事不要告诉爸妈,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他们年纪也大了,能让他们少操点心就少操点心。”

    宋轻笑犹豫了一会,这才点点头。

    这几天,傅槿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重要文件也是陈盛每天亲自送到医院来。

    对外,二人绝口不提这次住院的原因,但以陈盛那堪比光的眼神,还是从二人的语言和行为中发现了端倪。

    他顿时又觉得自己被塞了一把狗粮。

    要是他也有个老婆,哪怕天天让自己表演生吃辣椒,吃到胃出血他也一百个愿意。

    陈盛表示,长期酱紫单身下去,他一定会抑郁的。

    宋轻笑这几天请了个假,每天在医院忙前忙后,嘘寒问暖,一副妥妥的人妻设定。

    傅槿宴除了偶尔处理工作,就是躺在床上看某人忙碌,一会给他削苹果,一会剥葡萄,当然都是亲自喂到他嘴里。

    宋轻笑也乐得被他使唤,觉得为他倒一杯水喝,心中都是甜蜜的。

    傅槿宴表面风轻云淡,其实心里美得不要不要的,只希望这病慢点好起来,让他再享受下被宋轻笑照顾的感觉。

    很窝心。

    他在心里窃喜,这次的病简直是太值了。

    二人的感情在这几天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他出院没多久,就到中秋节了。

    傅老太太闲得无聊,早就在家开始忙活张罗了。

    这种豪门大家族,最注重的是家庭观,所以一些传统节日,比如清明、中秋和春节会过得非常隆重,很有仪式感。

    这也是家族传承的一部分。

    中秋前一天,傅太太就迫不及待的给傅槿宴打电话过去。

    “宴儿,你和笑笑明天早点过来,我把东西都准备好了,都是你们爱吃的。”

    傅槿宴嘴角勾了勾,“好,母亲。”

    宋轻笑在一旁坐着,难得的没有刷脑残剧,而是拿着一个平板,兴奋的玩着最近很火的游戏,这还是别人给她推荐的,她一下子就掉到坑里去了。

    工作太累,她也需要劳逸结合才行嘛。

    傅槿宴挂上电话,凑过去看了一眼,“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