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摩天轮里的亲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摩天轮里的空间很适合情侣呆一起窃窃私语,通常是浪漫的代表,也是许多人恋爱成功中不可缺少的因素。

    宋轻笑不疑有他,一口气将这些玩过瘾了,正好去里面休息下。

    小箱子里只有他们二人,看着缓缓移动上升的摩天轮,宋轻笑无聊的将脑袋耷拉在傅槿宴的肩膀上,掰着指头消磨时间。

    没过多久,她就睡着了。

    傅槿宴轻轻的偏过头,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甜美的睡颜,心里那股跃跃欲试的冲动终于压抑不住了,对着那张粉红色的嘴唇就亲了上去。

    蓝天、白云、青山、逐渐缩小的城市、亲吻的爱人,组成了一副爱意满满的画卷,永久的刻在这里。

    宋轻笑只是打个盹,缓解一下疲乏,并没有进入深层睡眠。

    所以在傅槿宴亲上来的第一时间,她就醒了,心跳顿时失了节奏,但她仍旧一动不动的靠在他肩头装睡。

    这个时候醒了会不会尴尬?真是好为难。

    傅槿宴又在她唇上啄了一口,才带着淡淡的笑意出声,“好了,别装睡了。”

    宋轻笑睁开眼,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装睡?”

    “某人的呼吸节奏都乱了,耳朵红得一塌糊涂,这都还猜不出来,那我得傻成什么样子。”傅槿宴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回荡着。

    宋轻笑的脸这下彻底红了,她讪讪一笑,“不愧是集团公司的掌舵人,观察得真仔细。”

    她顾左右而言他,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尴尬得让她一度想要逃离。

    “我只对我喜欢的人才观察得仔细,若是别的人,我可没那个美国时间。”

    傅槿宴神情温柔,仔细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开口就撩。

    其实这么久的相处以来,宋轻笑的心早就缴械投降了,这个男人简直是大众眼中的模范丈夫,有权有势有颜,还有内涵,性格除了嘴巴毒舌点,其他的都蛮好的,关键时刻总会护短,老是做出一些感动她的事来。

    如果不是那一张契约,她也许早就主动表白了,毕竟,错过了傅槿宴,大约她终生都不想再找别人了。

    “槿宴,其实我……”

    宋轻笑为难的张张嘴,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槿宴轻轻捂住。

    “嘘,笑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现在不想听那些。没关系,我可以等,等到你彻底接受我的那天。”

    宋轻笑感动得眼泪花花的,她轻轻点了点头。

    二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说话,紧紧相拥着,传达着彼此的温度,看着逐渐变幻的风景。

    在这一刻,两颗心无比的贴近。

    如果有个人能一直陪着自己看人世的风景,这一辈子都不再尝试孤单的滋味,那该有多好。

    今天,傅氏集团里的氛围有些不一样,大家的神情都比较兴奋,热情高涨,因为集团的项目总监邱嘉茗就要回来了。

    说起这个项目总监,大家总是有说不完的八卦。

    身为一个女性,能坐到一个大集团的总监之位,可见能力不是一般的强,而且年轻又漂亮,身边不乏优秀的追求者。

    然而,让大家如此关注的原因,除了这些,还有就是她对集团总裁傅槿宴的暗恋,几乎人尽皆知。

    这些事情说起来,都可以写一本小说了,名字叫:傅氏花边,总监与总裁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人们对于风月之事历来都津津乐道,尤其是上司之间的暧昧八卦,大概也是他们精神生活太空虚的缘故。

    傅氏集团开放区办公室,小美轻轻叫住从她身边路过的陈盛。

    “陈秘书,你等一下。”

    陈盛站定后,以一个自以为很潇洒其实很傻叉的动作转过身,看着她,“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效劳的吗?”

    “哈哈,陈秘书,你真可爱。”

    小美捂着嘴笑道,其实她想说的是:你是上天派来的逗比吗!

    但为了不打击到他,善良的她就说得很婉转。

    陈盛不开森了,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是在部队里混过的,竟然被人说可爱,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呀。

    怎么能说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他可爱呢!随便换一个也好哇!

    “小美,你这样说我会伤心的,哥哥我身高一米八,体重120,性格坚毅有担当,怎么着也用不着可爱吧。”陈盛一边抱怨,一边变相推销自己。

    哎,没办法,作为一个大龄单身未婚青年,无老婆无女友无暧昧对象的三无人员,压力太特么大了。

    小美殷勤的拉过一张凳子,神情可爱的看着他,“陈助理,请坐,我有点事想要请教你。”

    陈盛见她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样子,心里很高兴,但仍旧极力掩饰着,很是矜持的坐了过去。

    “你想问什么?”他有点疑惑,平时他们都是凑在一块八卦的,很少见小美这么郑重的找他问事情。

    难道小美是想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不得不说,陈盛的脑洞开得不是一般的大。

    小美,突然压低了声音对他说:“我想知道邱总监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惹得大家这么兴奋?你知道,我刚来公司没多久,还不太了解公司的情况。”

    陈盛一听,乐了,敢情这个小美原来是八卦之魂被他们点燃了,就向他这个老员工打听来了。

    不过她还真是问对人了,其他人或许只是雾里看花,对于其中的内情不清楚,但他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毕竟助理这种职业,真的是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围着总裁转。

    他连傅槿宴背后哪里有颗痣他都知道。

    “其实也没啥,就是邱总监痴痴暗恋我们总裁很多年,但是一直没有得到结果,就酱紫了。”

    陈盛言简意赅的将这段暗恋给小美说了。

    “这就完了吗?哎,我还以为能听到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呢,这么着也要一波三折一下吧,害我白期待一场。”小美不自觉嘟起了嘴巴,似抱怨,又像是在撒娇。

    陈盛这个大龄单身狗哪能忍心让美女不开心,他挣扎了一番,最终败下阵来,又凑过去了一点,悄悄的说道:“其实呀,咱们邱总监去做国外的项目,是因为表白不成,为情所伤。”

    他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爆料内幕了,希望能博美人一笑。

    谁知道,小美听了非但没有兴奋,反而有点呆愣的看着他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