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进步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那怎样才能进入这种天人合一的状态呢?”宋轻笑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这个问题问得好,”欧宫越一本正经的开起了玩笑,“会抓重点,你这是要掏光你学长的老本呀!”

    欧珊珊见宋轻笑囧得发红的脸,忍不住笑了,出声解围,“赶紧的,哥,我都好想听听你的诀窍,说不定对我以后能产生大用处呢。”

    “其实方法很简单。”

    欧宫越停顿了下,故意卖了个关子,在欧珊珊要揍人的表情下,继续掏自己的老底。

    “就是清空自己的思维,思维有时候是个好东西,然而有时候不见得。我们人一生的思维都是被这些外在教导出来的,才形成了所谓的‘自己’,然而被外在束缚的我们真的是我们吗?”

    “不管是设计还是文学创作,本质上都是一种自我的表达,想要无限的表达自我,就得破除思维的限制。对,在某种情况下,思维对我们就是一种限制、一种束缚,将脑中喋喋不休的声音全部忘掉,然后进入一种有意识但无思考的感觉中去,跟自己的心链接,或者深入彻底的感受大自然等一切能触动你的东西,灵感就会浮现出来,这个时候的你,就是真正的你。画出来的东西,才是真正具有生命力的,能让人的心神产生振动的东西。”

    “因为只有你的心弦先动了,才能散发出某种频率,引起别人的共鸣。否则,大家都处在各自的世界,感受不到那种深层次的链接。”

    宋轻笑听得心神大震,如此高深的又玄奥的东西,怕是真正的大师级别的才接触得到吧。

    她恍然大悟,喃喃自语,“我好像明白了,所谓的天人合一,其实就是与灵魂深处那个不被思维束缚的自己合一,而不是头顶的这片天空,对吗?”

    “那个真正的自己,才是推动我们向前走的最终推手吗?”

    欧宫越哈哈一笑,感慨的看着宋轻笑,“说的没错,你在这方面真的很有悟性,假以时日,必将超越我们。我对这点深有感触,因为我人生中多次重要的决策,都是在直觉中做下的,直觉也就是灵感,它推动着我很顺利的走到如今这一步。”

    宋轻笑将这些话都牢牢记在了心底,这于她而言,真的是一份很重要的宝藏,虽然欧宫越并没有说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该怎么去画好一幅画等,但却为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真的很谢谢你,学长,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她很郑重的向欧宫越道谢。

    欧珊珊也听得津津有味,收益颇丰,她开心的打趣道:“哥,没想到你还真有两把刷子,哈哈,我以为你只会一副花花公子的做派呢。”

    “欧珊珊,好好说话会死吗!”欧宫越挑了挑眉头,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从小就调皮捣蛋的堂妹。

    三人正聊得高兴,敲门声响起,欧宫越示意门外的人进来。

    宋轻笑这才后知后觉的摸摸自己的肚子,她其实老早就饿了,但精神食粮被塞了一嘴,她一点饥饿感都没有,这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这是非常精彩的一周,宋轻笑将田清益临走前交代的任务完成了,而且结果相当不错。

    她最近几天心情都好得不得了,颇有一种要上天的感觉。

    傅槿宴知道她将两个案子都完成,并顺利通过之后,也为她感到高兴,他还是喜欢这个神采飞扬的傻样,不爱见她一副愁眉苦脸的造型,那不符合她的人设。

    周五的时候,傅槿宴中午给傅清雅打了电话过去问候一下。

    “姑姑,你身体怎么样了?”

    傅清雅正在花园里晒太阳,她躺在椅子上,腿上盖着一条薄毯,懒洋洋的回道:“最近恢复得不错,宴儿,你们不用担心。”

    傅清雅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很有精神,傅槿宴眉头放宽,愉悦的笑了一声,“那就好,姑姑,明天周六,我和笑笑都有时间,过去看看你。”

    傅清雅听见他们要来,心里也非常开心,毕竟自己一个人寂寞久了,总还是需要一些亲人的陪伴,时光才不会显得如此漫长,尤其是笑笑那个丫头,她莫名的就很喜欢。

    “好,那你们早点过来,姑姑给你们做好吃的。”

    周六上午,傅槿宴就和宋轻笑开车出发了。

    听说傅清雅的身体好了很多,宋轻笑也很高兴,虽然这预示着她又要开始礼仪课程的学习了,但这个和傅清雅的身体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到别墅的时候,即将到中午饭点了,他们一进门就闻到一阵香味。

    宋轻笑的狗鼻子动了动,口中不自觉分泌出唾液。

    哇,好香!

    傅槿宴看着她的馋样,毫不留情的打击,“你的腰围都一尺九了!再吃下去,你的那些裙子还能穿得进去吗?”

    宋轻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卧槽,这么私密的东西,他怎么知道得比她还清楚?

    傅槿宴冷清清的说:“当然是我亲自动手为你测量的。”

    宋轻笑有点炸毛,还有没有一点了,她要抗议、抗议!

    然而,她说出来的却是不相干的话,“我才不喜欢穿裙子呢,我喜欢裤子!哼,裙子是你们的口味。”

    傅槿宴:“……”

    这货的脑回路太清奇,他只能献上他的膝盖。

    两人正在斗嘴,傅清雅围着一条浅紫色的围裙,端着菜出来了。

    “笑笑,宴儿,你们坐,菜马上就好。”

    宋轻笑睁大了眼睛,顿时化身小迷妹,一脸崇拜的看着傅清雅,“姑姑,你好厉害,做的菜闻起来很香,吃起来肯定更美味。”

    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傅清雅下厨,这么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穿上围裙仍旧美得让人心动,想必她之前和苏钦二人也是过着这种平凡夫妻的温暖生活吧。

    “呵呵,就你嘴甜,姑姑好久没下厨了,厨艺都有些生疏了,笑笑你待会一定要给姑姑面子,多吃点哦。”

    傅清雅一向自持是个偏冷的人,但就是特别容易被宋轻笑逗乐。

    两种性格截然不同的人能愉快的共处,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果然,在吃饭期间,宋轻笑真的很听话的没客气,但好歹比较注意形象了,虽然吃得有点多,但动作还是挺斯文,有条理的。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自己真实不做作,真小人也比伪君子强。

    傅槿宴在这强大的逻辑前面竟然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