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比傅槿宴那厮帅多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那你说说,你想怎么做?”

    宋轻笑的手一顿,被睫毛掩盖住的眼睛绽放出一抹神采,转瞬即逝。

    嘿,有戏!

    “要不我将厨房收拾好,我们就扯平了?”她眼巴巴的看着傅槿宴,讨好的笑笑。

    笑容中透着一抹贫穷。

    不开玩笑,她是真特么穷啊p,那宿命中的一砸,将自己赔了进去!

    seasy?就这么简单?

    傅槿宴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这个脸皮极厚的女人,她还真敢开口。

    “嗯?你再说一次?”他一字一顿的问道,双眼紧紧的盯着她。

    宋轻笑看着他这样子,顿时秒怂,有一种黑暗的气息扑面而来,是她的错觉吗?

    “那你想怎么办?”

    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她将厨房变回原样,她不是巴拉巴拉小魔仙,没有魔法棒,也没有魔力。

    “我的要求很简单,将它恢复成原样就行!”傅槿宴往前跨一步,眼中闪过一抹幽深,他淡淡的说道,仿佛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小事。

    “噗!”宋轻笑同志壮烈牺牲,“你这是要我的命!”

    将这个厨房恢复原样,那跟延长半年契约没有任何区别,要用的钱接近六位数了麻蛋,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奢侈。

    她在心里愤愤不平的鄙视,却不敢表现分毫。

    傅槿宴看她的样子,哪能不知道这个小脑袋瓜在想些什么,他挑了挑那好看的剑眉,反问,“是又如何?”

    宋轻笑简直都想给他跪了,特么的如果下跪有用的话。

    她决定改变策略,走迂回路线。

    她无措的咬了咬指头,一双眼睛像小鹿一般,纯净中又带着几分怯怯。

    “换一个条件好吗?只要不让我将这个厨房恢复原样,其他的都行。”

    傅槿宴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笑出来了,这笨蛋傻傻的往坑里跳的样子很合他意。

    他看了看厨房,故意沉思了一会,才轻启薄唇,将埋在自己心里的那个想法说出来,“你晚上给我搓一次澡,我就不计较这次的损失了。”

    呃……

    怎么有种看似捡便宜了,实则损失重大的感觉?

    但现在已经无路可走,宋轻笑悲愤的含泪点头。

    “咕……”

    上一刻还悲愤的某人,这一刻悲催了,她捂住自己咕咕叫的肚子,讪讪的看着不远处看她笑话的男人。

    “我饿了,槿宴。”

    傅槿宴达成目的,眼中的算计消失不见,又恢复成那个居家体贴的好男人。

    “跟个小花猫似的,快去收拾一下,我们出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宋轻笑眼睛一亮,小狗似的看着他,“真的?那我就不客气啦,我要吃牛排、大虾、排骨……”

    她就是个无肉不欢的人。

    来到一家高级餐厅,二人坐定后,傅槿宴将菜单递给宋轻笑。

    她果真不客气的点了好几个,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最近三头跑都忙瘦了,需要放开肚皮吃吃吃。

    在等菜间隙,傅槿宴看着坐在对面完好无损的宋轻笑,又想起她火烧厨房的事来,仍旧有一丝后怕,怕这个笨蛋受伤。

    他完全不敢想象,要是她把自己烧着了,受伤了,他会不会发狂。

    想到这个,他顿时心情就不好了,而他心情一不好就很毒舌。

    傅槿宴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柠檬水,才说道。

    “这么能吃,为什么就不会做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二次火烧厨房了吧?”

    宋轻笑:“……”

    可以不揭人伤疤吗,大哥!

    她有预感,火烧厨房事件会被这厮记一辈子。

    宋轻笑顿时就不服了,“我又不是故意烧的。”

    “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咯?”傅槿宴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你、你……”宋轻笑气得脸都红了,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你简直不可理喻!”

    傅槿宴黑着一张脸,也不开心了,“宋轻笑,明明是你烧了厨房,你反而说我不可理喻,竟然还有这种说法?”

    “得,傅总您天生聪明能干,从来不烧厨房,还做得一手好菜,简直是总裁界的大厨,厨师界的大bss。哪里是我们这等愚笨的人可以比的。”

    宋轻笑气得口不择言,看似褒扬的话,实则处处都是贬损。

    傅槿宴哪能听不出她的言外之意,轻描淡写的扫了她一眼,吐出五个字,“你知道就好!”

    卧槽,血真特么厚,她就不信还打不穿了,继续暴击!

    “哼,明明某人做的饭这么难吃,也就是我性格好脾气好,不挑剔,每次都给你面子吃光,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大厨了?”宋轻笑扛起自己的四十米大刀,一副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非要把这厮打趴下!

    傅槿宴敛下眉眼,浑身都是冰冷的气息,说他做饭难吃?明天他绝对要使出浑身解数下厨房,一定要让宋轻笑跪下唱征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多少人想吃他做的饭都没这个机会,偏偏这个女人天天吃,还不知道珍惜。

    两人谁也不知道,他们吵架的样子像真正的小夫妻似的,幼稚、可笑。

    正在这时,服务员将菜送上来了,他看着这凝固的气氛,很有职业素养的朝他们一笑,“这是二位点的餐,祝你们用餐愉快,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宋轻笑看着这个帅气的服务员,眼睛都移不开了,口中不自觉的回道:“谢谢,谢谢帅哥。”

    果然是高档餐厅,连服务员都比别处的帅,她有钱了一定要常来,不为别的,养养眼也好。

    宋轻笑并不知道,她不自觉的把脑海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小新肉服务员听见宋轻笑的轻声低语,头皮一阵发麻,这个女人是要当着她老公的面爬墙吗?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感受到突然冰冷下来的空气,他在心里苦笑一下,在傅槿宴那要吃人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傅槿宴周身的气压一沉,眼中的温度一下子变得冷冰冰的,“哦?这里的服务员就这么帅?看得移不开目光了?”

    宋轻笑丝毫都没注意到他那阴森森的口气,很诚实的点点头,视线仍旧没从远去的背影上移开,“帅,简直是帅呆了,比傅槿宴那厮帅多了,而且脾气又好!”

    说完,她才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把捂住嘴巴,哭丧着脸,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抱歉,口误,口误,傅大总裁您千万别放在心上,别跟我一般计较。”