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搓澡进行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叫你嘴快,这下祸从口出了吧!实话也不能说出来呀,毕竟这个社会上像她这样,愿意正视自己缺点的人不多了。

    傅槿宴没说话,更是看也没看她,他神情冷淡的拿起刀叉就开始切牛排,心里却在想着对这个餐厅的收购计划。

    她既然这么喜欢看帅哥,那他就把这家餐厅收购了,以后严令禁止宋轻笑进入,看她还看什么。

    一顿饭在诡异的沉默中结束。

    这是宋轻笑吃得最坐立难安的一顿饭,简直是食不下咽。

    没人切牛排,没人剥虾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对面那人履行着自己作为一个豪门大家的用餐礼仪,期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更是没看她一眼。

    对于宋话痨来说,憋得好难受啊麻蛋!

    他们又一路沉默着开车回到家,宋轻笑越不说话越憋得慌,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等等。”

    正要上楼梯的傅槿宴脚步一顿,眼眸微眯,转身看着她,淡淡道:“有话就说。”

    宋轻笑一噎,这厮的下一句难不成是:有屁就放?

    卧槽,她的一颗小心肝好受伤!

    这么对待女士,还有没有一点风度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但她觉得不能任由这样发展下去,就想说点什么来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

    “尬聊吗?”傅槿宴见她支支吾吾的不说话,挑了挑眉。

    “没,我就是问问你还记得搓澡的事不,不记得了的话,我就…”

    话没说完,宋轻笑就听见自己说什么了,登时呆愣在原地,耳根都红透了,似乎极度不相信这话竟然是自己说的。

    p,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为嘛要提这个令人羞耻的话题啊,这不是把自己往坑里推吗麻蛋!

    傅槿宴的心情莫名阴转晴,都说男人心,海底针,果然没错。

    他几步走过来,压低了声音,暧昧的看着她,“哦,你这是在期待与为夫发生点什么事吗?”

    “不不不。”宋轻笑除了这几个字,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唔,真是为夫的不是呢!”傅槿宴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那模样,简直要颠倒众生,“让夫人如此!”

    暴击啊暴击!宋轻笑一张脸彻底红成煮熟的虾子,在心里咆哮:敌方战斗力太强,请求支援!

    最后,宋轻笑是被傅槿宴一把扛着来到浴室的。

    他将人往地上一放,三下两除二的脱掉自己的衣服,就示意仍在呆愣中的某人,“还愣着干嘛?履行承诺的时候到了。”

    宋轻笑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就那样被动的接受了来自老天的“馈赠”。

    完美修长的身材、倒三角的腰身、白皙的皮肤、性感的人鱼线……

    视线再往下,额,是穿得严严实实的裤子。

    猝不及防被人秀了一脸,宋轻笑觉得自己鼻腔里涌上一股温热,在傅槿宴复杂古怪的眼神中,她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然后像发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事情一样。

    “啊!”一阵冲破天际的高亢叫声响起。

    卧槽卧槽卧槽,特么的她竟然流鼻血了!

    只看了一个男人上半身的,她竟然就流鼻血了,简直为广大女同胞们丢脸到家了!

    这副美好的她摸也摸过,抱也抱过,曾经还不小心啃过,可是为嘛这次竟然就流鼻血了呢?她对美男的抵抗力呢?

    她突然恶狠狠的盯着傅槿宴,“说,你是不是吩咐餐厅服务员在菜里下了什么奇怪的药?”

    傅槿宴看着她此时惨不忍睹的样子,竟然还有心思想些有的没的,也是醉了。

    他扯出一张纸,一下子捂在某人鼻子上,“擦擦再来跟我说话!”

    宋轻笑:“……”

    她这是被人活生生的嫌弃了吗?

    宋轻笑手忙脚乱的擦了鼻血,傅槿宴已经放好水,悠闲的躺在浴缸里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

    尤为低沉魅惑的声音在浴室响起,由于浴室构造的缘故,声音还带着几分空灵,听起来简直能让人的耳朵怀孕。

    宋轻笑像被勾去了魂魄一般,控制不住自己脚的走过去,咬了咬唇,估摸着这次是逃不过去了,算了,就当饭后运动身体吧。

    她没再说什么,这次很自觉的拿起浴巾就开始搓搓搓。

    “这里。”

    “上面一点。”

    “不对,有点偏了。”

    ……

    宋轻笑像一个小兵似的,在将军的指挥下,指哪里打哪里,累得气喘吁吁。

    搓澡真不是人干的活!

    尤其是对着这么一副散发着浓浓荷尔蒙气息的身体,却只能看不能吃,可惜呀可惜,暴殄天物有木有?

    傅槿宴时不时偷偷看她一眼,见她一张脸因为“剧烈运动”而泛起了红晕,或者,这丫头是因为害羞?

    见她光洁饱满的额头布满了汗珠,果真是累得不轻。

    他的视线向下,她今天穿着一身浅色休闲宽松的衣服,此时衣服被水溅湿,布料贴在身上,显得玲珑有致。

    宋轻笑此时完全不知道自己目前危险的处境,她一边动作,一边气喘吁吁的问道:“怎么样?还有哪里需要我洗的吗?”

    等了一会也不见傅槿宴回答,她好奇的凑到前面,这一看,一下子就乐了。

    只见平时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傅大总裁,一张俊脸此时竟然发红,看起来别有几分风情。

    她盯着他万年难得一见的脸,饶有兴趣的说:“喂喂,我说,你脑子里不是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她这么一说,好像感觉傅槿宴的脸又红了几分,顿时乐不可支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傅大总裁也有今天,叫你平时老逗我!你整天在外挂着一张冰山脸,一副高贵冷艳的人设,这下好了,全崩了哈哈哈,不行,我得将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永久纪念下来。”

    “宋轻笑,站住!”沙哑恼怒的声音响起。

    宋轻笑难得逮住这么一次机会,笑得更欢快了,她凑过去貌似好心的问道:“你恼羞成怒啦,槿宴?”

    老祖宗有个词怎么说来着?

    乐极生悲!

    这四个字很快就在宋轻笑身上验证了。

    傅槿宴看着眼前这张笑得猖狂的小脸,磨了磨牙,眼中闪过一道幽深,伸出双手一把将宋轻笑拉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