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还好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哈哈,怎么样?这个惊喜不惊喜?”一无所知的陈盛笑得贼欢快。

    见她不说话,也没啥反应,他又想继续大爆料,连周围突然安静下来的氛围都没感觉到。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什么重重的戳了一下。

    谁呀,敢打扰他和小美聊天!

    陈盛刷的一下回过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穿着一身浅灰色职业装的佳人正亭亭玉立的站着,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秀外慧中,虽秀气却不弱气,即使不说话,也有一股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

    “你好啊,陈助理,这么久不见,还是老样子。”

    见陈盛一副如遭雷击的表情,邱嘉茗好笑的拍拍他的肩膀。

    “怎么?看见我高兴傻了?不知道说什么了?”

    陈盛这才回过神来,内心的草泥马已经跑满了整个草原。

    妈妈呀,老天保佑,希望刚才的话没被她听到,不然就可以选择一个死法了。

    “邱总监,你好,欢迎回来,去了一趟国外,人更漂亮了哈哈。”他这才调整好脸部表情,热情的打着招呼。

    也许是他的祈祷起了作用,邱嘉茗并没有问起他刚才的事,而是朝小美和善的笑了笑。

    待两人走后,小美兴奋的转过头,对旁边的吴书悦说:“哇,邱总监太有气场了,刚才她出现的时候,我没认出来,都不敢开口说话,外界传言她做事雷厉风行,手段厉害得很,但长相却这么秀气,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啧啧。”

    “就是,好羡慕这样的女人呀,在事业上能有一番这么大的成就。”吴书悦一脸神往,她的目标就是成为一个能在商业上呼风唤雨的女强人,邱嘉茗就是她心中标准的女神形象,至于谈恋爱什么的,见鬼去吧!

    “不过,听他们说起来邱总监也蛮可怜的,她被总裁拒绝了这么多次,要是换做我,被拒绝一次,就不敢再往前走了,甚至估计都想跳槽了。”

    小美叹了一口气。

    “可是,能被拒绝这么多次,还能回来面对,这么坚强的站在这里,光彩照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得多么有承载力呀,真的让人很佩服。”

    吴书悦双眼都快成星星眼了,口气中无不充满着敬仰与佩服。

    这边,二人聊得正嗨,那边,陈盛就有些尴尬了,因为邱嘉茗正在问他傅槿宴的情况。

    他真的是一百个不愿意来当这个“恶人”啊卧槽。

    为什么苦逼的事都要他来做,却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可怜的陈助理已经疯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话里的逻辑有什么毛病。

    “陈助理,槿宴他,他还好吗?”

    邱嘉茗在提起傅槿宴的时候像变了一个人,语气和表情都温柔得不可思议,和她女强人的行事作风完全是两码事。

    陈盛听着这话,有点尴尬了。

    他是说好还是不好呢?

    说好的话,可怜的邱总监会不会更伤心?

    她走了这么久,傅总也能过得很好,那不就是从侧面证明了她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说不好吧,他又实在说不出口,太特么昧良心了,大bss整天这春风满面的样子,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他这是被爱情滋养得不要不要的!

    看见陈盛一个大男人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邱嘉茗了然,心里像被人用手紧紧捏住,难受得都快不能呼吸了,秀丽的脸上都失了几分光彩。

    “你不用告诉我了,我大概已经知道了。”

    邱嘉茗的口气很淡,但陈盛却从中听出了黯然之意。

    “对了,槿宴现在在办公室吗?”

    “在,你直接过去吧,邱总监。”

    看着邱嘉茗的背影,陈盛吐出一口气,像他这么英俊风流善解人意的男人竟然没人要,而傅槿宴那种冷冰冰不解风情的大冰块却让这些人趋之若鹜,这个世界太特么不公平了。

    唉,他还是去好好工作吧,只有工作能使他开心。

    总裁办公室。

    傅槿宴坐在宽大的旋转椅上,刚接完电话,就听到门有节奏的被敲响。

    “进来。”他淡淡的说道。

    门外,邱嘉茗压下那些难过的表情,深吸一口气,迅速换上一副温柔又淡定的笑容,推门而入。

    “傅总,我来给您汇报工作来了。”

    傅槿宴知道她回来了,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意外的神情,他站起身,大长腿一迈,几步走到沙发旁,示意了邱嘉茗一眼,“坐吧。”

    邱嘉茗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坐下,就开始汇报工作,将自己这一年多以来在国外的项目进展情况事无巨细的给傅槿宴说了一遍。

    傅槿宴认真的听完,然后面露笑容,赞许的点点头,“你做得很不错。”

    “多谢傅总夸奖。”邱嘉茗笑眯眯的回道,贪婪的看着他的侧脸,这张英俊的脸,这么久都没见了,她想得心都痛了。

    在国外的一年多,她就是靠着傅槿宴的那些照片才坚持下来的。

    房间里有那么一刻的静默,突然,邱嘉茗像是终于憋不住了,说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

    “槿宴,还没恭喜你新婚快乐,我在国外,一直都不知道这事,回来才隐约听他们说起。”

    傅槿宴其实对她想问的东西有些预感,毕竟,以邱嘉茗的性格,憋着是不可能的,要死也要死个痛快。

    这是他挺欣赏的一种特质,不过仅限于用在商业中,这种冲劲会给人一种无往而不利的感觉,在私下的交流里,这点曾经一度很让他头疼。

    他严词拒绝邱嘉茗的话,怕会伤了这个老下属的心,但若给她一种有机会的错觉的话,他实在是做不到。

    在外人眼里,邱嘉茗出身好、学历高、人年轻漂亮能干大方,最重要的是痴情专一,能够主动追求一个男人这么久,很不简单,简直是众多人眼中的女神。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升不起那种心动的感觉,面对她时,用心如止水来形容都不为过。

    他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但有一点很明确,他并不喜欢邱嘉茗这类女人。

    直到遇到宋轻笑,他在一开始就被她有意无意的吸引着,这种吸引他以前从没试过,那种心动情动的感觉太致命了。

    到了最后,他终于无法自拔。

    想到宋轻笑,他的嘴角就不可抑制的浮现一抹微笑,不知道那丫头在干什么?

    有没有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