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庆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饭后,二人陪着傅清雅在花园里晒太阳,说说话,今天的目的就是探望,不授课,几人就闲聊。

    晚上,他们告别傅清雅,驱车回家。

    傅槿宴一边目不斜视的开着车,一边说道:“笑笑,你的案子顺利通过了,明天在家为你庆祝一下。”

    副驾驶上,宋轻笑歪歪扭扭的坐着,原本昏昏欲睡,听见他的话,一下子来了精神。

    “怎么庆祝?是不是你下厨做好吃的?”

    傅槿宴头顶飞过一群乌鸦,这个女人,就知道吃!

    “不然呢?”他的本意也是这样,只是这货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我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一提起这个,宋轻笑就乐得不行,顿时化身话痨叽叽喳喳,“我跟你说啊,我就是吃了你上次给我做的美食之后,才灵感爆棚,顺利完成任务的。”

    傅槿宴嘴角抽了抽,还有这种操作?

    “真的吗?”

    “比真相还真!”

    宋轻笑一脸真诚的小表情看起来可爱极了,傅槿宴用余光扫了一眼,在心里发笑。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啊?然后?”宋轻笑愣愣的抱住他踢过来“皮球”,犹豫了好一会,才期期艾艾的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然后…额…为了我后面的作品更加顺利完成,就辛苦傅总一下了,继续做饭怎么样?”

    她说完心里有点发毛,怕他突然将自己踹下车,这话都敢说,自己真特么胆肥了。

    其实刚刚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傅槿宴一定会答应的,所以她最终还是说了。

    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傅槿宴没再开口说一句话,表情平静的开车。

    宋轻笑在心里有点抓狂:大爷,您倒是给个结果呀,这样吊着真特么让人抓耳挠腮啊摔!

    周天早上,宋轻笑还在被窝里做着她的春秋大梦。

    傅槿宴早就醒了,正侧着身体,一手撑着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宋轻笑,以及,她嘴角那丝亮晶晶的可疑水渍。

    白嫩的宁静睡脸在室内仿佛散发着莹莹的亮光,吸引人前去一探究竟。

    傅槿宴正想伸手去戳戳,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手又缩了回去。

    宋轻笑正梦见自己和傅槿宴抱在一起,她满心欢喜,嘴即将贴上去的时候,傅槿宴突然变成了一个手机,并且还在响着铃声。

    她愕然的瞪大了眼睛,卧槽,还有这种操作,顿时在梦里不顾形象的大吼一声:贼老天,还我的男人!

    傅槿宴听见这几个彪悍的字,眉心重重一跳,这女人又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梦?

    她的男人?

    哼,最好别让他知道这个男人是别人,否则……

    在铃声不停的叫嚣时,宋轻笑被打扰得不胜其烦,终于从梦里挣扎着醒来。

    她皱着眉头,闭着眼睛伸出左手摸摸摸,突然摸到一具温热的身体,触电一般迅速缩回手,又若无其事的朝另外一个方向摸去。

    傅槿宴:“……”

    这么懒的女人也是绝了!

    “您好!”宋轻笑迷迷糊糊的说道。

    “呵呵,笑笑,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你,你还没起床吧?”

    电话那头,欧宫越愉悦的嗓音传了过来。

    宋轻笑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她抱着被子坐起来,迅速改变自己的状态,一副汇报工作的状态。

    “不打扰,不打扰,欧总,您有什么吩咐?”

    傅槿宴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丝幽深,欧宫越?

    他这么早给他老婆打电话来干嘛?还是在周末!

    打死他都不相信是谈工作的事。

    欧宫越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高楼下的景象,酝酿了一下,才鼓起勇气开口,“是这样的,为了庆祝你的案子顺利通过,我想今晚请你吃个饭。”

    啊咧?

    宋轻笑下意识的侧过头,看了一眼正定定注视着她的某人,虽然他的表情很平静,但她总嗅出了那么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她觉得,她要是答应的话,今天恐怕下不了这个床!

    下不了床的具体方式请大家自行yy。

    虽然不忍心拒绝,但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好对不起了,大bss。

    “抱歉啊,欧总,我已经跟槿宴说好了在家庆祝的,所以,您这边……”

    宋轻笑很自觉的将傅槿宴拖出来当挡箭牌,毕竟他是她唯一合法的男人,这是义务。

    “这样啊,没关系,那咱们有空再约。”欧宫越在打电话之前,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但饶是这样,他心里仍旧有一丝难过,口气都不自觉落寞起来。

    哎,从来都是拒绝别人的他,总是在宋轻笑这里再三受挫,果然,自己造的孽都是要自己来还的。

    挂了电话,宋轻笑讪讪一笑,朝傅槿宴打了个招呼,“早啊,槿宴。”

    “太阳都晒屁股了,还早?”傅槿宴神色冷清的回道。

    宋轻笑被他这么一怼,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男人,是吃了火药吗?

    不对,他还没喷火,只是状态有点不对劲,但他周身的气压刚刚好像还很正常来着。

    难道是欧宫越那通电话?

    头一次,宋轻笑的脑袋瓜转得这么灵活,一下就猜到了点子上。

    她清了清嗓子,坐直身体,严肃的看着傅槿宴,“我绝壁、绝壁没有要爬墙的意思!”

    快看她真诚的小眼神。

    傅槿宴见宋轻笑终于学会揣摩他的心思了,觉得自己被她重视了,紧绷的神色这才柔和起来,如沐春风的回了一句:“还算你有点良心。”

    “我一直很有良心的好吗!”

    宋轻笑突然很想笑,堂堂集团总裁,吃起醋来就跟个小孩子似的,一句话就被安抚了真的好吗?

    “是吗?你的良心呢?给我摸摸。”傅槿宴邪肆的一笑,伸手就要去摸某人的良心。

    宋轻笑大惊,抱着被子一个翻滚就将自己卷在了被窝里,这才觉得有点安全感,警戒的盯着他。

    p,大清早的就耍流氓,太可恶了。

    傅槿宴不过只是逗逗她,见她反应这么大也是无语了,这丫头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吗。

    有时候对着他的美色流口水流得不行,有时候又当他是洪水猛兽,避之不及。

    “起床吧,今天天气好,我也难得没有工作,我陪你去逛逛,晚上在家里为你庆祝下。”

    宋轻笑虽然不太想和傅槿宴一起出去逛,因为他太特么扎眼了,身材好颜值高气质清冷,这特么简直言情小说中男猪脚的标配呀,走到哪儿吸睛到哪儿,让那些花痴女人纷纷把矛头对准了最无辜的她,真是让人心里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