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舍命陪夫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邱嘉茗看着傅槿宴两眼没有焦距的看着虚空,难得的出神,还是在她面前,心中就一抽一抽的疼。

    她的声音淡淡的,像是随时会消失一样,“槿宴,她叫什么名字?”

    傅槿宴抱歉的看着她,终于说道:“她叫宋轻笑,嘉茗,你放弃吧,我不想因为我耽误你一辈子。”

    “宋轻笑……宋轻笑……”邱嘉茗喃喃自语,像是没有听到他后面的话,“真是个好名字呢,想必,是个很好的女人吧?至少,肯定比我强。”

    不然为何将你的心得到了呢!

    最后一句,邱嘉茗并没有说出来,但是傅槿宴听懂了她的潜台词。

    “嘉茗,你是个好女人,会有更好的男人来珍惜你的。”

    傅槿宴自己都觉得,这是一句多么苍白的安慰,但世界上最不能勉强的事,就是在一起。

    “谢谢你,槿宴。”邱嘉茗明媚的笑了起来,颓废的气息一扫而空,又恢复了平日那个干练的她,但在傅槿宴面前,她又比在别人面前多了几分调皮。

    “我当然知道我是个好女人啦,不过好女人才不应该也不会轻易放弃。”

    在傅槿宴再度拒绝她之前,她抢先说道:“作为这次对我的奖励之一,可不可以先允许我回去休息下?一路上折腾得,还有点累。”

    傅槿宴不再劝阻,毕竟,从本质上来说,这其实是邱嘉茗一个人的事,爱上了谁,就是那个主动爱的人的一个功课,从来都与被爱人无关。

    “嗯,你辛苦了,先放几天假,回去休息好了再来上班吧。”

    他对这些高层的管理一向比较轻松,毕竟他们忙起来的时候简直是没日没夜,而且,能坐到这个位置的人,一般都很自觉,对于自身的管理非常好。

    宋轻笑浑然不知自己的“情敌”出现了,她最近手有点痒痒,自从她那次在傅清雅家里做过一次清淡小菜之后,就再也没能成功下厨过,她浑身都不得劲,心中憋着一股东西。

    她很疑惑,难道是她最近贤妻属性大爆发了吗?还是被傅槿宴那贤夫的特质感染了?

    不然为什么她竟然开始热衷于下厨房了?

    想想都好恐怖啊操!

    然而,不管怎样恐怖,她还是要行动起来,消除这种感觉,于是背着傅槿宴去了两次欧珊珊家里,跟着欧大厨拜师学艺,学到了她的一道拿手菜。

    为此,她还被欧珊珊笑了好久,说她越来越像个居家过日子的小女人了。

    惹得宋轻笑一阵面红耳赤。

    这天,她比傅槿宴下班早,在回来的路上顺便去了一趟超市,采购了她要的东西。

    因为今天晚上,她要搞、事、情!

    为了避免再次火烧厨房,宋轻笑这次一步也不敢离开,中途想去洗手间都憋着。

    在她捣鼓了一个小时之后,一道看上去色香味很不错的菜出锅了,她又另外做了点清淡小菜。

    傅槿宴像是听到了美食的召唤,踩着点回来了,他看见餐桌上的菜,诧异的挑了挑眉。

    “这些是你做的?”

    他高挺的鼻子嗅了嗅,淡淡想着,真看不出来,这个笨蛋会做饭了,闻起来还挺香的。

    宋轻笑盛上两碗米饭,得意的仰着小脸,“对呀,就是本大厨我做的,怎么样?开心不开心?惊喜不惊喜?”

    说实话,傅槿宴确实很开心,任哪个男人回家,看见自己的小妻子已经为自己做好了饭,还笑盈盈的求夸奖,心中都会涌上一股温馨与怜爱吧。

    见她一副求表扬的样子,傅槿宴也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摸了摸宋轻笑的脑袋。

    “闻起来很不错,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宋轻笑心里跟灌了蜜一样,嘴角翘得高高的。

    哇咔咔,自己终于被这个挑剔的男人夸奖了,也是,也不瞧瞧她是谁,智商超高的人气美少女一枚。

    “听好了,这道菜的名字叫——宋氏酸辣风味鸡!怎么样?霸气不?”

    傅槿宴眼中闪过一抹好笑,很贴心的没有拆她的台。

    这么一个土了吧唧的名字,听起来实在不甚美妙。

    在吃饭的时候,宋轻笑无比殷勤的给傅槿宴夹菜,“槿宴,你多吃点,才不枉费我在厨房奋战的一个多小时。”

    没一会,傅槿宴便满头大汗,他有些怀疑的看着宋轻笑。

    “笑笑,你这是放了多少辣椒?”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要烧起来了。

    宋轻笑被辣得脸色也有点红,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讪讪的说道:“其实我没想放这么多的,但我、我手一抖,把所有的辣椒都倒锅里了。”

    做菜把握不好配料的分量,简直是硬伤。

    这特么就尴尬了!

    “你要是吃不了的话,那就别吃了,尝尝这个清淡的。”宋轻笑狗腿的将另外一个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

    傅槿宴看着她口中所谓的清淡的菜,太阳穴跳了跳。

    这菜看上去确实很清淡,一点都不红,但谁能告诉他,这满盘子的青色泡椒是怎么回事?

    难道宋轻笑最近口味突变?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范畴?

    看着宋轻笑眼里的期待,他一下子心软得不行,算了,也是她一片好心。

    傅槿宴朝她露出一个看起来很衰弱的微笑,已经没有精力去关心她口味突变的事了。

    “别灰心,味道很不错。”

    就是特么的有点辣!

    这个笨蛋难得成功下厨一次,既没有将鸡蛋煎糊,又没有将厨房烧了,他这次要是把她打击到了,宋轻笑估计就与厨房无缘了。

    想了想,他又好心的补充了一句,“如果下次能少放点辣椒的话,就更美味了。”

    宋轻笑一听,刚才那点小沮丧瞬间消失无踪,眼巴巴的看着傅槿宴,“哈哈,真的吗?下次我一定改进,来,槿宴,你喜欢吃的话就多吃点。”

    她兴奋起来就忍不住想给他夹菜,麻蛋,太有成就感了有木有。

    她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某些人这么爱下厨,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将自己的菜吃光那种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美妙。

    比画出一个设计稿还有成就感。

    傅槿宴看着碗里的菜,暗中叹了一口气,朝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硬着头皮吃下了。

    就当舍命陪夫人吧。

    这顿有史以来最“热火朝天”的晚餐,终于在傅槿宴的万分崩溃,和宋轻笑的欢天喜地中结束了。

    傅槿宴表示:比他谈一个合作项目还要煎熬,简直是又甜蜜又难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