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翻脸无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但一想到这个blgblg闪着光的男人暂时是自己的,就又想忍不住出去炫耀炫耀,宣告一下自己的所有权。

    哎,女人真是个虚伪又矛盾的生物。

    宋轻笑还在不着边际的yy时,另外一边,霍子桦和沈心愿已经陷入冷战好几天了,整个别墅的氛围都怪怪的,佣人们做事都格外小心翼翼,动作不敢太大,甚至连话都不敢说太大声了。

    沈心愿这段时间早出晚归,行踪成谜,回来也是和霍子桦分房睡,甚至期间有好几天彻夜不归。

    霍子桦的生活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但他心底早就有和好的冲动了,这种无休止的冷战下去,实在没什么意义,耗费精神,浪费时间。

    那天的气他其实很早就消了,但男人最后一丝尊严压着他,让他不敢迈出这一步。

    昨晚沈心愿也是很晚才回家,他一直留意着她的动静,但今天早上她并没有出去,仍旧在房间里。

    霍子桦想了想,吩咐佣人将自己需要的食材买回来,他准备亲自动手下厨,这也算是他的退步了吧。

    他想,只要他低下头好说几句好话,哄哄沈心愿,她作为一个女人,肯定会心软的。

    于是,怀着一颗期待的心,霍子桦使出浑身解数,在厨房折腾了两个小时,做了很多沈心愿爱吃的菜。

    在她终于下楼准备外出时,霍子桦喊住了她,“愿愿,我给你做了很多你爱吃的,都已经快到中午了,你吃了饭再出去吧。”

    他的语气一如往常那么轻柔。

    沈心愿昨晚和几个要好的小姐们出去喝了酒,回来就蒙头大睡,宿醉了头疼胃也疼,这会也没什么精力开车出去,想了想,便淡淡的点了点头。

    霍子桦如蒙大赦一般欣喜若狂,连忙殷勤的布置起来。

    二人坐定后,霍子桦开心的为她夹着她平时爱吃的菜,“愿愿,你尝尝这个,你平时最爱吃的。”

    沈心愿眼神都懒得甩他一个,漠然着一张脸,将东西不言不语的放到口中,咀嚼了几下,便一下子吐出来,嫌弃的说道:“这么油腻的东西,让人怎么吃!”

    霍子桦的温润笑一下子僵在了脸上,他放在桌子下的右手死死的捏成拳头,好一会脸上才恢复平静。

    他继续扮演着一个好丈夫的角色,看了看自己做的菜,舀了一碗汤递过去,“不爱吃没关系,你喝点汤呢,是养胃的。”

    沈心愿捏着汤匙,小拇指高高翘着,看上去一副名媛淑女的做派,可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她只喝了一口便将汤碗推开,口气是掩饰不住的冰冷,继续挑刺,“嘴里都要淡出个鸟来了,还喝这什么滋味都没有的汤,真是寡淡得无味。”

    她偏头打量了一下霍子桦,见他还是以前的样子,外表温文尔雅,斯文清俊,但她就是怎么看怎么不是滋味,甚至还越来越烦躁。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值得她当初千方百计的从宋轻笑手中抢过来?

    那贱人的东西能有什么好的?

    当然,除了……

    想到这个,沈心愿心里更烦躁起来,口气也不自觉冷锐得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朝霍子桦割去,“霍子桦,你今天费尽心思做这些菜是想干嘛?”

    霍子桦见她一副翻脸绝情样,心口疼痛起来,也有些愤怒,口气不自觉变得激昂起来。

    “愿愿,我们平时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你忘了吗,我们是夫妻呀。”

    沈心愿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声,翻了个白眼,高傲的看了他一眼,“那我们这对夫妻可真恩爱呀,你说是不是?”

    “愿愿,你是不是嫌弃我了?后悔了是吗?”霍子桦毫不避讳的说道。

    “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你有什么好值得我嫌弃的?”

    沈心愿话里的讽刺想让人忽视都难。

    对,她就是嫌弃他了,就是讨厌他了,她巴不得下一刻就结束这种关系。

    霍子桦觉得,自从上次沈心愿穿着一件男士衬衣回来时,整个人就有些不对劲了,对他越来越冷淡,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他除非是个傻子,才会感觉不到。

    这种相处模式哪里是正常夫妻该有的?甚至不如普通朋友之间的相处。

    沈心愿对他冷淡得太过头,太不寻常了。

    事若反常必有妖,看来,他得好好调查一番了,没有准备的话,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两人在沉默中吃完了饭,霍子桦望着沈心愿离去的背影,和这一桌几乎没怎么动过的菜,冷着一张脸去了书房。

    他在网上找了一家靠谱的私家侦探,将自己的要求说了,按照对方的价格将定金打了过去,便心烦意乱的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好不容易攀上沈家这么一颗大树,如果现在就出现问题的话,他以后怎么办?那些等着他从高处坠落的人指不定怎么嘲笑他。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胡思乱想一番之后,在霍子桦快要耗尽耐心时,对方终于回消息了。

    “霍先生,您好,根据我们的调查显示,沈小姐最近时常在傅氏集团出现,还有好几次跟踪傅槿宴先生的车子。”

    对方后来说了什么,霍子桦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木着一张脸,将剩下的钱给对方支付了,就坐在电脑前发呆,心中是掩饰不住的愤怒与伤心。

    对于沈心愿的反常行为与态度,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原来沈大小姐已经玩腻了这段感情,将自己的目标转移了。

    这次的对象就是她的小舅舅——傅槿宴。

    “呵呵,好,好,真的是好!真当我是个傻瓜吗,玩弄于鼓掌之间?”他一拳打在桌子上,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难道他就那么下贱吗?要任由一个女人全盘掌控?任由自己在她面前做小伏低?

    还有,沈心愿这个女人也不怕背上悖逆无德的名声吗?竟然明目张胆的做这些事?

    也是,她当初连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都抢了,能做出这种事,简直太正常不过了。

    “宋轻笑、宋轻笑……”他突然想到了宋轻笑,嘴里不受控制的喊着她的名字,眼中也闪过一抹柔情。

    宋轻笑真的是他遇到的为数不多的好女孩之一了,人漂亮,性格也好,坚强独立自主,又很有原则,违背伦理道德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