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浪漫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可惜,他当初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而她如今也嫁人了,嫁的那个男人还是他拍马也及不上的。

    他莫名的就很想念宋轻笑,甚至心里浮现出一个恶毒的念头,就让沈心愿将傅槿宴抢过来吧,这样,他是不是就有机会跟宋轻笑重归于好了?

    霍子桦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想了想,他又联系私家侦探,叫他们把所谓的证据发给他,这才又安心下来。

    热闹的大街上,宋轻笑饶有兴致的逛着街,像个小孩子似的东看看西瞅瞅。

    傅槿宴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害怕她被人撞到了。

    看着她的傻样,他总有一种宋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嘴角扯出一个弧度,他好笑的摇摇头,继续心甘情愿的被宋轻笑拽着走。

    “槿宴,你在看什么?”

    宋轻笑走着走着,突然拽不动他了,好奇的回过头。

    “我觉得有人在跟踪我。”

    傅槿宴眉眼中有一丝凝重,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总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人在跟踪他似的,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很不好,让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宋轻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然后女汉子般夸张的大笑几声,“我说,你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吧?我承认,你是长得比普通人帅了那么一丢丢,但也不能自恋到这种程度呀。”

    “这种只有电视剧里男主角身上才出现的剧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你身上呢?安啦,可能是因为你最近工作太累了,造成了幻觉。”

    宋轻笑打击他,又关心他。

    傅槿宴眉头拧起,有几分不服气的怼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哪里面的男主角呢?”

    “是是是,您妥妥的是。”宋轻笑吐了吐舌头,很没诚意的敷衍。

    傅槿宴:“……”

    他真想把这张嘴给缝起来。

    不过,经过宋轻笑这么一搅和,那种被盯梢的感觉消失了。

    不远处,沈心愿穿着最普通的衣服,偷偷跟在他们后面,一边不熟练的跟踪着,一边神情狠毒的碎碎念,“宋轻笑,看我怎么把你老公抢过来,现在就使劲笑吧,到时候有得你哭。”

    下午回到别墅,傅槿宴很主动的将宋轻笑往楼上推,“去忙你的工作吧,这里不需要你帮忙。”

    宋轻笑狐疑的看着他,“真的?你是怕我偷师学艺抢你饭碗吗?”

    第一次主动将她往外赶,她怎么觉得他有什么阴谋呢?

    傅槿宴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在她脑门上拍了一下,“欢迎你来偷师学艺抢我饭碗,傅某求之不得。”

    “那啥,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个稿子没画完,你先忙去了,拜拜了您嘞。”

    这次,宋轻笑不用人推了,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小身板灵活得比兔子还快。

    傅槿宴:他又不吃人,这个笨蛋跑这么快干嘛!

    傅槿宴在厨房精心忙碌了一下午,他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布置,这布置还是他在网上查的,真要让他这颗比较缺乏浪漫细胞的脑袋来想,怕是会愁白头发。

    他看看天色,已经黑了,于是果断上楼,见宋轻笑撑着脑袋正在神游天外,将开小差的她从电脑桌前拉起来。

    “走,给你看个东西。”

    实际上是在捕捉灵感的某人,趔趔趄趄的被他拉着往前走,不满的哼哼,“你对待女士怎么这么粗鲁!”

    她想到他的话,转而又好奇的问道:“天都黑了,要看什么东西呀?”

    “你把眼睛闭上。”

    傅槿宴不容拒绝的命令,见她顺从又期待的闭上眼睛,他干脆一下子将她打横抱起来,就往餐厅走去。

    “吓屎本宝宝了。”宋轻笑吓得搂紧了他的脖子,刚睁开眼,在他眼神的警告中又闭上了。

    傅槿宴将人轻轻放在座位上,温柔的笑道:“笑笑,可以睁开眼睛了。”

    宋轻笑嗅到了一股蜡烛燃烧的味道,和一股熟悉的黑胡椒味,大概猜到了所谓的惊喜是什么了。

    她顺从的睁开眼,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玫瑰、蜡烛、爱心、红酒、牛排……唯美的氛围仿佛让人置身梦幻中。

    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揉了揉,再睁开时还是这样。

    “哇,好美,好浪漫。”

    宋轻笑轻轻的说道,似乎怕声音大点,就惊破了这个美丽的幻梦。

    “喜欢吗?”傅槿宴笑盈盈的看着她。

    宋轻笑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在烛光的映衬下,越发俊美英气的男人,心跳怦怦乱跳,热气涌上脸颊,整张脸瞬间就烧了起来。

    果然是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这句话同样对男人也适用。

    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遇到一个这么极品的男人。

    “嗯嗯,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她使劲点头,没有哪个女人不爱浪漫,包括她这个一向没什么风情的女人。

    虽然这样的浪漫方式似乎有些老土了,想必这是傅槿宴第一次这样做,但她能感觉到他的那片珍贵的心意,用这种方式来为她庆祝,似乎夹杂了一丝丝暧昧在里面。

    她又不是木头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傅槿宴坐下后,端起酒杯,朝她伸过去,“傅太太,祝贺你案子顺利通过。”

    听见他这样称呼,宋轻笑的脸又是一热,但也端起高脚杯,轻轻与他的一碰。

    “傅先生,谢谢你精心的准备,我很喜欢。”她矜持又优雅的回道,仿佛一瞬间换了个人似的。

    二人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在朦胧的烛光中,相视一笑。

    这顿饭,宋轻笑吃得前所未有的满足,与难忘。

    傅槿宴也前所未有的体贴与温柔。

    事后,宋轻笑啧啧感叹了好久,平时不浪漫的人一旦浪漫起来,简直要了她的老命呀。

    当然,这番话换来傅槿宴一个爆栗。

    这天,像往常一样下了班,宋轻笑心血来潮的要走走,每天老是车来车去的,骨头都要老化了,身材都走形了好伐。

    她回家会路过一个长达两公里的大型公园,每天这里都有很多人散步运动,公园里的绿植非常多,这个季节好多花也开了,她决定去放松下,吸吸氧气。

    没走多久,她就被一个稚嫩的声音叫住了,“漂亮姐姐,请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