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游乐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她为了显得自然些,只能硬着头皮回道:“我们都还年轻,先以事业为重吧,暂时不打算要孩子,没准备好呢。”

    周姐了然的点点头,“理解理解,新婚夫妻嘛,二人世界要过够了,才考虑生孩子的事。不过呀,你们可得早点考虑呢,年龄大了再生孩子总会有些风险的。”

    宋轻笑在她一番热情的关怀下,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温雅在一旁捂着嘴偷笑,有宋轻笑这个已婚妇女在,周姐的目标暂时还落不到她身上。

    万幸,万幸!

    周末,宋轻笑难得的不要人催,自己一大早就爬了起来,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傅槿宴。

    他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一把搂住正要起身的宋轻笑,将头埋在她的颈窝,迷迷糊糊的呢喃一声,“再睡会,乖!”

    宋轻笑被这性感沙哑的声音酥了一脸,心里也软得不像样,难得顺从的靠在他胸口,却怎么也睡不着,只好欣赏眼前的美男了。

    傅槿宴略有些凌乱的头发下是浓浓的眉毛,又长又黑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盖在眼皮上,投下了一个阴影,那双狭长幽深的眼睛此刻紧紧闭着,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白皙光滑的皮肤找不到一点瑕疵,让身为女人的她都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身为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干嘛?皮肤这么白干嘛?拉仇恨吗?

    长得好看也就罢了,但他偏偏要靠自己的才华吃饭,而不是上天给的高颜值。

    人比人气死人呀,比你长得好看又有才的人都在努力,你有什么资格颓废?

    宋轻笑看得心里痒痒的,刚想伸手去摸摸他的脸,近距离接触一下,就听见傅槿宴略带几分笑意的说道:“看够了吗?”

    傅槿宴睁开眼睛,好笑的看着满脸纠结的她,也顺手摸了摸她的脸,美其名曰,礼尚往来。

    “我要是个女人,你这样的估计就嫁不出去了。”

    “切,我才不稀罕嫁人呢。”被人打击,宋轻笑顿时不乐意了,“我独自一个过自己的生活,不知道有多美妙呢,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想干嘛干嘛,想去哪去哪!”

    “我一个人啥都能干。”她傲娇的补充。

    “哦?是吗?”傅槿宴不置可否,淡淡的扔过去一句话,“你一个人不能生孩子。”

    不稀罕嫁人,最终还不是嫁给了他!

    反正她这辈子是没有第二次嫁人的机会了。

    宋轻笑在他犀利的言语面前,卒!

    她气呼呼的将人拉起来,想起了正事,“起来了,你那天答应了我什么事,还记得吗?”

    傅槿宴干脆两手一摊,双眼一闭,躺在床上装死,耍赖,“不记得了!”

    卧槽!

    宋轻笑的小宇宙快爆发了,这个混蛋,戏真多!

    她一个翻身坐在他身上,一下子扑了上去,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想干嘛,大约是,压死他?

    呵呵哒,她这是在说自己肥吗?

    傅槿宴打心眼里欢迎某人的投怀送抱,满足的用一只手圈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将她乱动的脑袋按住。

    两人磨磨蹭蹭的来到游乐场时,太阳已经高高挂在空中了。

    游乐场今天开业,有很多优惠活动,此时一眼望去,人山人海。

    “我勒个去,这简直堪比春运,我这个小身板,会不会被挤扁?”

    宋轻笑暗暗咋舌,我滴个乖乖,要不要这么火爆?这商家宣传也太到位了吧?

    而且来的好多都是小情侣,她不忿的在心里吐槽,现在的年轻人啊这么幼稚,谈恋爱就好好谈恋爱呗,电影院什么的大好地方不去,偏偏来这里凑热闹,玩这种小盆友玩的东西。

    傅槿宴去排了长队,买了两张通票,二人便挤进了游乐场。

    没错,是用挤的!不过好歹有傅槿宴这个大高个护着,宋轻笑才免于被人一脚踩死的下场。

    宋轻笑隔老远就看见一艘标志性的船,突然心血来潮,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傅槿宴,“槿宴,我想玩个东西,但又有点怕,你陪我一块好不好?”

    傅槿宴顿时一愣,能让宋轻笑都说有点怕的,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犹豫了一会,最终败阵在她期待的小眼神下。

    哎,舍命陪老婆吧。

    当宋轻笑拉着傅槿宴兴致勃勃的来到海盗船前面的时候,他的眉毛重重一跳,果然是个尖叫项目。

    见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无奈的暗暗吐槽,这这货哪里是有点怕,分明是天不怕地不怕!

    等会别哭就行。

    二人坐了上去,等人数差不多的时候,船就开始左右摇摆了,开始慢慢的摇,宋轻笑还觉得没啥,兴奋的跟他叽叽喳喳。

    到后来,船的摆动幅度越来越大时,宋轻笑的脸也越来越白。

    “槿宴,我怕!”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傅槿宴翻了个白眼,刚刚还很有兴趣的样子,现在怕有什么用?他们在半空中上不去又下不来。

    不过还是把自己的手伸过去,紧紧抓住她的。

    意思是:别怕,有我在。

    在船摆动到了最高点时,宋轻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大叫出声,那声音简直可以媲美女高音了,响彻天际。

    好在尖叫的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好些大男人都惊叫了出来,她心里还算有点小安慰,于是叫得更欢快了。

    脚踏实地之后,宋轻笑立马腿软。

    傅槿宴一把将晕乎乎的她抱住,压下心口的惊悸,语气不咸不淡。

    “下次还玩这个吗?”

    宋轻笑苍白着一张脸,连连摇头,“不不不,麻蛋劳资再也不去了,太特么恐怖了。”

    她受到惊吓,不文明用词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外飚。

    两人在长椅上坐着休息了好一会,才算正式开始这次的游乐场之行。

    宋轻笑好久没来游乐场,顿时又从萎靡不振的状态中走出来,满血复活,几乎将所有的项目玩了个遍,傅槿宴当然是舍命陪老婆了。

    他看到游乐场里最高的设备,眉头一动,向宋轻笑征求意见,“咱们去坐摩天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